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屋里蹿出个女鬼/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贼连人带车栽进沟里后,你不该先急着去跟牧羊女唧唧歪歪,毕竟人命关天。”

蔡富贵明白高所长的意思,他是觉得自己应该先去看一下那个贼是死是活,回头想一想,的确也该那么做。

虽然心虚,但他还是撒谎说:“其实我跟曹山妮没说上几句话,那个贼就逃跑了。”

“这不还是嘛,你要是第一时间赶过去,不等那贼回过神来,就束手就擒了,用捆羊的小绳索一绑,那你可就立大功了。”

“立不立功倒是无所谓,只要曹山妮家的羊没丢就成了。”

“蔡富贵,不是我说你,单凭这一点,就说明你有点儿狭隘,品位不高,你承认不承认?”

蔡富贵像是被打了一记不大不小的耳光,傻傻地盯着高所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要是当时把他给逮住了,那就等于除了隐患。反之,就等于变相的放虎归山了,他会继续去做贼,继续去偷羊。”

“所长,您的意思是,那个人又去偷羊了?”

“不一定是他,但这两天在其他村里,又连续发生了好几起山羊失窃案件,作案手法跟你说的基本相似,怀疑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干的。”

“哦,是这样啊。”蔡富贵好不容易挺直的脊梁杆子慢慢塌了下来,感觉自己就是那个盗羊贼似的,喃喃说道,“是我错了,当时没有想那么多。”

高所长说:“今天让你来,不是批评你,也不是指责你,只是跟你说明一下情况,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件,也好心中有数,知道该怎样去理性的处置,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蔡富贵点了点头,说明白了。

高所长说:“其实你也用不着自责,在村民的心目中,你已经是个大英雄了,连尤村长都那么说,要不是他昨天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有这码事呢。”

“村长他是这么说的?”

“是啊,他还说你是一棵好苗子,早些年就想培养你,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被耽搁了,不过你现在才三十多岁是吧?为时不晚,只要好好干,一定会有所成就的!”

蔡富贵再度热情高涨起来,连声道谢。

“谢就免了,不过我还有一事相求。”

“您有事要求我?”

“是啊,我刚才可是亲眼目睹了你的小能耐,不但字写得工整,文笔也漂亮,别说在农村了,就是在镇上,也算是人才了。这样吧,以后如果有时间,多帮我们做做宣传,就是写点报道啥的,好不好?”

“好说……好说……承蒙所长您看得起我,怕的是写不好,但我会努力的。”蔡富贵答应下来。

“那就这样吧,回去好好干。”高所长说着,站了起来。

蔡富贵明白,人家所长这是下逐客令了,嘴里是啊是啊的答应着,也跟着站了起来。

“哦,对了,还有一个事儿。”高所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稍加沉思,接着摆了摆手,说,“算了……算了……”

这下,蔡富贵心里面却不安生了,硬生生地反问道:“高所长,还有啥事?您倒是直说呀。”

高所长说:“就是偷窥女生厕所那事儿。”

蔡富贵一愣,问:“所长,您是怎么知道那事的?”

高所长说:“早就有人向我反应了。”

蔡富贵一阵透心凉,慌忙辩解道:“所长,那事不是真的,是有人蓄意栽赃陷害。”

高所长嘴角扯出一丝笑,说:“你就别解释了,那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如果没人,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蔡富贵追问道:“是胡校长告诉你的吧?他是恶人先告状,对天发誓,我觉得不是成心想干坏事儿。”

高所长摆摆手,说:“算了……算了……你就不要再胡乱揣摩了,我心里有数就成了。”

这样以来,蔡富贵心里面就添堵了,本来好好的心情,一下子就乌云翻滚,阴雨连绵了。

他告别了高所长,走出了办公室,闷头朝着外面走去。

当他穿过偌大的院落时,抬头朝着黑板报的位置望了望,已经不见了那个小女警的身影,心里面越发黯然了,甚至还多出了一份失落。

突然,他听到哒哒的敲击声,循着声音望过去,这才看到正是那个小女警,她站在屋子里面,透过门玻璃,朝他挥了挥手。

不知道为什么,蔡富贵心中油然一暖,顿时觉得春光烂漫起来,撒腿跑出了派出所大门。

到家之后,见老婆柳叶梅不在,看样子是吃完饭后又去锄地了,就坐下来,把饭桌上的饭菜吃了个精光,然后走进了里间,找出纸笔,铺在茶几上,写起了东西。

他稍加构思,就把曹山妮丢羊的过程写成了一个完整的小故事,并且又在故事里添加了独特的见解,以及善意的警示,提醒村民们如何识破盗贼的骗局。

写好之后,他又仔细修改了几遍,就锁门去了村委会。

蔡富贵本想着把故事抄到村委门口的黑板上去,让老少爷们们先睹为快,也好尽早起到防盗防抢的作用。

可手头没有工具,连粉笔都没有,想到村长办公室里肯定会有,干脆找他要去。

院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蔡富贵蹑手蹑脚走近了,隔着门板喊了起来:“叔……叔……村长……村长,您在屋里吗?”

反反复复喊了不十几遍,正纳闷着呢,紧闭的房门哗啦一声开了,从里面闪身走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妈呀!

蔡富贵被吓了一跳,以为是见鬼了,慌忙躲到了一边。

“这不是富贵大兄弟嘛,你找村长有事吗?”女人站在门口,把蔡富贵挡在了门口。

蔡富贵压根儿就没看清这个女人是谁,只见她伸出一只白岑岑的小手,抻了抻皱皱巴巴的褂子,盖住了露出的一截白肚皮。

再撩一把额头的乱发,才露出了真面目,竟然是她——郑月娥。

其实她在村委会并不奇怪,从村长办公室里出来也没啥不妥,因为她是村妇女主任,这地方是她办公的地方,可这副尊容就让人有些令人费解了。

她不但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看上去就跟个疯子没啥两样,甚至连眼神都恍恍惚惚,游离不定,这就有点儿不合常规了。

这里是村委会办公室,又不是她们家睡觉的屋子,怎么就会弄成这个熊模样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