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小手很白/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叔,你能不能陪我走一趟?我知道你跟那个高所长交情很深,是老铁,你去帮我求个情,好不好?求求你了,叔。”看起来蔡富贵是真心害怕了,赖着不走。

“操,瞧你那点出息,有我在呢,你怕啥?既然你也知道我跟高所长是老铁,去与不去还有啥两样?”

“可是……可是万一他直接把我抓了呢?”

“妈了个逼的,小鳖羔子,没你想得那么严重,不就是看看嘛,又没掏出家伙办真的,你就死咬着啥也没看到,他还能拿你怎么样?”

“可人家胡校长都录像了呀,我就趴在那儿,怎么能说得过去?”

“操!亏你还算是个文化人,猪脑子呀?他要是真的把给你逼急了,你就说晕倒了,或者是睡着了,谁又能证明不是?”

“那合适吗?”

“合适,赶紧去吧,真要是把你抓了,我再想法子去捞你,放心好了。”尤一手豪放地给他打着气。

尽管蔡富贵忧心忡忡,忐忑难宁,但他知道警察传唤的严肃性,只得走出了村委会,硬着头皮朝镇上走去。

本来想回家骑自行车的,可在大街上就遇到了同学范庆涛,他骑着一辆崭新的摩托车,说是去镇上买东西,就打了他的顺风车。

路上,同学问他去镇上干嘛,他绝口不提派出所的事儿,只说去串个门,看个朋友。

一到镇驻地,蔡富贵就让同学把他放在了路边,道声谢,就朝着派出所方向走去。

当走过陶元宝开的那家洗浴中心时,蔡富贵慌忙低下了头,夹尾巴狗一样蹿了过去,唯恐被里面的人认出来。

到了派出所大门外,蔡富贵犹豫了半天,才抬脚迈了进去。

院落里安安静静的,只有两辆警车停在那儿,连个人影也没有,一溜十几间平房全都严严实实关着门。

蔡富贵不知道所长在那间屋里办公,又不好乱闯,一时没了边际,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半蹲在地上,屁股眼里直冒冷气。

正急得够呛,跟前的一扇门呼啦一下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打眼一看,竟然是个女警察。

看起来女人天性爱美,这才刚刚开春,乍暖还寒,可女警就换上了裙装,两条小腿很圆润,又细又白,白得很养眼,再仔细一看,原来人家穿的是人肉色的丝袜。

蔡富贵本来就心虚,这时候又看到一个夺魂的美女警察,想看,却又不敢看,只得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喘。

直到那双精致的黑色皮鞋停在了他跟前,才不得已抬起头来,往后倒退了两步。

“你是谁呀?在这儿干吗呢?”女警问他,声音很清脆,很婉转,还透着一股甜。

“我……我是……”蔡富贵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你为什么要紧张?”

“我……我没紧张呀。”

“还没紧张?没紧张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女警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直直盯着他,柔和里透着犀利,进一步逼问他,“你是不是干坏事了?”

见蔡富贵脸色憋成了猪肝色,话也不敢说,女警再跟问一句:“你是来自首的吧?”

“不是……不是,我又没干坏事,又啥好自首的?”蔡富贵意识到了自己的懦弱,恨自己没有出息,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就算是她再美,美成了天仙,也不至于把自己吓成这副模样吧?

麻痹滴!蔡富贵,你这个孬种!你他妈还算个带把的男人吗?

他自嘲自骂着,强迫自己抬起头来,看了女警一眼。这才知道,原来她很年轻,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模样,一张脸蛋儿奶白如玉,很清秀,也很娃气,但精神气儿十足。

“快说,那你到底想干什么?”小女警不依不饶。

蔡富贵被逼得慌乱不堪,实在没了办法,只得如实相告,说是高所长让他来的。

“哦,是这样啊。”小女警回头朝着某一个门口望了一眼,说,“所长屋里面有人呢,你得等一会儿。”

“好,我等着……我等着……”蔡富贵连连点头应着。

小女警没再说话,轻挪莲步,走到了南墙根下,盯着墙上的一块黑板,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了一阵子,然后踩在一个半米高的石凳上,看架势是想往上面写东西。

蔡富贵暗暗嘘了一口气,这才稍稍舒缓了一些,侧脸一看,小女警的背影非常惹眼,特别是在蓝色警裙的勾勒之下,越发楚楚动人。

她的蜂腰,她的翘臀,她的圆润小腿,说实话,就连暴露在外面的玲珑脚踝都夺人魂魄……

正肆无忌惮、心猿意马地想着,突然听到啊呀一声惊叫,小女警身子一歪,从石凳上跌落了下来。

蔡富贵像是有着特异功能似的,一个箭步蹿了上去,速度竟然,简直就跟飞起来一样。

他展开双臂,从容地搂住了小女警的曼妙腰肢,嘴里连声说着:“你没事吧……没事吧……”

小女警踏踏实实躺在了他的怀里,默默愣怔了片刻,脸蛋儿唰一下就红了,红成了秋日下的大苹果。

“没摔着吧?”蔡富贵很男人的问了一句。

小女警这才回过神来,赶忙挣脱开来,这回临到她窘迫了,连声说:“没事……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一个女孩家,可一定得小心着点儿。”蔡富贵腰杆子一下子直了起来。

“嗯。”小女警点点头,说:“谢谢你,谢谢你了。”

“举手之劳,用不着客气。”蔡富贵无意间瞅见了小女警高高耸起的胸脯,随之心跳如鼓,为了掩饰慌乱之色,双手搅在一起,扭捏地搓动起来。

小女警说:“你身手不凡呢,是不是练过?”

“练过啥?”

“功夫呀?”

“没,没练过。”

“不对呀,那怎么会反应那么敏捷呢?简直是神速。”

蔡富贵不知该如何作答了,因为现在回想起来,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那瞬间的一切是怎么做到的了。

因为这中间隔着不下五米远,自己就那么轻巧地“飞”了起来,又选择了一个最佳的着陆位置,并且以最安全的姿势接住了她。

这一连串的动作之迅速、之敏捷、之准确,简直匪夷所思,从头至尾再回放一遍,整个过程竟然是一片空白。

“看你,怎么突然间又变了个人,就跟个大姑娘似的。”小女警不但恢复了平静,脸上还绽放出了好看的笑容。

蔡富贵嘿嘿傻笑了几声,问她:“你怎么就从那上面掉下来了呢?”

小女警转身指了指那条石凳,说:“都怪我太大意了,看都没看一眼,谁知道上面长满了青苔呢。”

蔡富贵走过去,仔细看一眼,果然见石凳面上长满了薄薄一层苔藓,就说:“可不是嘛,那玩意儿可滑了,别说你一个女孩子了,就算是个大男人,也照样得滑下来。”

蔡富贵嘴里说着,心里又开起了小差,他盯着小女警的手掌看了起来,那白皙、那小巧、那细嫩、那温润……

我勒个去!

简直是天工之作,精致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

他心里乱了,乱到了极点,突然有了一个非常焦渴的想法,就是把小女警的纤纤玉手捧起来,狠狠地亲上几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