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他在耍你/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富贵把那个有着无限可能性的、比人屎都脏的套子包在纸里,严严实实折叠好,放进了裤兜最里面,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了办公室,锁门追了上去。

一出门,不见了村长的身影,倒是看到黑板前站了不少人,黑压压一片,都在全神贯注地看着上面的故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有人啧啧夸赞,说不但字写得好,故事编的也像那么回事儿;

也有人不予认可,摇头晃脑地说这故事也太假了,天下哪有那么傻的人?除非那个放羊的女人脑子进水了。

没人看到蔡富贵,当然了,就算是看到了,这会儿也没人知道是他写的。

蔡富贵蹑手蹑脚退到了墙角,心里一阵冷,一阵热,一时间有点儿不着边际了。

他躲躲闪闪,想溜之大吉。

正当他绕到左边,正打算追赶村长时,眼前一亮,竟然看到了曹山妮,她正风风火火地朝着村委这边走来。

蔡富贵突然心虚起来,担心曹山妮看到黑板上的故事后,会承受不了,会立马跟自己翻脸闹掰。

他弯下腰,紧贴着墙根,就像一只大老鼠似的,灰溜溜地逃窜了。

进了院门,见老婆柳叶梅已经回到了家里,正坐在院子里择一把韭菜,见男人回来,就问他:“村长在喇叭了喊你干嘛了?”

蔡富贵咧嘴一笑,说:“有好事儿,大好事儿。”

“啥好事儿?”

蔡富贵就拿个凳子走过去,坐在柳叶梅跟前,跟她把一天来的经历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柳叶梅听后,并没有想象中的惊喜,反倒皱起了眉头,思量了一阵子,说:“我看这未必是个好事儿。”

“怎么就不是好事儿了?”

“没准是在耍你。”

“不可能,他怎么会耍我呢?”

“要么就是个陷阱。”

“啥陷阱?”

柳叶梅摇摇头,说:“不好说,你想一想,他怎么就突然决定让你当村干部了?早干啥了?”

“那是因为之前没有发现我的能力呗,再说了,前些年,疙瘩叔把咱们一家弄得臊呼呼的,谁还指望那事啊。”

“不对,反正感觉有点儿蹊跷。”柳叶梅没看蔡富贵一眼,只盯着脚前的一滩鸡屎,眼神有点儿发呆。

蔡富贵心里面有点堵得慌,他觉得老婆不单单是对尤一手让自己当村干部的事表示怀疑,更是对自己家男人能力的质疑与蔑视。

他说:“你用不着疑神疑鬼的,该说的村长都已经跟我说了,连工作都已经交代给我干了。”

“你干啥了?”

“出黑板报了呀。”

柳叶梅白他一眼,说:“那算什么工作呀?小学生都能干的事儿。”

“操!”蔡富贵越发不开心了,说,“你说得轻巧,有本事你去写呀,你去写写我看看,肯定比屎壳郎爬都难看。”

柳叶梅也不跟他计较,又问他:“你去派出所的时候,所长没有说偷看女厕所那事吧?”

“说了。”

“咋说的?”

“听所长的意思是就那样了,过去就过去了,既往不咎,还一再嘱咐要我好好写东西。”

“我听说那个所长跟村长关系不一般,好得穿一条裤子。”

“啥叫好得穿一条裤子?两个大男人,穿一条裤子,那……那像个啥玩意儿?”

“还文化人呢?我看你就是个傻子!”柳叶眉说着,拿起菜筐子,甩着圆嘟嘟的屁股进了里屋。

蔡富贵跟进屋,说看起来村长不像是在耍弄自己,从村委会出来的时候,还一再邀请去他家喝酒呢。

柳叶眉一听,这才回过头来,问他:“你怎么没去?”

蔡富贵说:“这不有顾虑嘛,人家是堂堂村长,咱是平头百姓,按理说,只有咱请人家喝酒的份儿,怎么好反过来去他家喝酒呢?”

“你傻呀!”柳叶眉白了他一眼,说,“既然要你去,肯定有他的道理,你可好,反倒装起大爷来了。”

“那怎么着?”

“去,赶紧去!你要是不去,那可就是给脸不要脸了!”

“那……那你陪我去吧?”

“瞧瞧你那个熊样,他请的是你,我跟着去掺合啥?”柳叶眉说着,弯腰钻到了饭橱里,从里面拿出了一小盒鸡蛋,递给了蔡富贵,说:“拿着,当着村长的面拿出来,就说这是土鸡蛋,让他补补身子。”

蔡富贵说:“那还不如带两瓶酒呢。”

柳叶眉呵斥一声:“你懂个屁,他们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酒,并且全一色的都是好酒。”

“你怎么知道?”

“那天夜里我看到了,床底下满满都是。”

“你钻他们家床底干嘛?”

“滚!又想歪了不是?”柳叶眉边往外推着他,边说,“我不是坐着个矮凳子嘛,正好把他们家床底下的东西全都看了个清清楚楚。”

蔡富贵不再说话,抱着鸡蛋出了门。

柳叶眉跟到院子里,小声嘱咐道:“富贵你记好了,一定要好好表现,你要是能当上村干部,那可比着出去打工墙多了。”

“恩,我知道了,就算是当不上,也不跑那么远了。”蔡富贵这样说着,忽然就想到了尤兰兰,对呀,这都好几天了,她给联系活的事儿,怎么一点音讯都没有呢?

对,如果她在家,正好可以问一下。

蔡富贵几步如飞,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村长家,站在门口喊了起来:“叔……叔,我是蔡富贵,我来了。”

“麻痹滴,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尤一手骂了起来,“你小子,跟在后头磨蹭什么?赶紧了,黄瓜菜都凉了!”

“前天亲戚给的土鸡蛋,没舍得吃,回家拿了,带给你补补身子。”蔡富贵说着,踏进了屋,毕恭毕敬地把鸡蛋呈了上去。

尤一手接过来,说:“你小子,跟我还用得着闹客气了?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你,不……不……应该谢谢柳叶眉,对不对?”

蔡富贵坐在了尤一手对面,说:“是啊,女人心细,一听我过来陪你喝酒,她就让带给您了。”

“对呀,你怎么不喊上她一起过来呢?”

“她还得在家照顾孩子呢。”

“可别说,我还真喜欢跟你媳妇喝酒,有意思……有意思……很有意思。”尤一手说完,笑了笑,笑得很诡异。

蔡富贵没有过多的在意尤一手的笑,他的心思全在尤兰兰身上,就问:“叔,兰兰妹子没回来?”

“你问她干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