第八十五章 让我放松一下/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哪还有喝酒的心情,站了起来,说:“叔,我看这酒咱还是不要喝了,你赶紧返回学校看看去,万一闹出人命了,你可是有责任的。”

“我负个鸟责任啊?”尤一手说,“我离开的时候他们都好好的,出了校门,就与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了,爱打打,爱杀杀,由着他们去了。”

柳叶梅说:“你是村长,这块地皮上的事都由你管,真要是出了事,你也脱不了干系!”

“操,小娘们儿,你敢吓唬我?”尤一手说着,举起酒杯,冲着蔡富贵说,“来,富贵,女人不喝拉倒,不跟她一般见识,咱爷俩喝!”

蔡富贵心里在琢磨,柳叶梅一定是见时间不早了,想借故赶尤一手走,可老东西早已经头昏眼花了,哪儿还能听懂柳叶梅的画外音,就说:“叔,要不,咱干了这一杯酒后,一起去学校看一看吧,万一真的把事情闹大了呢?”

尤一手蛮不在乎地说:“闹大了活该!与老子有个屁关系?”

蔡富贵说:“叔,就算是与咱无关,可咱也得为新来的那个老师想一想,人家才刚刚大学毕业,说起来还是个孩子,万一胡校长恼羞成怒,真的下了毒手,那事情可就闹大了,别说你是跟他们一起喝的酒,就是你不在场,那也得负领导责任,说不定连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也会找你谈谈呢。”

尤一手喝一口酒,说:“没那么严重。”

蔡富贵摇摇头,说:“这事放在一般人手上是没事,可胡校长是谁?他是个心黑手辣的家伙,我看他是不会消停。”

尤一手低头一琢磨,说:“我都已经喝晕乎了,眼睛都睁不开了,想睡一会儿。要不这样吧,我在这儿等你,你去看一看,回来向我汇报一下,好不好?”

“不行……不行……”蔡富贵连连摆手,说,“我又不是村干部,去看个鸟啊,名不正言不顺!”

尤一手眼一邪,瞄着蔡富贵,说:“对了,富贵你是不是今年不打算进城打工了?”

蔡富贵点点头,说:“还没完全想好。”

尤一手说:“不用想了,要不就培养你当村干部吧。”

蔡富贵自嘲道:“我也能当村干部?”

尤一手说:“当然了,完全可以啊,不说别的了,单是你前几天拦截偷羊贼那事儿,就完全有提拔的资格。”

蔡富贵有点儿沾沾自喜,说:“叔,你老人家不会是喝多了,拿好话哄我开心吧?”

“操,你看我像喝多的样子吗?说吧,你乐意干?还是不乐意干?如果乐意干的话,我这就就着手培养你。”

站在一旁的柳叶梅听了,就诘问尤一手:“叔,这事儿可不能随便说着玩?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经常拿着当官这事儿做顺水人情。”

“我怎么就拿着当官做顺水人情了?”

“你之前可也答应过我,让我当村干部的。”

“是啊,可那时候富贵不是没在家嘛,既然他不打算出去了,那就先培养他呗。说实话,要说当干部,那还得男人,女人好好持家才是正道,你就别再跟着傻掺合了。”

柳叶梅想了想,说:“那也成,我没意见,不过你可不能放空炮,得拿出实际行动来。”

尤一手说:“没问题,不过富贵你可得严格要求自己,一切行动听指挥,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这一下,富贵激动起来了,举起了酒杯,跟尤一手碰了碰,表态说:“叔,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听你的话,你指向哪里,我就打到哪里!”

见蔡富贵喝干了杯中酒,尤一手不再嬉皮笑脸,严肃起来,他说:“其实吧,前几年,我就有提拔富贵的想法了,为什么呢?因为富贵人诚实本分,文化基础也不错,对了……对了,我听教语文的那个刘老师说过,你初中的时候,文章写得非常棒,还经常被老师叫去写黑板报,是怎么回事吧?”

本来就喝了酒,再被村长尤一手这么一夸,蔡富贵就有点儿飘飘然了,红着脸更正道:“叔,那时候写的还不是文章,叫作文。”

“作文就作文,反正都是文化,真要是能把你提拔到干部队伍中来,你可有了用武之地了,我也用不着为写个材料啥的憋出屎来。”尤一手说完,端起酒杯,冲着蔡富贵说,“来,大侄子,一切就看你的表现了!”

蔡富贵跟着碰了一下杯,满口灌了下去,抹一抹嘴,说:“叔,您放心,叫我上刀山、下火海,都义不容辞!”

“好,爽快!”尤一手说着,在蔡富贵肩上拍了一下,说,“既然这样,我就不跟你客气了,走,你跟叔出去一趟。”

“去哪儿?”蔡富贵问。

尤一手站了起来,说:“先去一趟学校,看看有情况没有?然后再到村里的主要街道上去转一圈,看有没有坏人在逛荡。”

“这就去?”蔡富贵问。

“是啊。”尤一手说着,抬脚朝外走去。

见蔡富贵没有反应过来,还坐在那儿发愣,柳叶梅就走过去拽他一把,朝他连连使着眼色,说:“快……快跟着叔去,考验你的时候到了,你可一定要好好表现。”

“嗯,好,我去……我去……”蔡富贵说着站了起来,快步赶上去,问尤一手,“叔,又要不要带上家伙?”

“你家里有啥家伙?”

“菜刀、棍子啥的。”

“我以为你家有枪呢,那些东西就算了,随便摸起一块石头,比啥都不管用,走,赶紧了!”

蔡富贵应一声,紧随其后走出了院门,腰杆子不知不觉中挺直了很多。

可刚刚跨出院子没几步,尤一手突然停了下来,手捂着肚子,弯着腰,哎哟哎哟直叫唤。

“叔,你怎么了?怎么了这是?”蔡富贵一步跨上前,搀住他。

尤一手嘶嘶吸着凉气,咬牙切齿地说:“肚子……肚子痛,哎哟哟,痛死我了……”

“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不知道,反正绞着劲的痛。”

蔡富贵随就想到了村里的赤脚医生,说:“要不……要不我送你去高月光家吧,让他给瞧瞧。”

尤一手摇摇头,说:“不去……不去……这时候去,人家还以为我发急症了呢。没事,可能就是闹肚子了,这样吧,你先去学校看一看,我回去方便一下,要是不痛了,再去追你。”

“那我陪你一块回去吧。”蔡富贵说着,架起尤一手就往后走。

“不用,你先去干正事儿,我不就是回去拉泡屎嘛,用得着你陪了?做事怎么就分不出个主次来呢?”尤一手说着,用劲甩开了蔡富贵的手,说,“刚才你老婆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万一校长昏了头,把小白脸给谋害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那……那怎么办?”

“这还要问了?你这就赶紧过去看一看,要是没有啥动静,就说明一切平安。真要是发生了大事情,就马上回来报告给我。”

“您的意思是你就不过去了?”蔡富贵傻乎乎的问一句。

“操,你这个臭小子,万一我肚子一直痛呢?你去……你快去……一定要看仔细了。”尤一手说着,像是实在坚持不住了,双手捂在了肚子上。

蔡富贵答应着,抬脚朝前跑去。

尤一手弓腰塌背站在那儿,听见蔡富贵的脚步声渐远,直到消失得无影无踪,才转过身来,撒着欢地跑回了蔡富贵家。

一进屋,不等柳叶梅反应过来,尤一手就把她拦腰抱住了,推倒在床上,边慌乱地撕扯着衣服,边说:“快……快……趁着他回来之前,让我放松一下,实在……实在是憋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