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帮警花一个忙/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嘿……嘿……

自己可真傻呀,明明都已经把香软的小人儿抱在怀里了,怎么就没抓住大好机会,好好感受一下子呢?

……

就这么不要脸的想着,蔡富贵心里面的拘谨、慌乱也就没了,却又多了一份激情澎湃的狂乱。

小女警轻轻地扑打着身上的尘土,问蔡富贵:“对了,你刚才说,是所长让你来的?”

“是啊,电话直接打给了我们村长,说是要我来一趟。”

“要你来干嘛?”

“我也不知道呀。”

“你也不知道?”小女警眨巴眨巴好看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就像黑色蝴蝶似的扑棱棱乱跳,接着问他,“你是不是犯啥事了?”

蔡富贵心里一颤,表面却很平静,说:“我能犯啥事?你看我长得像坏人是吗?”

小女警笑了笑,说:“坏人脸上也没打着标签呀,倒是恰恰相反,越是表面上老实的人,越不可忽视,真要是做起恶事来,比长相凶恶的人更残酷,也更善于伪装。”

“你是说我了?”蔡富贵脸上不自然起来,他隐隐觉得,这个小女警的话好像有所指,是不是她已经知道自己干了坏事,被所长“请来”问话了?

小女警脸冷下脸,说:“是你自己心虚了吧?”

“没……没……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瞧瞧你那表情吧,早就把你给出卖了。”小女警说完,抿嘴一笑,露出了几颗雪白的牙齿。

尽管小女警的表情很美,很动人,可蔡富贵也没了那份欣赏的兴致,低下头,嘟嘟囔囔地说:“我不是坏人,也没干坏事,有什么好出卖的,你可不能胡乱琢磨……”

“好了……好了……逗你玩呢,对了,你是镇上的吗?”

“不是,我是村里的。”

“你是农村的?”小女警打量了他几眼,说,“看上去你不像个干农活的样子呀,还以为你在单位上班呢。”

“上个屁班!”蔡富贵爆了一句粗口,随又后悔起来,在这么高雅的女孩面前,怎么能说粗话呢?赶紧解释说,“之前在城里打工,回家过节,天天闲着没事,吃吃喝喝的,这不就养过来了嘛。”

小女警说:“看不出来,一点都看不出来,还以为你是个老师呢。”

“不是……不是……我这样的,哪能当老师呢。”

“对了,那你是哪个村的?”

“我是桃花岭的。”

“我听说过,可没去过。对了,你们村真的有桃花吗?”

“嗯,有。”

“是不是一到了这个季节,漫山遍野的桃花全都开了,红彤彤的,一片连着一片。”小女警小声问着,俏丽的脸蛋儿变得粉嘟嘟起来,越发好看了。

“没……没那么多,就是零零星星的几棵。”蔡富贵傻乎乎地说着,目光再次溜到了小女警身上,在他眼里,此时此刻的小女警就是一朵桃花,一朵盛开的桃花,并且还散发出了幽幽的香味儿。

“没有那么多呀?唉,那可枉费了那么好听的名字。”小女警不无遗憾的说着,转身又朝着石凳子走了过去。

“先不要上!”蔡富贵喊住她。

“怎么了?”小女警回头打量着他。

蔡富贵没有说话,朝着四下里望了一圈,也没找到可用的东西,就走到了墙根下,直接用手捧起土来,均匀地撒到了石凳上面。

“你心可真够细的,谢谢你!这回我会加小心的。”小女警的声音更加柔了,就像是叮咚流过的山泉水。

“那么滑,再小心也白搭。”

说话间,蔡富贵已经撒完了土,抬脚踩上去,来回走动着试了试,觉得很稳妥了,这才跳了下来。

他站在那儿,神情专注地盯着黑板,见上面也没多少内容,就那么几段枯燥的治安知识,显得很单调,就问小女警:“你是不是想加些内容上去?”

小女警点点头,说:“是啊,过几天县局领导要过来,这样不好看。”

“是啊,就那么几条,是不太好看。”

“你懂这个?”

“也算不上懂,上学的时候,出过几期黑板报,不过早就忘干净了。”

“那你也是有基础的呀!”小女警一下子兴奋起来,问他,“是不是所长就是让你来帮我干这个的?”

蔡富贵笑着摇了摇头,说:“怎么可能呢?他又不知道我会这个,再说了,我都多年没往黑板上写字了。”

“不行,跟我相比,你就是专家了,既然来了,你就得帮我!”小女警竟然娇滴滴起来。

“好吧,那我试一下,看能不能还行。”蔡富贵说着,接过小女警手上的资料,仔细看了一遍,然后说,“这些内容,还是有点儿单调,我理解的是黑板报不单单是用来说教的,内容要充实一些,加上一点文艺味儿会更好。”

小女警说:“是啊……是啊,所长也这么说的,可……可我哪会那些呀?这不就犯愁了嘛。”

蔡富贵借机瞄了一眼小女警,恭维道:“看上去你浑身上下都是艺术细胞啊,怎么能不会呢?”

“你可真会说话。”小女警脸上一阵红。

“我可不是只捡好听的说,真的觉得你应该会。”

小女警摇摇头,说:“真的不会,我打小就笨,上学的时候又没接触过,别说艺术细胞了,连写作文都犯愁。”

“你们女孩子就是这样,一谦虚就过了头。”蔡富贵再低头看了一会儿手中的材料,说,“那好吧,我来试一下。”

“你可真是上天派来的大救星,我都快被愁死了,所长安排了,又不好推辞,多亏着你来了。”

“没事,反正所长屋里有人,也顾不上接待我。”蔡富贵突然就自信起来了,往小女警身边靠了靠,谈论起了资料上的内容。

小女警扭转着雪白的脖颈,往北面的房子望了一眼,悄声说:“镇上的大领导在谈工作呢。”

“哦,那正好,可以腾出时间来练练字了。”

“你真会说话,还练练字呢,这下可帮了我大忙了。”

蔡富贵说一声用不着客气,便抬脚踩到了石凳子上,抓起粉笔,驾轻就熟的写了起来。

不大一会儿工夫,业务内容就填充完了,他转过脸,指了指黑板中间的一块空闲处,问小女警:“你说在这个地方写上一首诗怎么样?合适不合适?”

“合适,当然合适了,太合适了。”小女警激动地嚷嚷着,小模样越发可爱了。

蔡富贵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回过身来,不易察觉地吞了一口口水,低头沉思了一阵子,然后捏起粉笔,唰唰写了起来——

我们是警察

人民的警察

人民是苍天

人民是大地

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也是我们的姐妹兄弟

他们的需要就是我们的使命

他们的呼声就是我们的号角

一切为了人民

是我们颠扑不破的行动指针

……

写完之后,蔡富贵又用彩色粉笔在中间的空处,和黑板的边缘画了绿叶、小花作为点缀,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他从石凳上跳下来,边拍打着手上的粉笔屑,边自我欣赏着,猛然回头,却看见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站在小女警的身后,正凝神盯着黑板看。

蔡富贵不由得紧张起来,满心满肺的成就感瞬间没了,蔫成了一个霜打的茄子。

“喂,我问你,谁让你上去写的?”那人口气强硬地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