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贼喊捉贼的游戏/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嫂子,你不能这样!”蔡富贵喝住了她。

他虽然压低了声音,但很有力度,接着说,“咱们是一墙之隔的邻居,就跟一家人一样,平日里我都把你当亲嫂子看,怎么好那样呢?再说了,我们在干正事,不抓住他,你永远都别想得安宁!”

“瞧你个小鳖羔子!”范佳爱不但没恼,反而笑了,她说,“我这不是跟你闹着玩嘛,就是试探一下你老实不老实,你要是不老实的话,我立马走人,贼也不抓了。”

“真的?”

“骗你干嘛?你要是敢摸我一把,我就跟你翻脸。”

“那好吧,是我误解嫂子了,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男人嘛,就那德性,就算过分了点儿,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蔡富贵有些发蒙,他琢磨不透范佳爱到底是怎么想的了,很明显,她的意思是做了就做了,不做也在情理之中。

夜色越来越深,逼仄的胡同里一片寂然,除了冷不丁蹿出一只两只的老鼠来,就只有小虫儿发出的啾唧声了。

一直未见有人来,范佳爱就渐渐没了信心,实在支撑不下去了,就从草洞里钻了出来,冲着仍猫在洞里的蔡富贵说:“不行,我觉得这法子不靠谱。”

“怎么就不靠谱了?”

“谁能保证那个坏人就是今黑夜来?他要是不来,咱能一直耗下去吗?觉捞不着睡,还被虫子咬,这不是活受罪吗?”

“嫂子,你可真娇气,小虫子能吃了你呀?”

“去!你是个男人,粗皮糙肉的,能跟女人一样吗?”

“嘘……嘘……”蔡富贵做出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小声说,“别说……别说话,看……看那儿。”

“哪儿?”

“看你家院墙上面。”

范佳爱这才看到,一个黑影正横跨在自家矮墙上,吓得她弯腰钻进了草堆里,一身软肉扑在了蔡富贵怀里,瑟瑟抖个不停。

“嫂子,你用不着吓成那个样子。”蔡富贵虽然也紧张得要命,但他却极力装得像个男人。

“不对呀。”

“怎么就不对了?”

“怎么会是从里面爬出来的呢?”

“说不定是先进了你家院子,然后再爬出来,往门上贴纸条了?”蔡富贵说着,头皮一阵紧似一阵。

他用力咽了一口唾沫,刚想再说些什么,突然听到扑通一声响,随口说:“是不是那人摔到地上了?”

“走,出去抓住他!”

范佳爱刚想往外钻,却被蔡富贵一把拽住了,说:“先不要急着出去,抓贼抓脏,他还没往你家门上贴纸条呢,你抓住了又啥用?”

“这倒也是。”范佳爱又蹲了下来。

两个人屏住呼吸,等了一会儿,不但没见那个人往门上贴纸条,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咦,奇怪了,怎么没了呢?”范佳爱问道。

蔡富贵探出头来,仔细打量了一阵子,说:“是啊,确实是没了,这是咋回事呢?”

“会不会看见我们了?”

“不可能吧,这地方够隐蔽了。”

停了一会儿,范佳爱说:“不行,我得回家看看,说不定那人去我家偷东西了呢。”

“你不是锁门了吗?”

“那有什么用?在他们手上,比敞开女人的裤腰带都简单,我进屋了,你也回家睡吧。”

蔡富贵说:“你回家看看,如果被盗了,就吭一声。”

范佳爱答应着,弯腰钻出了草洞,蹑手蹑脚走到了门前,停了几秒钟后,才推门进了院子。

蔡富贵又坚守了一会儿,也不见有任何动静,实在困得不行了,就钻了出去,回家去了。

折腾到了半夜,虽然一无所获,但范佳爱墙头上的那个黑影给了他无限的想象空间——

那会是谁呢?

会不会就是那个贴纸条的人?

可他为什么要跨进院子里去呢?

既然来了,为什么最终连纸条都没贴,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但令人惊掉下巴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第二天早上,范佳爱家的院门上再次被贴了“小字报”。

那纸张,那笔迹都跟前几次的一模一样,唯独不同是在纸条的左下端,多出了两个字——富贵。

范佳爱本来就没文化,又是个头脑简单的女人,立马就断定这事就是他蔡富贵干的,要是别人,干嘛要写上富贵两个字呢?一定是习惯了,到了末尾顺手就写上去了。

她顿时火冒三丈,麻痹滴,蔡富贵这个狗娘养的,他这不明摆着是在贼喊捉贼吗?

再联想到昨夜里捉贼的整个过程,她就越发感觉到这事情复杂性了,看来往门上贴纸条只是个引子,是个圈套,他的主要目的就是一步步诱使自己跟他一起钻草堆,然后跟他干那种脏事儿。

可他为什么没有下手,还装得跟个君子之人似的?

估摸着那也是他的一个计谋,想着先博得女人的欢心,然后再一步步深入,顺水顺风得到想要的东西。

范佳爱实在忍无可忍了,她想立马就窜到蔡富贵家去,揪住他的耳朵问个清楚。

可刚刚走了几步,她就停了下来,转念一想,不行,那也太鲁莽,太草率了,切不说自己没有抓住人家的手腕,仅凭两个字能说明什么?

就算是抓了他的现行,这种事情还是心平气和的处理好,真要是惊天动地的张扬出去,不但对自己没有一点点好处,反而是往自己脸上摸黑,等于是直接往自己头上浇屎。

人家会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蔡富贵一定是抓住你的把柄,要不然是不会无缘无故往你家门上贴那玩意儿的。

一来二去,自己就被动了,就成了一只过街的老鼠,而蔡富贵反倒成了“捉奸英雄”。

掂量来掂量去,最终,范佳爱选择了明智的做法,挎上一篮子鸡蛋,大摇大摆走进了蔡富贵家。

柳叶梅见范佳爱走进了自家院子,手中还挎着一篮子鸡蛋,就有点儿云里雾里了,虽然两家住邻居,但平日里很少往来,这怎么突然间就开始“礼尚往来”了呢?

等范佳爱一步步走近了,柳叶梅就迎了上去,嘴角扯出一丝僵硬的微笑,说:“嫂子啊,这一大早的你就过来,有事吗?”

范佳爱嘴上抹了蜜一样甜,说:“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前些年,咱们两家子各忙各的,很少往来,以后可得好好相处,也算是有一个依靠,你说是不是呀妹子?”

“这倒是。”

范佳爱把盛满鸡蛋的篮子递过来,柳叶梅没接,说:“嫂子,我们家有鸡蛋呢,你拿回去,自己吃。”

范佳爱硬是塞进了柳叶梅手中,说:“这可不是一般的鸡蛋,是土鸡蛋,你家小宝正长身体,需要补充营养,就给他留着了。”

柳叶梅越发纳闷,这个老娘们,唱的这是哪一曲?葫芦里究竟埋的是啥药呢?就问她:“嫂子,你是不是有啥事?直说就是了。”

“妹子呀,你是个精明人,心眼又好使,嫂子想求你帮个忙。”

“嫂子你说吧,有啥需要我帮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