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酒中有戏/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口气尤一手好像有些反感,蔡富贵就没敢把尤兰兰帮助自己找工作的实情讲出来,只是说:“这不是想等着兰兰妹子回来一块吃饭嘛,要不就给她拨点菜出来吧。”

尤一手说:“可能不回来了,这一阵子她总是扯谎说加班,我问过他们所长,说单位没那么多工作要做,大概是谈恋爱了。”

“兰兰妹子谈恋爱了?”

“好像是。”

“妹夫是哪儿的?”

“应该是政府机关的吧,我也没细问,老不管少事,你说对不对?”

“是啊,兰兰妹是个精明人,她心里有数,肯定能找个不错的男朋友,您就放心好了。”

这话说到了尤一手的心坎里,脸上瞬间笑成了一朵花,说:“嗯,你是明眼人,这点看得准。好了……好了……不聊闲话了,喝酒!”

“叔,就咱爷俩喝呀?”

“是啊,你以为谁都可以来我家喝酒吗?”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问婶子她去哪儿了?”

“哦,她进城了,照看孙子去了。”尤一手说着,抓起了酒瓶,先把自己的杯子倒满了,然后递给了蔡富贵。

蔡富贵接过来,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模样来,说:“叔,我前几天连着喝,把胃喝坏了,还是少喝点吧。”

“你想少喝点?怎么个喝法?”

“你喝一杯,我喝半杯,咋样?”

尤一手冷笑一声,说:“你小子是不是看我年老好欺呀?”

“叔……叔……你可千万不能这么说,就是借我八个胆儿,我也不敢呀,再说了,我一向敬您如父母,怎么会干那事呢?”

“这不就是嘛,既然把我当成父母,那就该好好陪我喝了。”

“叔,我不是偷奸耍滑,只是感觉这一阵子好像是喝出毛病了,一喝酒就拉肚子。”

“拉肚子就拉呗,又拉不死人,有什么了不起?”

“好……好……我喝……我喝还不行嘛。”蔡富贵只得把自己的酒杯也斟满了。

尤一手说:“今天才跟你谈了话,说我指到哪儿,你就打到哪儿呢,这一上来就想跟我拧着干。”

蔡富贵没想到村长会这么在意一杯酒,就举了起来,信誓旦旦地说:“好,我喝,叔让我喝多少,我就喝多少!”

“嗯,这还差不离,我跟你说,要是以后真的当了村干部,这酒上的功夫可要不能马虎,一定要替我独当一面,知道了吗?”

“知道了,叔,来,我先敬你一杯!”蔡富贵双手举杯,跟尤一手碰了碰,猛然倒进了嘴里。

可能是因为这些日子酒喝得太多的缘故,蔡富贵觉得嗅觉有点儿逆反,酒一旦到了嘴里,又苦又辣,难以下咽。

但看到尤一手轻轻松松地灌了下去,也就只好憋着一股气,咬牙切齿咽了下去。

好在到了第二杯,就感觉顺嘴了,不但尝不到那种要命的呛人滋味儿,还逐渐咂摸出了酒香之气。

三杯下肚之后,蔡富贵感觉头脑发蒙,像是已经有了些醉意,就说:“叔,今天晚上只有咱爷俩,就少喝点吧,好不好?”

“为什么?只有咱爷俩喝酒,你不开心吗?”

“叔,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婶子不是没在家嘛,您万一喝醉了,谁来照顾你呢?”

“你担心这个呀,好办……好办……太好办了,我要是喝醉了,直接去你家就是了。”

“您……您去我家?”

“是啊,让你老婆柳叶眉照顾我就是了。”

一听这话,蔡富贵就有点儿反胃,不但反胃,还麻痹滴闹心,敢情老东西还是惦记着自己老婆?

可嘴上又不好说什么,面上就更不能表现出来了,不管怎么着,村长毕竟帮了自己不小的忙。别的不说,只是偷看女厕所那一件事儿,他能够给自己擦干净了屁股,就该千恩万谢了,更何况他还答应提拔自己当村干部。

“发啥呆呀?喝……喝……接着喝!”看上去尤一手也已经有了醉意,连舌头都大了,说话含含糊糊。

“好,叔,这杯酒我接着敬您!”蔡富贵双手捧了杯,比量一下,一饮而尽,豪爽得很。

“痛快!”尤一手也跟着喝了下去。

一气喝下了三杯,蔡富贵就觉得头脑不听使唤了,求饶道:“叔,我真的不能再喝了,醉了,彻底醉了,我……”话还没说完,手中攥着的筷子啪啦一声掉到了地上。

“富贵,你真的醉了?”尤一手一双浑浊的老眼盯着他。

“是啊,真的醉了……醉了,都已经晕头转向了。”

“是吗?你不会是装醉吧?”

“我……我何必装醉呢?晕了……晕了……脸房顶都在转呢。”

“都说酒后吐真言,富贵,那我问你个事儿。”

“叔,你问啥事儿?问吧……问吧……”

尤一手奸猾一笑,说:“不行,感觉你还没醉到那个步数,来……来,再喝一杯!”

“再喝可就真的醉了。”

“醉了才好呢,咱爷俩也好彻底敞开来,说说知心话,好不好?”

“好,喝就喝!”蔡富贵说着,端起了杯,直接省去了碰杯的程式,伸长脖子,直接把满满一杯酒泼进了嗓子眼里。

蔡富贵的这种喝法,倒是把村长尤一手给惊到了。

日个姥姥的!

这功夫了得,自己喝了这么多年酒,算得上是个“酒精考验”的老战士了,可从来都没敢尝试这种喝法。

麻痹滴,万一把呛到了气管里面去,那还不把自己的小命给嘚瑟了呀!太可怕了。

嗯,看来这小子是醉了,真醉了,要不然是不会冒这个险的,这才说:“算了,不喝了,你这个喝法太吓人了,一点儿都不科学。”

蔡富贵嘿嘿傻笑着,迷瞪着眼睛,说:“叔,你……你试一下,这种喝法很好玩的,一点都不辣嗓子,直接就能泼到胃里面去。”

“不行,我老了,嗓子没你的滑溜,没准就呛到了。”

“看来叔还……还没喝醉,头脑清……清醒着呢,要不咱继续喝……喝……就不信了,你能十杯不倒。”蔡富贵拖声拉调说着,抓起了酒瓶子,摇摇晃晃为自己斟起了酒。

“富贵,你还能喝吗?”尤一手试探着问。

“能呀,再喝个三杯……两杯的,都……都不在话下,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来……来,叔,喝,接着喝。”

“算了……算了,真喝醉了就不好了,你还要回家呢。”

“回家没问题呀,不碍事。”

“还没问题呢,你都醉成能呀了,怕是连路都走不了了。这样吧,你要是再喝下这一杯,我就送你回家。”

“不敢……不敢……怎么敢劳驾村长送我回家呢。”

“这有什么?咱爷俩谁跟谁呀,反正你婶子也没在家,大不了我住你家就是了,你说好不好呀?”

“好是好,可是……可是今晚恐怕不行,我儿子小宝好像在……在家呢,你睡哪儿呀?”蔡富贵说着,斜眼看着尤一手。

尤一手说:“没事,大不了就像上次一样,我们睡到一个床上就是了。”

“那怎么行呢?两个男人,一个女人睡在一起,成……成何体统了?传出去不好听……不好听……”听上去蔡富贵心里面还算清醒,没有糊涂到拿老婆送人的地步。

“算了……算了,先不说那事了,等把瓶里的酒喝干了再说。对了,富贵啊,我还有个很重要的事情想问问你呢。”

“好啊,你问吧……问吧……”

“你下午去我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啥了?”

“没……没看到啥呀?”

“你跟叔说实话,你看到我跟郑月娥干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