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昨天夜里干坏事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上去蔡富贵是喝高了,可心里面却清楚得很,就跟明镜似的。

听到尤一手郑重其事问起了他跟郑月娥的事儿,蔡富贵就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对的,一对狗男女的确是躲在屋里干坏事了,那个避孕套子正是他们乱来的“战利品”。

看来老东西是做贼心虚了,怪不得他主动请自己来他家喝酒呢,原来就是为了套自己的话。

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大可能,郑月娥毕竟是尤一手的侄媳妇,再怎么饥不择食,也不至于骑在侄媳妇身上找快乐吧?

……

操,找就找呗,闲着也说闲着,各取所需嘛。

你们尽管去乱,与老子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才是明智的人生。

蔡富贵伸手抓一块猪头肉,放在嘴里嚼了一会儿才咽下去,说:“你们不是统计数字了吗?”

“是啊,你从外面看到了?”尤一手急吼吼地问。

蔡富贵摇摇头,说:“没,啥也没看到,屋子里面黑咕隆咚的,想看都看不清。”

“是啊,外面统计的那些数字,都是近年来女人生孩子的事儿,超生了、领养了、弃婴了等等,反正牵扯到不少个人隐私,不能让外人看到,所以只能关着门。”

尤一手说完,摸起酒瓶,再次把蔡富贵的酒杯倒满,嚷嚷道:“跟你说这个,是想告诉你,村干部要学会保守组织秘密,嘴巴要紧,不能随便乱说,哪怕是自己的老婆孩子,你懂了吧?”

蔡富贵连连点头,说我懂我懂,举起杯,一口闷了下去。

这下尤一手也来了兴致,频频举杯,直到喝干了瓶中酒,才收起酒杯,说:“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

“那中,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蔡富贵说着,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虽然有点儿头重脚轻,但意识还算清醒,到了院子还不忘喊一声:“叔,睡觉时别忘记关门。”

“你等一下,我去送送你。”尤一手说着,边披件衣服跟了出来。

蔡富贵说:“叔,我没醉,用不着你送。”

尤一手说:“也不全是为了送你,顺道去大街上转一转,说不定就能逮住坏人。”

蔡富贵说:“哪有那么多坏人啊?”

尤一手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村里发生了不少的坏事,形势很严峻呢,可不能马虎。”

蔡富贵说:“那也好,我跟你一起去巡逻吧。”

尤一手说:“咱们只是沿着大街走一趟就行了,然后直接去你家。”

蔡富贵应一声,跟在村长后头,朝前走去。

大街上黑黢黢的,很少有人走动,偶尔遇着那么一两个,尤一手总会大喊一声:“那是谁?”

就会有人自报家门,是张三,或者李四。

见都是本村的人,尤一手就说:“没劲,要是遇到了流窜作案的贼就好了,再给你一次展露手脚的机会,说不定你就真的成英雄人物了。”

蔡富贵憨憨一笑,说:“啥英雄人物啊?我就是普普通通的平头百姓。”

尤一手说:“那可不是,我跟高所长说了,你身手不错,是个能文能武的人物。”

蔡富贵说:“叔,你可不能把我吹高了,小心摔死我。”

尤一手说:“我是实事求是嘛,要不然你能截住那个偷羊贼,还能直接把他打翻在沟里?”

蔡富贵说:“那……那也就是巧合了,遇到了一个胆小的贼,真要是打起来,我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操,你小子可不能这么说,这要是让所长知道了,还不等于打我的嘴巴子吗?”

“好……好……我不说就是了。”

尤一手不再说话,倒背着手,加快速度朝前走去,一直到了蔡富贵家门口,透过门缝朝里面一望,见屋里没有亮灯,就问:“你儿子真的在家?”

蔡富贵点点头,说是啊。

“他不都是去你二婶家吗?”

“今天不舒服,好像是感冒了,就回来了。”

“哦,是这样了,那算了,你进屋吧。”

“那你回去了?”

“不着急,我再去另一条街上转悠转悠。”

“那……那我跟你一块吧?”

“算了,要是遇见坏人,我直接打你手机,进屋吧。”

蔡富贵答应着,却站着没动,直到村长尤一手的背影消失在胡同口,才开门进了院子。

进屋后,见柳叶梅已经睡着了,便没有惊动她,轻手轻脚爬到了床上,和衣躺下来,一夜无梦,睡得死沉死沉。

第二天醒来时,感觉浑身松软,口渴难耐,伸手一摸,已经不见了老婆的踪影,就赤脚下了床,走到院子里,直接从水缸里舀了半瓢凉水,一憋子气喝了下去,这才觉得舒畅了起来。

柳叶梅从外面走了回来,手里提个编织袋子,小声说:“以后再出去喝酒悠着点,别逞能。”

“我也没喝多吧?”

“还没喝多?臭味儿都快熏死人了,睡到半道里,实在受不了了,只得去了小宝屋里。”

“你睡小宝屋里了?”

“是啊。”

“那小宝呢?”

“不是在二奶家嘛。”

蔡富贵心里咯噔一下,这才想起昨天夜里跟村长说了谎,便小声对着老婆说:“村长要是问起,你就说小宝昨天夜里回家了。”

“咋了?”柳叶梅扑闪着长长的睫毛问他。

蔡富贵嘟囔道:“老东西喝多了,想睡到咱们家,我就说小宝在家里呢。”

“他就信了?”

“是啊,那你就回去了嘛。”

柳叶梅稍加思索,说:“没事,他也就是说说,怎么会住到咱家呢?赶紧洗手吃饭去吧,吃完饭去干活。”

“干啥活?”

“麦子该施肥了,你先去北坡,那块麦子长势好,都快抽穗了。”

“我看还是等一等吧,天这么旱,这时候再施肥,还不等于是人渴了偏偏给盐吃吗?”

柳叶梅微微点了点头,说:“这倒也是,要不我先去看一看再说。”

蔡富贵说:“还是我去吧。”

“你昨天夜里喝了那么多酒,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吧,万一村长再找你有事呢。”

“切,你还真拿我当村干部了?”

“你不好好表现,哪一辈子能当上?”

蔡富贵不再说话,看着柳叶梅走出了院子,才拿过脸盆来,从缸里舀了水,打算洗脸。

刚刚弯下腰,把手伸进了水里,突然听到有个女人在门外喊:“哟,富贵大兄弟,这怎么就光着膀子了,天还没热到那个步数吧?”

“谁呀?”蔡富贵回头一看,见是邻家嫂子范佳爱站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就说,“昨夜里喝多了,肚子里没着了火一样难受,这不,才光着膀子凉快一下嘛。”

范佳爱晃晃悠悠走进来,问他:“你昨夜里喝酒了?”

“是啊。”

“怎么喝那么多?跟谁喝的?”

“哦,跟村长一起喝的,一股子热情劲儿,不喝又不行,一来二去就喝高了。”蔡富贵明显是在显摆。

“怪不得呢。”范佳爱盯着蔡富贵,围着他转了一圈,啧啧道:“我说蔡富贵,敢情你小子一步登天,成人物了?”

“什么呀?不就是跟村长喝个小酒嘛。”蔡富贵嘴上说得淡,心里面却美得波浪滔天。

范佳爱冷笑一声,说:“富贵,我可告诉得给你提个醒,小心被村长捧上了天,然后再撒把摔死你!”

“嫂子,你什么意思?”

“没意思,只是看在邻里邻居的面上,给你提个醒。”

“有那个必要吗?村长可不是那种阴险之人,他只因为跟我喝酒,那是因为他爱才,你懂不懂?”

“是啊,嫂子知道你会在黑板上划拉几个字,可那就成人物了吗?”范佳爱说着,往前迈了一步,正色问蔡富贵,“你跟嫂子说实话,昨夜里你回家后,是不是又干坏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