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打起了嫂子的主意/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干坏事了?我……我干啥坏事了?”

“富贵,你还跟嫂子装是不是?”

蔡富贵一头雾水,说:“我回来后,醉得就像一头死猪,进屋就睡了,还能干啥坏事儿?”

“你还死咬着不承认是不是?那好,你看看这个。”范佳爱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蔡富贵。

蔡富贵展开来一看,见这张纸条有点儿眼熟,上面写着“范佳爱,你就是一只发情的母猫”,就说:“嫂子你啥意思?那天你不是已经给我看过了嘛,不是我写的,真的不是!”

范佳爱说:“是啊,这张纸条跟那张纸条看上去的确是一模一样,可这一张不是那一张。”

蔡富贵一愣神,问:“你的意思是这张是新贴上去的?”

“是啊。”

“啥时候?”

“昨天夜里呀。”

“怎么会呢?”

“可不是嘛。”范佳爱一脸怒意,骂道,“所以我才过来找你,嫂子的意思是,如果真是你干的,嫂子也不怪罪你,以后别再这样了,都是邻里邻居的,多不好意思。”

“嫂子,你咋就往我身上想呢?”

“我不往你身上想往谁身上想呀?为什么你在外面打工的时候就没人往我家门上贴?再说了,你也有那个条件呀,离得这么近,出来撒泡尿的空就贴上去了。”

蔡富贵气不打一处来,黑起脸来,发誓赌咒的叫嚷道:“这是哪一个狗娘养放干的,必定不得好死,不是掉河里淹死,就是被雷劈死!”

一听这话,范佳爱就基本排除了对他的怀疑,说:“我还以为你跟嫂子闹着玩呢,可不是你的话,又会是谁呢?”

“嫂子,你一定得罪人了。”

“得罪人了?可我想不起来到底得罪哪一个狗杂种了?他咋就想着法子臭我的名声呢?”

“我觉得你不但得罪人,还得罪的挺瓷实的。”

范佳爱皱起了眉头,说:“平日里言差语错的人也不是没有,可只是为了一点陈谷子烂芝麻的小事,至于这么损吗?”

蔡富贵凝神想了想,然后说:“嫂子,不是我说你,有时候你真的拿捏不住分寸。”

“我怎么就拿捏不住分寸了?”

“这个……这个……嫂子,我说出来你别生气。”

“好,你说吧。”

“我都觉得纳闷,你家大哥进城好多天了,夜里头怎么还弄出那种动静来呢?”

范佳爱脸白了一阵,问蔡富贵:“我……我弄出啥动静来了?”

蔡富贵坏坏一笑,说:“嫂子也太能喊了,就跟猫叫似的。”

“滚!死富贵,你知道就知道那是嫂子弄出的动静?”

“还用说了,咱两家离得最近,不是你是谁?再说了,那嗓门,还能是你家隔壁的鲁老太吗?”

“可别说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你们家柳叶梅夹不住喊出来的呢,后来到院子里仔细一听,原来是一只大肥猫在外头叫春,对了,这话我好像已经跟你说过了。”

蔡富贵摇摇头,说:“不像,猫的声音没那么难听。”

见蔡富贵一脸诡笑,范佳爱翻了翻白眼,说:“爱信不信,反正那声音不是我弄出来的。”

“猫就猫吧,喜欢叫就让它叫去,只要别让人用石头拸了就成。”

“蔡富贵,你小子是不是也觉得嫂子不是好人?”

蔡富贵抬起头来一看,见范佳爱的脸都变绿了,就说:“我可没那么说,是你自己说的。”

“你这么一说,我心里面就有数了,这纸条肯定就是写的,什么人什么心,你承认不承认?”

“嫂子,你可不能诬赖,真的不是我!”

“得了……得了……你用不着嘴硬,自打你哥进城后,一旦有猫叫,我家门上就有这样的小纸条,这不明摆着嘛。”

“嫂子,你可别冤枉好人!”

“你还嘴硬是不是?那好吧,你说不是你,那你说是谁?有本事把人给我找出来!”

“你这不是赖人吗?我向哪儿去给你找那个坏人?”

“找不出来是吧?那没的说,就是你!”范佳爱硬梆梆扔下一句,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我靠!

这个臭娘们儿,怎么就跟个母王八似的,咬住人就不松嘴了呢?看样子还真是被赖上了,说不清,道不明了。对了……对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那个贴纸条的人给逮住了。

其实,这也不是一件多难的事情,自己躲在暗处,等那人再来贴纸条,跳出来把他按住不就成了。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既能给嫂子一个交代,消除了她对自己的怀疑;又算是为村里的稳定做了一份贡献,算得上是一件一举两得的好事情,肯定会得到村长以及高所长的表扬和赞赏。

想到这些,他就按捺不住了,就开始热血沸腾,稀里哗啦洗罢脸,回屋穿了一件外套,便快步走出了院子。

见外面的胡同里没有人,蔡富贵就在门前的石阶上坐了下来,仔细观察着周边的地形。

他琢磨着,既然纸条不是住在东临的自己贴的,也不是住在西邻的鲁老太贴的,那必定就是这条胡同之外的人干的。

外面的人要想进来贴纸条,只有两条途径可以走——

一条是穿过狭长的胡同;

另一条就是走捷径,翻过东边的矮墙,直接奔上范佳爱家的大门。

这样以来,要想逮住那个混蛋,其实并非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但人手一定要够,最起码要两个人同时出手:一个堵在胡同东首,另一个守在西头,一旦目标进入视线,两面夹击,来他个关起门来打狗。

这样的话,再狡猾的狐狸,也就乖乖拿下了。

可范佳爱被贴“小字报”的事情很不光彩,传出去必定会丢她一个大花脸,既然不便对外声张,又怎么好喊人来帮忙呢?

思来想去,蔡富贵最终还是走进了范佳爱的家门,站在院子里,大声喊着嫂子。

范佳爱从屋里走出来,脸上依然挂着霜,冷森森地问他:“咋啦?是不是后悔了?来跟嫂子赔礼道歉了。”

蔡富贵摇摇头,说:“嫂子,你怎么还往我身上籒呢?对天发誓,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干的!”

“那你过来干嘛?”

“我想要你帮我一个忙。”

“你要我帮忙?我能帮你啥忙?”

蔡富贵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范佳爱面前,小声说:“嫂子,夜里你能不能出来一趟?”

范佳爱眉梢一挑,问他:“富贵你……你想干嘛?”

蔡富贵说:“我想和你干一件事儿。”

“富贵,你……你……”范佳爱脸微微一红,咬了咬艳红的嘴唇,小声指责道:“你这个小子,还真是在外面学坏了,你以为嫂子真是那种水性杨花的人啊?亏你想得出,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竟然打起了嫂子的主意,这要是让柳叶梅知道了,她不砸断你的腿才怪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