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绯闻四起/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富贵总算还有点儿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一定是失态了。

他没忘记坐在自己跟前不是个一般的女人,虽然很美,很惹火,但她毕竟是个警察,按自己的逻辑,警察都是长着火眼金睛的,何况她的眼还那么大,扑闪扑闪,还有什么能逃过她?

好在一只鸡走了过来,帮自己解了围。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只大公鸡撇开一只跟随的小母鸡,昂首挺胸晃晃悠悠走了过来,朝着小女警的裤管啄了一下。

小女警啊呀尖叫了一声,蔡富贵眼疾手快,抬起脚,一下子就大公鸡踢飞了,噗嗤一下,落到了小母鸡的身旁。

“对不起,吓着你了吧?”蔡富贵替大公鸡表示着歉意。

小女警说:“没事,它帮我把裤管上虫子啄掉了。”

“虫子呢?”

“大概是吃了吧。”小女警说着,把敞开的双腿并拢起来,说,“蔡大哥,你还没有告诉我呢,这个本子上没有怕人窥探的隐私吧?”

蔡富贵挠挠头,说:“一个破本子,谁能把隐私写在那上头啊。”

“那就好。”小女警直接把本子放进了她的皮包里,然后站起来,说“那就先这样吧,我回所里后,再好好学习你写法技巧。”

“哪有啥技巧呀?充其量就是记录了一个事件。”

“记录的方法不就是技巧吗?我以为能让人读下去,读着有味道,读后有所领悟,就是好故事。”

蔡富贵憨憨一笑,说:“我写得很一般,没那么好。”

“蔡大哥,你就别谦虚,再谦虚就有点那个啥了。”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问蔡富贵:“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

“是啊,连你姓什么都不知道呢。”

“我叫胡佳佳,你称呼我小胡好了。”

“知道了,小胡。”

“那好了,我走了,有时间的时候,欢迎你到我们所里玩。”

蔡富贵嘴上好呀好呀的答应着,心里面却在嘀咕:你们那种地方,还是少去好!

当他得知胡佳佳是骑自行车来桃花村的,就坚持要送她一程。

胡佳佳说不用,蔡富贵就说村里有很多狗,怕惊吓着她,还是把她送出村外好。

大概是胡佳佳真的怕狗,也没再推辞,就一起去了村委会,推了停在大门口的自行车,边走边聊,一起朝着村外走去。

蔡富贵有点儿轻飘飘,并不是他有非分之想,而是这个并肩走在一起的小女警给自己带来了无尚的荣光。

的确,这是一道非常惹眼的风景线,一个漂亮的大女孩,身着威风凛凛的警服,跟土生土长的已婚男人走在乡间小路上……

到了村口,胡佳佳停下来,说:“蔡大哥你回去吧,谢谢你!”

蔡富贵说:“这有什么好客气的?你走吧。”

小女警突然问他:“那你今年不打算出去打工了?”

蔡富贵说:“不一定,还没想好呢。”

小女警说:“出去打工也不容易,在家安安稳稳过日子也不错。”

蔡富贵说:“没钱怎么过日子?”

小女警说:“种地卖粮食,不也一样换钱吗?”

蔡富贵说:“妹子你有所不知,种地换了几个钱,投入成本太高,产出太低,赚不了几个钱。”

“哦,是这样啊。”小女警想了想,说,“那你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啊,譬如写写小说什么的,现在网络小说很火的,听说很多作者就以此为生计呢,收入很可观的。”

蔡富贵摇摇头,说:“不行……不行……我哪儿能写得了那些。”

小女警说:“那可不一定,你可以尝试一下嘛。”

蔡富贵说:“尝试不了,这边落后,连网都上不了呢。”

“那是不行。”小女警朝着远处的山岭望了望,说,“对了,你可以发展种植业呀,譬如种桃树啥的,把没法种庄稼的荒山野岭全都栽上桃树,一大片一大片的,等到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满眼都是红彤彤的桃花儿,那可太美了!”

蔡富贵笑了,说:“美是美,可那也没有收益啊。”

小女警说:“你可以在桃园里开一个农家乐呀,现在很流行的。”

蔡富贵说:“妹子,很多事情不是想得那么简单,我看你呀,满腹都是浪漫情结,倒像是个诗人。”

“做个诗人不好吗?”小女警长长的睫毛扑闪得人掉魂。

蔡富贵不敢跟她对视,垂下头说:“做个诗人是没啥不好,可总不能饿着肚子去吟风弄月吧?”

“这倒也是。”

……

正意犹未尽地说着,一辆老式桑塔纳轿车从村子里开了出来,到了小女警跟前,一脚刹车停了下来。

车窗慢悠悠打开,探出了一个肥嘟嘟的脑袋,操,竟然是陶元宝。

他没有打理蔡富贵,而是朝着胡佳佳咧嘴一笑,问:“哟,什么风把美女警花给刮到桃花村了?”

“是陶老板呀。”看来小女警胡佳佳跟陶元宝本来就熟悉,说,“我来向蔡大哥学习了。”

“向他学习?他有什么值得你学习的?”陶元宝口气明确有着不屑。

胡佳佳说:“你以为人家像你呀,穷得只剩下钱了,蔡大哥可是个文化人,能写会画,名副其实的大才子!”

这话让蔡富贵觉得很有面子,特别是在陶元宝这个牛逼拉撒、两眼只认人民币的“情敌”面前。

“是嘛,墙内开花墙外香啊!我还真知道来着,好,这样更好。”陶元宝说着,把脸转向了蔡富贵,问他,“我给你说的事儿怎么样了?”

蔡富贵摇摇头,说:“那份工作我干不合适。”

胡佳佳问他:“陶老板给你找工作了?”

蔡富贵点了点头。

胡佳佳就问陶元宝:“你想让蔡大哥干啥?”

陶元宝说:“你上车,路上跟你慢慢说。”

胡佳佳说:“不了,还有自行车呢。”

陶元宝就伸长脖子,吩咐蔡富贵:“富贵,你把胡警官的车子搬到后备箱里面去!”

胡佳佳说:“不用了……不用了……真的不用了,陶老板,我骑车就行,顺便也好看看一路的风景。”

“你这妹子,跟我还闹啥客气?这要是让高所长知道了,遇到你不载一程,非骂死我不可。”陶元宝说着,开门下了车,强硬地抢过胡佳佳的自行车,塞进了后备箱里面。

胡佳佳虽然看上去有些不情愿,可也不好再说啥了,对着蔡富贵摆了摆手,说:“蔡大哥,那我回去了。”

蔡富贵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陶元宝坐回了驾驶室,朝着蔡富贵喊道:“蔡富贵,反正你闲着也无聊,跟我们一块去镇上玩玩吧。”

蔡富贵一看他那种牛逼拉撒的脸就恶心,摇摇头,说:“我不闲,忙着呢。”

“地里又没事干,你忙啥?”

“胡警官给了我很多启发,我也想着该干点正事了。”

“是吗?那你想干啥?”

“还没想好呢。”

“那就不用想了,直接去我那儿干吧!”陶元宝说着,摇上了车窗,一脚油门朝前驶去。

这一天,有关于小女警来桃花村找蔡富贵的事儿传得沸沸扬扬,众说纷纭,不尽相同,归纳起来,基本是两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说蔡富贵交了桃花运,不知道啥时候,跟那个漂亮的女警察好上了,人家找上门来要说法了。

另一个版本是蔡富贵罪责难逃,他不仅仅在村里偷看女厕所,还在外面犯下了不小的罪过,上头特地派个女警察来说服教育,让他去公安局投案自首。

还有更加令人啼笑皆非的呢,说多亏了陶元宝跟那个女警察熟,先是求情,接着就硬生生把人给接走了,要不然就直接把蔡富贵给逮了。

有些“好心人”早就把话传到了柳叶梅耳朵里。她听后,直犯疑惑,虽然觉得那些传闻不怎么靠谱,可又搞不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可真是有点儿奇怪了,那个女警察跟自家非亲非故,她为什么就大大方方走进了家门,并且还跟蔡富贵在院子里谈了那么久呢?

面对别人的探询和质问,她都不予回答,一笑置之。

下午锄完地回了家,见蔡富贵正在屋里写东西,虽然挠心挠肺的想知道结果,但蔡富贵没主动“坦白”,她也就没急着刨根问底。

直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柳叶梅实在忍不住了,就开了腔,问蔡富贵:“那个女警察来咱们家干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