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一只非凡意义的套子/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月娥嫂子啊,吓死我了。”

“有什么好怕的?中午饭都没顾得上吃,就被喊来报数,这才刚刚完成呢,可累死我了。”

“村长他在吗?”

“在呀,也快累死了,正躺在沙发上迷糊呢。”郑月娥说着,迈下了台阶,回头再问一声,“富贵,你找村长有急事吗?”

富贵说:“有事,但不太急。”

郑月娥说:“我看不着急就先别喊他了,睡得正香呢。”

蔡富贵哦一声,不知道该进,还是该出了。

正犹豫着,听到村长尤一手在里面喊:“外面是不是蔡富贵呀?”

“是啊,叔。”

“你从镇上回来了?”

“嗯,回来了。”

屋里窸窸窣窣一阵子,尤一手拉开门走了出来,见郑月娥还站在哪儿,没脸没皮地骂道:“还不赶紧回家睡觉去,我告诉你,以后自己的事自己干,屁大的事也得老子插手,累死我了!”

郑月娥争执道:“那些数字本来就不准,还得从老账上查,你让我一个人怎么干?”

“滚!你还有理了。”尤一手擤一把鼻涕,摔在了地上。

郑月娥翻了翻白眼,不再说啥,灰溜溜的朝着大门外走去。

“来吧,进屋吧。”尤一手返身回了屋,坐到了办公桌前,问跟进来的蔡富贵,“见到高所长了?”

蔡富贵站在茶几前,说:“是啊,见到了。”

尤一手问:“他找你干嘛了?”

“哦,也没多大事,就是问了一下我拦截盗羊贼的事儿。”

“还有呢?”

“还有……还有……其他也没说啥。哦,对了,还说以后让我帮着写点报道啥的。”

“好,这样就好。”尤一手摸起桌上的香烟,弹出一支甩给蔡富贵。

蔡富贵有点儿尴尬,自己是小辈,按理说应该主动给村长敬烟,这下全反了。本不想接,可烟卷已经飞了过来,只得伸手接住了。

村长吸一口烟,说:“昨天我把你的情况都告诉他了,他也觉得你不错,有正气,有胆量,文化底子也不错,说现在村里缺的就是你这号的人。”

蔡富贵被夸得轻飘飘,忸怩地说:“其实,我也没多么好,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庄户人。”

“得了,你也用不着谦虚,以后好好表现就行了。”

蔡富贵满脸虔诚,点头答应着,说:“叔,高所长安排我把抓盗羊贼那事写成稿子,我回来后就赶了出来,您过目一下。”

“你写好了?”

“是啊,这不,您给指正一下。”

“我眼都累花了,还指正个屁啊,你写的肯定没问题。”

“那……那也好,叔,我今天正好闲着没事,想着这就把黑板报给出了,您看怎么样?”

“你打算往上面写啥?”

“高所长说了,这一阵子不是老有贼来偷羊嘛,要我把这个小故事写到黑板上,算是一个案例,让老少爷们看一看,也好从中吸取一点教训。”

“嗯,这个靠谱。”尤一手点了点头,说,“对呀,用身边实实在在的故事去提醒大家,比讲一大堆空道理都强,既喜闻乐见,又能够给那些不知道防范的傻瓜们提个醒,好,那你就去写吧。”

蔡富贵答应下来,问尤一手有没有粉笔。

“狗日的,你要得稀罕,我怎么会有那玩意儿?”尤一手说完,皱眉想了想,“对了,我家里好像有。”

“你家里怎么会有粉笔?”

“前些日子小孙子不是回来过嘛,在墙上写写画画来着,我记得好像满满的一盒,就放在西屋的窗台上了。”

“那好,我这就去拿。”蔡富贵说着,转身就走。

“站住,你去拿个屁啊!”尤一手喊住了他。

“怎么了?”

“你婶子出门了,没人在家,还是我回去拿吧。”

蔡富贵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说:“怎么好麻烦您亲自跑一趟呢?”

“操,又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村里的老少爷们。”尤一手说着,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蔡富贵望着尤一手的背影,突然心生暖意,觉得他这个村长当得也还算称职,一点儿都不像私下里传的那样,说他如何如何贪、如何如何馋、又如何如何流氓成性等等……

正想着,手指头一阵火辣辣的疼,原来香烟燃尽了,烧到了他的手指头,赶忙扔到了地上,用脚踩灭了。

突然感觉这样不合适,连村长都觉得自己算是个文化人,怎么好随地扔烟头呢?

于是,他把烟头重新捡起来,走到了墙根下,想扔进废纸篓里面去。

就在他弯下腰,把烟头扔进去的一刹那,发现了一个非常扎眼的可疑之物——一避孕套子。

很明显,这是个已经用过了的套子,并且不是小屁孩吹着玩的那种用过,而是男人套在寻乐的器具上,跟女人真刀实枪干过的用法,不但外表有斑斑痕迹,连里面也满载了累累战果。

只不过是那种战果太脏,太恶心,简直惨不忍睹。

我靠!

这是村委会办公的地方,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

就算是在家里,或者是其他地方用过,也不会带到这种地方来吧?

何况看上去水汪汪、明晃晃,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新鲜出炉的,绝对不是跟随主人“奔波”至此。

这会是谁用过的呢?

难不成是村长尤一手亲自戴过的?

可那个共同使用者又会是谁呢?

会不会是郑月娥?

……

不会吧?

怎么会是她呢?

她可是尤一手的亲侄媳妇,这也太麻痹滴荒唐了吧?

……

不等想出一个明确的结果,院子里就传来了脚步声,蔡富贵知道是村长尤一手回来了,赶紧走了出去。

尤一手晃了晃手中的粉笔盒,说:“先用着吧,等过几天,再去镇上买一些回来。”

“哦,够了……够了……”蔡富贵心思还在那个避孕套上面,看上去有点儿心不在焉。

“蔡富贵,你咋了这是?”

“没……没咋了,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拿着,赶紧出黑板报去!”

蔡富贵应一声,接过粉笔,朝着门口走去。

一旦到了黑板前,蔡富贵就把套子的事情给抛在了脑后,他有点儿激动,毕竟这是村长给了自己一次展示自我的好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住了,也许命运就会由此改变。

好在有了以前在读书时的经验,再加上底稿早已,蔡富贵站在黑板前,手捏粉笔,唰唰唰,三下五除二,就把第一期黑板报给出好了。

就在他扑打干净了手上的粉笔末子,离开一段距离,站在那儿自我欣赏的时候,尤一手从院子里走了过来。

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点点头,说了声还行。

蔡富贵说:“今天搞得有点儿仓促,内容少了些,工具也不齐全,以后会做得更好一些。”

尤一手再盯着黑板上的内容看了一会儿,问蔡富贵:“你写的这个故事是真的吗?”

“是啊,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嘛。”

“可怎么感觉不大对头呀。”

“哪里不对头了?”

“这故事看上去比你说的更玄乎,还有点儿离奇。再说了,里面咋就没有你跟曹山妮的名字呢?”

“村长,叔,这个最好不用实名,那属于个人隐私,不能公开的。”

“操,隐私个屁!都是庄户人,哪有那么多讲究,我觉得吧,还是真人真事更有说服力。”

蔡富贵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不行……不行……绝对不行,隐私权可不能侵犯,要不然会惹麻烦的。”

“操,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竟然敢给老子上眼药。”尤一手说完,转身走了。

沿着胡同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头喊一声:“走……走,跟我走。”

“去哪儿呢?”

“到我家去。”

“这都快黑天了,去你家干嘛?”

“晚上没事,陪我喝几杯。”

“还是算了吧,今天胃难受,不想喝了。”

“胃难受是吧?”

“是啊。”

“那就更应该喝了,润一下就好了。对了,自打老王死了后,这是出的第一期黑板报,总该祝贺一下吧。”

不等蔡富贵回应,尤一手又冲着他喊:“富贵啊,我忘记锁门了,你去把办公室的门给锁上。”

蔡富贵爽快地答应下来,小跑着进了村委会大院,就在他手扒着门板,打算落锁的时候,心里面一阵灵动,突然就想起了那个套子。

那可不是个一般的套子,脏是脏了点儿,可如果真的是尤一手跟郑月娥用过的,那就意义非凡了,上面沾满了违背人伦、大逆不道的罪证,也许有那么一天,自己真就能用得着!

念想一闪而过,蔡富贵鬼使神差地推门走了进去,从办公室上抽出两张白纸,一张铺在地上,另一张捏在手上,伸进了废纸篓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