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撩人叫声/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范佳爱叹一口气,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一阵子我好像是被小人惦记上了,不断着在背后祸害我,想着求你帮着我破解一下。”

“无缘无故的,谁会那么缺德呀?”

范佳爱伸手从兜里摸出了那张纸条,递给了柳叶梅。

柳叶梅展开来,从头至尾看了一遍,又皱着眉想了想,朝着西屋喊:“富贵……蔡富贵……你给我出来!”

蔡富贵早就听出是范佳爱来了,可没听明白两个女人在说什么,这时候听见老婆再喊他,就利索地跳下炕,走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范佳爱,叫了声嫂子,唯恐她把昨夜的事情说出来,就鬼兮兮地眨了眨眼。

范佳爱冷着脸,朝着他直翻白眼。

这让蔡富贵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了,接过了柳叶梅递过来的纸条,打眼一看,眼睛就直了,傻傻地问了一声:“这是咋回事?”

范佳爱说:“富贵,你字是你写吧?”

蔡富贵摇摇头,说:“嫂子,你可不能冤枉好人,这字真的不是我写的。”

范佳爱说:“那这富贵两个字你可认识吧?”

蔡富贵苦着脸,说:“嫂子,你不觉得这想法荒唐吗?”

范佳爱反问他:“怎么就荒唐了?”

蔡富贵说:“真要是我干的,能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吗?”

范佳爱说:“没准写顺手了,就写上去了。”

蔡富贵说:“嫂子,我有那么傻吗?”

范佳爱说:“是啊,就是因为你聪明,所以我才怀疑你了。”

蔡富贵本想说我是那个坏人的话,能主动帮着你“捉贼”吗?可当着老婆的面,又不好把话说破了,急得抓耳挠腮,直跺脚,“嫂子,可不能随随便便往我头上扣屎盆子,你觉得我蔡富贵是那种人吗?”

范佳爱说:“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又没写在脸上,这个不好说。”

蔡富贵还想说什么,被柳叶梅打断了,她说:“佳爱嫂子,这种事情,可不能随随便便就往人家头上按,上头是写着富贵两个字,可那也说明不了问题了,你说是不是?”

见柳叶梅还算友好,范佳爱勉强笑了笑,说:“我这不是也没敢对外声张嘛,都是邻里邻居的,先过来对证一下。”

柳叶梅说:“嫂子,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得罪啥人了?”

范佳爱摇了摇头,说没有,真的没有。

柳叶梅沉下脸来,叽咕道:“这就怪了,人家怎么就没把纸条贴到我们家门上呢?我觉得肯定你是沾染了是非。”

话虽然说的有点儿刺耳,但范佳爱没有介意,她说:“我琢磨了半天,也没猜出到底会是这么缺德。”

“嫂子,那你怎么就想到是我们家富贵了呢?不会就因为下边写着那两个字吧?”

“这个嘛……”范佳爱差一点就把蔡富贵主动献殷勤,表演的哪一曲贼喊捉贼的把式说出来。

蔡富贵站在一边,急得直冒虚汗,他觉得这样很容易会把事情搞得更加复杂化,就朝着范佳爱暗暗使了眼色,说:“嫂子,上对天,下对地,当着我老婆的面,我发个毒誓,这事要是我蔡富贵干的,就让我出门被车撞死!”

柳叶梅帮腔说:“嫂子,富贵不是那种人,你还是想想别的法子吧。”

“还会有啥好法子?这样的屁事,又不好去报案,就算报了案,人家也不一定能管。”

柳叶梅说:“要不这样吧,你去求求黄仙姑,让她帮着掐捏一下,兴许就能拆算出来。”

“这种情况,怕是也没法掐捏。”范佳爱说完,低头叹了口气。

蔡富贵说:“这事儿明明就是人干的,求黄仙姑有个屁用啊?我看嫂子要是在意的话,那就报案吧。”

范佳爱说:“那样也不好,闹得沸沸扬扬的,没准就传到你光荣哥耳朵里面去了,他会怎么想?还能安心在外面干活吗?”

“这倒也是。”蔡富贵点头应着。

柳叶梅一想,真要是报案的话,蔡富贵肯定又会被怀疑上,查来查去的,可叫一个闹心,便装出一副善解人意的腔调来说:“是啊……是啊,这事是不能报案,传到外面去,佳爱嫂子的脸往哪儿搁?”

范佳爱的脸慢慢变成了白色,就跟一张白纸似的,很难看。

柳叶梅看到自己的话起了作用,接着说:“光荣哥这才出去没几天,你可不能把这事儿告诉他,天天在个脚手架上干活,万一分了神,出点意外,以后的日子还怎么个过法呀?”

“可不是嘛,他知道了,心里面肯定会胡乱琢磨。”

柳叶梅想着尽快把范佳爱打发回家,就说:“佳爱嫂子,这样吧,你要是相信我,我就替你去一趟黄仙姑家,私下里问一问,看能不能用邪法子把坏人找出来。”

想不到范佳爱当即就答应了下来,并且看上去还感恩不尽,连声说:“好……好……那敢情好,谢谢……谢谢了妹子。”

范佳爱说完,从蔡富贵手里要回了那张纸条,放回到口袋里,并且一再哀告柳叶梅,一定要替她保密,说要是传出去,就没法做人了。

柳叶梅把范佳爱送到了大门口,然后折身回来,把站在院子里发愣的蔡富贵扯进了屋里,问他:“你说,是不是你干的?”

“操!你也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你,那字实在也像是你写的。”

“像吗?我没看出来。”

“蔡富贵,我告诉你,别看事小,可很容易引出大问题来,万一她真的报案了,警察第一个调查的就是你,你信不信?”

“让他们查就是了,反正不是我干的,有啥好怕的?”

柳叶梅恨得直咬牙根,说:“你觉得前一阵闹腾的还不够是不是?万一把几个事搅在一起调查,你可就惨了。”

“还能怎么个惨法?”

“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不信你试试!”

蔡富贵倒是冷静,说:“你放心好了,范佳爱不是说了嘛,她不会把屎盆子往外端的。再说了,就算是她去了报案,就那么点小屁事儿,人家警察也懒得理她。”

“这倒也是,只要不是你就成。”柳叶梅看了一眼篮子里的鸡蛋,脸上随即有了喜色,话里也就多了一些幸灾乐祸的味道,她说:“我看没准她这是遭了报应,是自作自受,说不定是她勾引了谁家的男人,被发现了,就想着法子折腾她了。”

蔡富贵说:“也没听说她跟谁相好呀。”

柳叶梅鼻子往上一耸,说:“这还要说了,你瞅瞅她那个走相吧,屁股一扭一扭的,那个骚味儿像不像电视里的潘金莲?对了……对了,还有夜里头的那个叫声,简直浪上天了。”

蔡富贵说:“你可不能背后胡乱琢磨人,那不是人的叫声,是猫……是猫在叫春。”

“你咋知道是猫叫春?”

“是她……”蔡富贵差点把范佳爱告诉他的话说出来,忙改口说,“是我自己看到的。”

柳叶梅逼问他:“啥时候看到的?”

“昨天夜里,我出去巡逻回来,正好碰到了,一只大猫蹲在墙上,哇呀哇呀的叫得正欢呢。”

“真的?”

“骗你干嘛,之前我也以为是她呢。”

“可不是嘛。”柳叶梅脸上微微一红,说,“白白让你捡了大便宜。”

“我捡啥便宜了?”

“我还以为是范佳爱跟野男人耍那事儿耍恣了呢,听着听着心里面就痒痒,实在忍不住了就想要你,这不就……就让你那个啥了嘛。”

“臭娘们儿,敢情我就只配给你挠痒痒啊?”蔡富贵虎起了脸,佯装生气地说。

“可不是嘛,那动静可真叫一个撩人呢。”柳叶梅竟然抛了一个媚眼给蔡富贵。

蔡富贵说:“要你,你要学着叫叫试试?”

“那可不是想叫就能叫得出来的。”

“那怎么就能叫得出来?”

“需要男人配合?”

“咋个配合法?你教教我。”

“这还要教了,只要你好好卖力,多耍花样,把女人耍欢气了,耍到天上去了,那叫声自然而然就出来了。”

“要不……要不……咱这就试试。”蔡富贵眼都变直了,甜甜的口水涌满了嘴,伸手就把柳叶梅搂在了怀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