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福兮祸兮/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村长这个时候喊自己去村委做什么呢?莫非是提拨村干部的事情有着落了?

对!

一定就是那个事儿!

要不然村长怎么会在广播喇叭里喊自己的名字呢?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到的待遇。

蔡富贵低落的情绪陡然高涨起来,他觉得自己的名字从高音喇叭里传出来还真是好听,多多少少沾点大人物的味道了。

我勒个去!

看来老子真的是时来运转了!

蔡富贵拔腿就跑,一溜烟似的朝着村委会跑去。

大街上的女人三一堆、俩一团地坐在那儿闲聊,见蔡富贵打眼前跑过,一个个全都看傻了眼。

姥姥个小脚的!敢情这小子又犯事了?要不然村长值当得打开喇叭喊他吗?

很多女人这才发现,原来蔡富贵跑起来的姿势很好看,就跟城里人差不多,还有他的身材、他的后背、他的双腿,都跟电视里看到的运动员没啥两样。

有人就开始嫉妒柳叶梅,这么好的男人,白白便宜她了,还整天抱怨说自己下嫁了。

一憋子气跑到了村委会大门口,蔡富贵才停了下来,手扒着门框,瞪大眼睛朝里面打探着。

“蔡富贵,狗日的你看啥看?快点过来!”

一听这口气,蔡富贵就有点心寒了,觉得肯定不是啥好事,要不然村长怎么会这么不客气呢?

村长刚刚从厕所里走出来,边系着腰带边说:“你到办公室里来,我有事要问你。”

“啥事?”

“屋里说。”

尤一手进屋后,直接坐到了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指了指墙根下的一张破沙发说;“坐吧。”

蔡富贵畏畏缩缩坐下来,刚才跑出了一身热汗,这时候慢慢冷了下来,就觉得浑身冰凉,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

尤一手问他:“蔡富贵,昨天晚上我是不是去你家了?”

“叔,你忘了?”蔡富贵傻愣愣地望着尤一手。

“是啊,忘得一干二净了,今天早上醒过来后,才模模糊糊记得好像是从学校里喝完酒后,去了你家一趟。”

“是啊,咱们还喝酒了呢。”

“又喝了多少?”

“三个人喝了一瓶多一点儿。”

“三个人?你的意思是你老婆也喝了?”

“是啊,不过她喝的稍少点儿。”

“喝完酒又干啥了?”

“叔,你真的忘了?”蔡富贵呼一下站了起来,眼睛瞪得比鸡蛋都大,接着问他,“这么说,你答应我的事也忘了?”

“我答应你什么了?”

“你答应让我当村干部了,还说这就着手培养我,并且昨天夜里就安排我去学校察看情况了。”

“不对呀,我真的说了吗?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呢?”村长下意识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是啊,叔,千真万确,你不但说了,还说了很多呢,我还以为事情就那么定了呢。”蔡富贵脸上有些怅然。

“不对……不对……我一点都不记得了,你说仔细点我听听,到底是咋回事儿。”尤一手说着,扔一支烟给蔡富贵,自己也点燃了一支,慢慢吸起来。

蔡富贵接住烟,并不吸,边拿在手上把玩着,边把昨天夜里村长从学校里喝完酒后,带着酒肴去了他家,然后又一起喝酒,再到后来“闹鬼”的过程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尤一手听完,倒吸了一口凉气,说:“看到鬼影那事儿,我还以为是做了个梦呢,原来是真的。”

蔡富贵说:“是真的,我从外面赶回去后,也清清楚楚看到了,那鬼物从墙上飞下来,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看来呀,咱们桃花村还真是有鬼来。”

“可不是嘛。”

停了片刻,尤一手问蔡富贵:“你真的不打算再去城里打工了?”

蔡富贵说:“如果附近有合适的门路,我还想是干点,要不然那什么养活老婆孩子?”

“你真的想当村干部?”

“是啊,可……可你刚才不是说,那是醉话嘛,说完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我这里还信以为真了。”

尤一手盯着蔡富贵看了一会儿,说:“这事儿,我可以考虑。”

“真的吗?叔。”蔡富贵瞬间又灵醒了过来。

尤一手点点头,说:“其实,出去也不容易,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踏踏实实跟我我干吧,毛主席不是说过嘛,农村是个广阔天地,照样可以大有作为,只要你好好表现,一样能够有出息,你说是不是富贵?”

“可我不知道该怎么个表现法呀。”

“这个好办,你只要听我的,按照我指给你的路子走,绝对没问题。再说了,现在村里缺少文化人,你学历虽然不高,但基础好,写写画画不成问题,我身边就缺你这么个人手呢。”

“嗯,那敢情好。”蔡富贵激动起来。

尤一手吸一口烟,接着说:“你也看到了,现在村里的治安状况非常糟糕,主要原因就是青壮年劳力都外出打工了,只剩了老弱病残在家,所以那些坏人才张狂了,才开始装神弄鬼了,连老太太都不放过,照样糟蹋,所以我还是力保你当村干部的。”

“谢谢叔,谢谢……谢谢……”蔡富贵站起来,连声答谢,就差跪下来给尤一手磕头了。

“倒是用不着那么客气,只要你以后好好听我的话就成了,我指向哪里,你就打到哪里,能不能做到?”

“能,当然能了!”蔡富贵信誓旦旦说道,遂问一句,“叔,那你打算让我干啥?”

尤一手说:“不过,这需要有一个过程,不能操之过急,先从基础一步步干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叔的意思是?”

“富贵啊,你可不要以为提个村干部那么容易,这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我能做的,就是把你推荐到镇上去,然后再一步步走组织程序。”

“那……那我眼下应该做些什么呢?”

“眼下要做的,就是多跟组织靠拢,多跟我沟通,对了……对了,有个事儿我这就交代给你。”尤一手说着,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朝大门外指了指,说,“看留意到大门外的那块黑板了嘛,自打王秀才死后,就一直没人管,都好几年了,连个字都没人写上去,你好好琢磨琢磨,像模像样出个黑板报,也好让村里的老少爷们见证一下你的能耐,咋样?”

蔡富贵说:“这个倒是没问题,读初中的时候,我就负责出班级里的黑板报呢。”

尤一手点点头,说:“对,就从这一块入手,只要你把黑板报出好了,让全村子的人都知道你蔡富贵不是个草包,是个装着一肚子的墨水的文化人,那样的话,也就没人敢背后糟践你了,提拔干部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你说对不对呀富贵?至于说你偷看女厕所那事儿,也就自然而然烟消云散了。”

“叔,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去看女人的,那只是一场误会,真的是误会,要么就是有人故意陷害我,其实……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孙老师在厕所里面,更没看清她的那个啥。”蔡富贵急得面红耳赤,直声急气为自己辩解着。

“对了,你不说这碴儿,我还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啥正事儿?”

“是这样,那会儿接到高所长打过来的电话,要你去一趟派出所,赶紧了……赶紧了……”

蔡富贵一听这话,不但高涨的激情没了,连腿都发软了,喃喃问一句:“派出所要我去干嘛呢?”

尤一手说:“高所长只是说问你个事儿,具体啥事我就不知道了。”

“会不会还是看厕所那事儿?”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那……那……”

“那什么呢?就算是问那事儿,你死咬着不承认就是了,好了……好了,赶紧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