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英雄气短/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所长,这事不赖他,是我让他上去帮忙的。”小女警见所长脸色不对,抢着解释道。

“怎么回事?”高所长一脸威严,问小女警。

“刚才我踩到石凳上补充内容,一不小心,就从上面滑了下来,多亏这位大哥接住了,要不然……”

“看不出,还是个英雄啊!”

“是啊,是他帮了我。”

高所长没有搭理小女警,他看看黑板上的诗句,再转上蔡富贵,问他:“那上面的诗是你写的?”

蔡富贵点点头,说是。

“真的是你的原创?”

蔡富贵赖笑着,说:“算不上原创,就是随手写的。”

高所长微微点了点头,夸赞道:“看不出,你还真有两把刷子,字写得不错,诗也有点儿味道。”

蔡富贵抬头看了一眼高所长,随又低下了头,说:“写得不好,多年没动笔,手生了,请您多提宝贵意见。”

“哟呵,还挺谦虚的,手生了还写这么好?照你这么说,如果有所准备,那就能写出花来了,是不是?”

高所长把好好的话说得很强硬,蔡富贵拿捏不准他的意思,支支吾吾地说:“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说自己写得不好。”

“谁说你写的不好了?我就觉得不错。”高所长往挪了几步,问他:“你是不是桃花村的?”

蔡富贵一愣,点了点头,说:“是啊,我是桃花村的。”

“你叫蔡富贵?对吧?”

“对……对……我是叫蔡富贵。”

“来了怎么不早吱一声?”

蔡富贵看一眼小女警,本想把实情说出来,可话到嘴边就成了:“我也是刚来,还没来得及过去,就看到她从石凳上摔下来了。”

高所长这才看向小女警,问:“你没事吧?”

小女警点点头,说:“没事……没事,这不好好的嘛,多亏了这位大哥,要不是他,那可就不好说了。”

“想不到,桃花村还是块藏龙卧虎之地。”高所长说完咧嘴一笑,命令道,“蔡富贵,走,到我屋里来,我有话要问你!”

见高所长转身朝着办公室走去,蔡富贵有点儿不着边际,看了一眼小女警,迟疑了几秒钟,只得紧脚跟了上去。

小女警大概想跟所长说些什么,她叫了一声高所长,见没有回应,也就没再喊第二声。

进了一间大屋子,一看里面的摆设,就知道是高所长的办公室,蔡富贵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看起来没有抓自己的意思,要不然在外面就动手了,直接上来两个人,把自己生擒了,塞进小黑屋就得了。

高所长不但没有动手的意思,反而还指了指靠墙的一排皮沙发,示意自己坐下了。

他自己则绕到了对面,端正地坐下来,随手抓起了一把精致的茶壶,给蔡富贵倒满一杯茶水,说:“你小子倒是挺会献殷勤的,是不是觉得小美女好看,才帮她的?”

蔡富贵一听就慌了,连连把手道:“不是……不是……所长您误会了,我只是怕她摔着,所以才帮她的。”

“哦,这么说,你是英雄救美了?”

“也不是,就算她不美,我也会帮她的。”

“瞧把你紧张的,是不是心里面有鬼啊?”

“没……没有,真的没有。”

“没有你慌什么呀?坦坦荡荡的就是了。”

“嗯,好……好……我坦坦荡荡。”蔡富贵说着,端正了身子,有板有眼的坐在那儿。

高所长把水杯放到他跟前,说:“谢谢你帮我们写诗,帮我们出黑板报,以茶代酒,深表谢意!”

“没啥……没啥……应该的。”蔡富贵端起了茶杯。

“我说蔡富贵,你哆嗦什么?”高所长问他。

“没呀,没哆嗦呀。”

“还没哆嗦,瞧你的水杯,水都晃出来了。”

“这不见了你激动的嘛。”

“可别说,嘴皮子也挺溜的,老实交代,是不是心虚了?”

“我有啥好心虚的?没有,真的没有。”蔡富贵嘴上说着,脑海中又跳出了自己趴在地上看厕所的那一幕,脑袋耷拉下来,埋得更深了。

“小老弟啊,要说你不心虚是假的,就你这点小心机,根本骗不了我这个老刑警。”

“高所长,我真的没干坏事,真的!”

“得了,你也用不着吓成那样,我今天之所以把你请来,是听尤村长说你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好事。”

“好事?没有啊。”

“这个你就用不着谦虚了,村长怎么会说假话呢。”

“您的意思是……”

“就是你在路上拦截盗羊贼那事儿。”

一听这事,蔡富贵这才彻底轻松下来,但依然不忘装逼、装谦虚,说:“其实那也算不得啥,谁遇到都会管的。”

高所长说:“那可不一定,现在的好人可不好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能主动站起来,就算是勇气可嘉了。”

“应该的,总不能眼看着坏人从自己跟前逃走吧。”

“这样吧,你把当时的过程跟我说一下。”高所长说着,端起了茶杯跟蔡富贵比量了一下,说,“来,喝杯茶,润润嗓子,给我讲一讲。”

蔡富贵这会儿完全镇静了下来,端起了水杯,一滴水都没撒到外面,喝干之后,就把大致过程说了一遍。

高所长听完后,问他:“你还记得那人相貌吗?”

蔡富贵摇摇头,说:“那人戴着头盔,我压根儿就没有看清他的相貌。”

高所长说:“也多亏了那人戴着头盔,要不然,你很有可能就闯祸了,知道不知道?”

“您的意思是……”

“这也是我叫你来的一个目的,就是想告诉你,好事要做,但要处理得当,千万不能鲁莽,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那个贼人是不是出事了?”

“先不说这事儿,我只是想给你提个醒,其实你当时的行为的确很危险,我听后都觉得后怕,万一那个人没戴头盔,你一铁锨拍上去,脑袋不开花才怪呢。再说了,万一他一头扎进了沟里,一命呜呼了呢?那你可就惹麻烦了,防卫过当,可是也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蔡富贵听后不寒而栗,心里面暗暗后怕:是啊,自己当时也的确是太鲁莽了些,可不那样又能怎么样呢?

总不能好言相劝,让贼缴械投降吧?

天下哪有那么理性的贼呢?

这样想着,他竟然窃笑起来,赶忙咬住了嘴唇。

高所长说:“为了一只羊,要了人的一条命,也确实有点功大于过。”

蔡富贵挠了挠头,说:“可当时那种情形,也没了其他选择。”

“选择还是有的,最起码,你可以选择报警啊;你也可以站在路边喊话警示他,或者是举起铁锨,做做架势,胁迫他停车。”

蔡富贵垂下头,小声叽咕:“是啊,当时我连想都没想,就挥舞着铁锨冲上去了,感觉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对了,还有一点,你当时处置得也十分不理性。”

“哪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