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钻到了一个洞里/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嫂子你想歪了。”

“歪了?”

“是歪了,都快歪到屁股沿上了。”

“那你想干啥呀?”

“我想帮你抓住那个贴小字报的混蛋!”

“你能抓住他?”

“试试吧,有可能。”

见蔡富贵说得很认真,范佳爱也就正经起来,说:“怕没那么容易吧,先说说看,你想怎么个抓法?”

蔡富贵就把自己的打算合盘托了出来。

范佳爱听了,没有即可表态,呆着脸想了一会儿,说:“这办法倒也算靠谱,可干坏事的人肯定不会一入夜就来吧?咱们两个人就一直侯在外头,那像啥了?再说了,万一被贴纸条的那个人看破了,不是白费劲了吗?”

“当然不能让他看见了,找个地方躲起来就是了。”

“就这么一条小胡同,躲哪儿?往哪儿躲?”

蔡富贵招呼嫂子到了大门口,朝着墙角处的草堆指了指,说:“嫂子你看到没有,那草堆里不是有个洞嘛,咱们藏进去不就得了。”

“就那么一个小窟窿,能塞进去两个人?”

“这时候天气又不热,靠得紧一点,没问题的。”

范佳爱上上下下打量了蔡富贵几眼,然后说:“你这个小混球,不会是动歪心思了吧?老实交代,是不是想趁机占嫂子便宜了?”

“嫂子你想哪里去了?我再怎么不着调,能打嫂子的主意吗?你放心好了,我保证不动你一指头。”

“不行……不行,这黑灯瞎火的,咱们孤男寡女两个人,贴皮贴肉的黏在一起,能吼得住吗?万一摩擦出火花来呢?不出骚事才怪呢,你可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肯定会把持不住。”

“切,我还担心你呢。”

“我是个女人,能怎么着你?”

“据说嫂子这个年龄,坐再地上都能吸土,我还怕你跟个大功率的吸尘器似的,把我给吸进去了呢?”

范佳爱被说笑了,伸手在蔡富贵的胳膊上拍了一把,说:“你老婆才是吸尘器呢!”

见气氛轻松下来,蔡富贵正经说:“好了……好了,嫂子,别闹了,咱们说正事吧。”

“那你说吧,怎么个弄法?”

“要不这样吧,等会儿,我把草堆的西边再撕出一个洞来,咱们两个人分开蹲守,你看怎么样?”

“行,也行!”

范佳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这几天,她被那几张“小字报”折腾得不轻,心里面火烧火燎的。

万一传到那些长舌妇们的耳朵里面去,再经过她们添油加醋的一番加工,一传十、十传百,还不知道把自己涂抹成个啥玩意儿呢。

这会儿见蔡富贵真心实意地想帮自己,不由得心生感激,说了几句暖心窝的话。

她倒是有点儿为蔡富贵担心,唯恐会因为自己让柳叶梅产生怀疑,那样的话,不但蔡富贵受委屈,怕是连自己的秘密也包不住了。

蔡富贵也早已做好了打算,吃过晚饭后,他就跟柳叶梅说:“村长在酒桌上说了,要自己这段时间好好表现,特别是夜里,尽量多出去转转,让村里人看到,他是在巡逻,是在为桃花村的老少爷们站岗值班,就会支持自己当村干部。”

柳叶梅听了,点头说:“你去吧,注意安全。”

蔡富贵换一件厚衣服就出了门,先去大街上逛了一圈,然后转头回来,弯腰塌背、蹑手蹑脚,跟个贼一样,走到了草堆旁,这才发现,草洞里有个黑乎乎的影子,不由得紧张起来,压低声音问道:“谁呀?”

“是我。”女人夹着嗓子回一声。

“是佳爱嫂子吗?”

“是啊。”

“你来这么早呀?”

“嗯,吃完饭就过来了。”

“没被人看见吧?”

“没有。”

“那就好。”

范佳爱摆摆手,说:“别说了,赶快躲进来吧。”

蔡富贵蹲下来,仔细一瞅,说:“这两个洞离得远了点,说话的时候会不会听不到?”

“那就大一点声呗。”

“傻呀,那不就暴露了嘛。”

“那……那……”范佳爱稍加思量,说,“那就呆在一个洞里吧。”

蔡富贵弄出一副为难的语气来,说:“呆在一起怎么行呢?贴得那么紧,万一……”

“你别胡思乱想不就行了,进来吧,赶紧了。”范佳爱往里靠了靠,接着说,“说实话,我还真有点儿害怕,来吧……来吧,没事的,不是有句老话嘛,好像是说只要心眼正,不怕腚对腚,都把心思用在抓贼上,肯定就没事。”

范佳爱这么一说,蔡富贵心里就踏实了,自己是男人,有什么好怕的,顺便吃一回豆腐,也不是个坏事儿。

这样想着,心里就偷着乐了起来。

他深弯下腰,瞅准洞口钻了进去,瞬间便被一股幽幽的香味儿给迷醉了,感觉晕晕乎乎起来。

找准位置,尽量避免身体有效部位的大面积接触,蔡富贵坐了下来,问范佳爱:“嫂子,你身上搽香水了?”

“没呀,没搽香水啊。”

“那怎么会这么香呢?”

“香吗?”

“是啊,就跟……就跟玫瑰花的香味儿差不多,嗯,像,真像,简直一模一样。”

范佳爱哧哧一笑,说:“你小子鼻子够尖的,我来之前刚刚洗了澡,对了……对了,一定是用的那种洗澡膏的香味儿,好闻吧?”

“你洗澡了?”

“是啊,头发还湿漉漉的呢,不信你摸摸试试。”范佳爱说着,真就一把抓过了蔡富贵的手,放到了自己头上。

蔡富贵心里轰然一阵,就像一团火腾腾烧了起来,一把推开嫂子的手,慌里慌张的说:“嫂子,嫂子,别……别这样,这样不好,真的不好。”

“你小子,心底也太龌龊了吧?嫂子不就是让你摸摸头发嘛,又不是摸别的什么地方,去,尽想好事儿。”范佳爱嗔怒道。

蔡富贵心里慌乱不堪,砰然乱跳,连男人的特殊部位都失控了,蹭蹭疯长,他咬牙切齿忍耐着,闭口不语。

不知道范佳爱是在试探他,还是有意勾引他,嗲声嗲气地说:“富贵兄弟,其实嫂子一直喜欢你,觉得你挺有男人味的,要不是咱们住邻居,说不定早就那个啥了。”

“嫂子,打住……打住,别说话,好好瞅着外面,别让人听见了,那可……”话没说完,蔡富贵的嗓子眼就被口水堵住了,只得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臭小子,你装啥正经鸟啊?这黑天黑地的,又没人看见,何苦憋屈着自己呢?来吧……来吧……先把嫂子抱紧了,嫂子正怕着呢,不信你摸摸这儿……摸摸这儿,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范佳爱说着,再次攥住了蔡富贵的手,往自己身上拉扯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