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黑影再现/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看尤一手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但他平日里好吃好喝,营养充足,再加上众多女人的滋养呵护,身体壮得像猛虎。

他双腿跪在床帮上,死死地把柳叶梅压在了身子底下。

柳叶梅刚刚把双臂伸展开来,就被一只大爪子给扼住了,丝毫活动不了;她想用脚踢,可双腿悬空在床沿下面,根本踢不到他。

尤一手则熟门熟路,三下两下就把她的上衣纽扣给解了,在胸前的凸起部位稍作逗留,便亟不可待地划过细嫩的肚皮,挑开腰带,直奔着沼泽地探去……

柳叶梅想咬他、啃他,但张开的嘴巴却被他用胡茬粗壮的下巴给满满塞住了,甭说咬了,就是想喊出声都很难,一时间窒息得几乎背过气去。

怎么办?

怎么办?

不能就这样白白让他给沾污了!

可眼看着就要被他得手了,柳叶梅已经明显感觉到,藏在他腰下的那个野性十足的家伙已经蹿了出来,愣头愣脑地在她身上寻摸着……

草泥马!

尤一手,你这个狗日的老杂种!

你……你……作死啊!

……

柳叶梅在心里骂着,人就渐渐丧失了战斗力,连意识也渐渐开始模糊起来。

就在这一棒失江山的危急关头,只听见外面咕咚一声闷响,山动地摇一般,把整个黑夜都吓住了。

“我擦!”尤一手虽然色胆包天,正经胆量却没多少,浑身一颤,就软了下来。

他擦下床,朝着外面看一眼,小声问柳叶梅:“你听到啥动静了吗?”

“操你姥姥!”柳叶梅骂道。

尤一手一直盯着窗外,头也没回,说:“别无情无义好不好?我帮了你那么大忙,你总该报答我一下吧?”

“你帮我啥忙了?本来就是你多管闲事。”

“那好,你这样说的话,我就把实情告诉蔡富贵了。”

“你想告诉他什么?”

“我要告诉他,你跟小白脸有一腿,不但一块去了县城,还钻到野地里脱裤子。”

“放屁!谁……谁……”柳叶梅没了底气,是啊,他说得没错,自己的确是脱裤子了。

“柳叶梅,我告诉你,你要是硬拧着,你家的事情,我以后再也不管了,还有蔡富贵当干部的那事儿,也只能候着去了!”

“你……”柳叶梅心里的一根弦被尤一手拨疼了,几乎都要拨断了,乏力地瘫在那儿,想爬起来都难了。

尤一手不见外面有动静,就猫着腰走了出去,避在门框上往外打量着,这才看到院子正中有一块大石头。

麻痹滴!

看来这次还是冲着自己来的,跟上次如出一辙,不过感觉背后那个熊玩意儿也不是个有种之人,没啥了不起,充其量就是扔块石头吓唬吓唬而已。

尤一手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骂道:“操你八辈祖宗!有本事你出来,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骂完之后,不见有回应,尤一手返身回了屋,见柳叶梅已经坐了起来,就说:“没事,连个鬼影都没有。”

柳叶梅哀求说:“叔,你是俺亲叔,你赶紧回去吧,一会儿蔡富贵回来了,撞到这样就麻烦了。”

尤一手嘿嘿一笑,说:“他一时半会回不来,我都给算好了,至少要一个多小时,来,赶紧了。”

“不,叔,这样不行,要不我陪你喝酒吧。”

“你以为我真的馋酒喝呀,那只是个引子罢了,来吧,别磨蹭了,还有四十多分钟呢。”尤一手说着,顺手拉灭了电灯。

柳叶梅被堵在了里头,想躲是不可能了,但她这一次清醒多了,手脚并用,尽量不让尤一手控制自己。

但他是个雄性野物,又是个荒淫无度,被酒精刺激得兽性大发、失去了理性的色魔,竟然伸开双臂,毫不在乎落在身上的拳打脚踢,一个猛虎扑食,再次把柳叶梅压在了床上。

这一次,他省略了解上衣的步骤,直接扯开柳叶梅的腰带,把裤腰往下一拽,就亮出了家伙。

“嘿……嘿……嘿……嘿……”窗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怪笑,笑声鬼兮兮,听得人毛骨悚然,浑身直透寒气。

尤一手停下动作,屏住呼吸,扭头一看,妈呀!

窗口上竟然有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又高又大,毛烘烘,看上去根本就不像个人。

是野兽?

还是魔鬼?

尤一手被吓成了“僵尸”,正当他想松开柳叶梅,躲到一边时,那怪物又发出来声音:“嘿……嘿……尤一手,你作孽多端,必遭报应,若在执迷不悟,不日即来捉你性命。”

声音粗混诡异,磨砂一样刺耳,直接把尤一手给吓瘫了。

他蹲在地上,稍加冷静,见窗口上已经没了鬼影,才长长嘘了一口气,默默站了起来,打开了电灯,坐在了沙发上,满面惊恐,瑟瑟颤抖。

柳叶梅也被吓得不轻,她下了床,整理一下衣服,再用双手梳拢一下头发,小声叽咕道:“看来你是被鬼给盯上了,以后可不能再作孽了。”

尤一手摸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紧绷着嘴唇,凝神沉思了一会儿,说:“不对,这不是鬼,是麻痹滴有人成心跟我过不去。”

刚才被尤一手一阵往死里折腾,又被外面的“怪物”吓丢了大半个魂,这时候赶紧浑身松软无力,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可又不敢躺到床上去,担心会再次招惹得尤一手兽性大发,只得软塌塌倚在门框上,后背一阵阵发凉。

“柳叶梅,你怎么不说话?也怕了?”尤一手问他。

柳叶梅说:“我能不怕吗?怕得要死,都怪你,要不是你作孽,能招惹来鬼怪吗?”

“扯淡,哪有啥鬼怪?肯定是人装的。”尤一手说着,又喝干了一杯酒,把酒杯往桌上一撴,立马又恢复了活土匪的神色,骂道,“麻痹滴,瞎狗眼了!敢跟老子作对,非要了他的小命不可!”

柳叶梅说:“你就别发狠了,那根本就不是个人。”

尤一手问她:“不是人是谁?”

“是啥我也说不好?你见过有那么大个头的人吗?看上去就跟一头牛站起来似的,还有那声音,飘飘忽忽的,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听上去根本就不是人发出来的。”

“得了,你就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了,这个世界上哪有鬼啊怪的?绝对是人装的,要是真有鬼,我他妈早去见阎王了。”

“那你说,会是谁?谁能装得那么像?”

有一些闷头想了一会儿,小声叽咕道:“我也捉摸不透会是谁,要说得罪人吧,也的确有那么十个八个的,当了这么多年干部,能不得罪人吗?可也不至于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吧?”

这时候柳叶梅也渐渐回过神来,不屑地哼了一声,说:“你就没想到点子上去,我琢磨着,这人肯定是被你戴过绿帽子的,一直怀恨在心,见你又在糟蹋女人,就冲出来吓唬你了。”

“操,啥叫糟蹋女人呀?你说得好听一点好不好?”尤一手竟然扬起了头,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柳叶梅毫不客气,质问他:“这不叫糟蹋女人叫什么?”

尤一手堆出一脸奸笑,说:“这叫两情相悦,叫友好往来,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柳叶梅望着他那一脸的流氓相,不知道为什么,想恨却恨不起来,心头涌起了一种无可名状的滋味儿,热乎乎、酸溜溜、毛擦擦,竟然还有那么一点儿甜丝丝。

“走,咱们到外面看看去。”尤一手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慢点,你等一下。”柳叶梅喊住他,从门后面拿出了一根拇指粗细的钢筋,递给了尤一手,说,“拿着这个,小心万一。”

尤一手接过来,掂了掂,说:“你家里还真是放了家伙呀。”

“防身呗。”柳叶梅随又补充道,“我对你已经够客气了,要不然,早就抄家伙了。”

“切,咱爷俩,谁跟谁呀?老叔再不好,也是被感情逼的,让你打,你忍心吗?”尤一手说着,朝外面走去。

柳叶梅警告他说:“你要是再敢动手动脚,我就绝对不跟你客气,不信等着瞧!”

“别价,说说气话就罢了,要是来真的,可就伤感情了。”

柳叶梅还想再说些更强硬的话震慑震慑他,突然听到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院门哗啦一声被撞开了,一个黑影闪进来,大声喊道:“哪是谁?给我站住……站住……”

话音未落,噗呲一声,黑影扑倒在院子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