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你把我弄疼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山妮说:“肯定就是那天在路上拦住的那个盗羊贼干的!”

“为什么会想到是他干的?”蔡富贵问。

曹山妮说:“那一天他已经得手了,又被截住,还差点丧了性命,肯定恼羞成怒,所以就跟着报仇来了。”

“不会吧。”蔡富贵听了这话,心里面很不是个滋味儿,曹山妮啊曹山妮,你这不明摆着是在埋怨我吗?

按照曹山妮的思维分析,自己当时就不该把那个盗羊贼拦下来,放他一马,那样的话,丢失的也就仅仅是一只羊了,她娘以及后来的三只羊,也就相安无事了。

曹山妮大概看破了蔡富贵的心思,忙解释说:“富贵哥,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跟你分析分析,你可不要多心啊。”

蔡富贵说:“我没多心,只是在想你家的事情该咋办。”

“是啊,是该想想办法,万一那个贼再来呢?”柳叶梅是个心地善良的人,看上去也急得够呛。

“是啊,那十几只羊保不住不说,我们娘俩也……”曹山妮脸上又多了一份惶然。

蔡富贵低头想了想,然后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样吧,先熬过今夜再说,你也别在这儿耗着了,赶紧回家照顾你娘。”

“可……可……”

蔡富贵知道她是担心那些羊,就把柳叶梅拽到了一边,小声跟她商量说:“既然曹山妮信任咱们,来求援了,总不能看着不管吧,你说是不是呀?老婆。”

柳叶梅说:“可咱怎么个管法呢?”

蔡富贵说:“这样吧,我去给你们家看羊。”

柳叶梅问:“你一个男人家,她是个小姑娘,这事要是传出去,你……你还说得清楚吗?”

蔡富贵说:“别人怎么说,那是他们的事,你是我老婆,只要你信任我就成,好不好?”

柳叶梅说:“那也不会是,黑灯瞎火的凑在一起,能有什么好事?”

蔡富贵说:“我又不进屋。”

柳叶梅瞪大了眼睛,问他:“你说在羊圈里?”

蔡富贵点点头,说:“是啊。”

柳叶梅说:“那多受罪呀?”

蔡富贵往前探着身子,贴在老婆耳根处,说:“这不正好是组织上考验我的时候嘛,关键时刻就得冲锋陷阵,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可谁能知道?”

“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没准明天村长就知道了。”

柳叶梅稍加思索,说:“那你去吧。”

蔡富贵顺手抓起了一件厚外套,走出来,对着曹山妮说:“走……走,赶紧了。”

“你去哪儿?”

“去你家呀。”

“去我家干嘛?”

“帮你们看羊,你安心在屋陪你娘,这样就没事了。”

曹山妮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不行……不行……怎么好让你去看羊呢?”

柳叶梅从里屋走了出来,递一个手电给蔡富贵,对着曹山妮说:“你就别逞强了,让富贵去帮着照看一下吧。”

曹山妮又眼泪汪汪起来,说:“怎么好麻烦富贵大哥呢?又不是我们家什么人……”

柳叶梅说:“你就把他当成是自家亲哥哥看好了!”

曹山妮自然能听得出来,柳叶梅这话是一语双关,既让自己心安理得答应蔡富贵去帮着照看羊,还提醒她不要有非分之想。

曹山妮这才答应下来,并向柳叶梅深鞠了一躬,说了声谢谢嫂子,就快步出了门。

来到曹山妮家后,蔡富贵直接弯腰钻进了羊圈。

虽然里面收拾得还算干净,可还是有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蔡富贵偷偷捂紧了鼻子,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慢慢适应过来。

曹山妮看到了,就说:“富贵大哥,实在对不住您了,这里面的气味是不是太冲了?”

蔡富贵说:“没事,哪有那么娇气啊。”

曹山妮说:“这些年,你可一直都呆在城市里头,差不多都已经不适应村里的生活了,我看着村里出去那么多人,就数你变化最大了,打眼一看,还真以为你是个城里人呢。”

听曹山妮这么一说,蔡富贵心里甜滋滋的,嘴上却说:“什么呀,这不就是回家后,好吃好喝给养水灵了嘛,在外面干的都是粗话,比农活都累,没法跟人家城里人比。”

“可是……可是总觉得让你呆在羊圈里不是那么回事。”

蔡富贵豪爽地说:“得了,跟哥就别客气了,赶紧进屋去吧,好生照顾你娘,外面的事你就不要管了。”

“那你呢?”

“我就盯在这儿呀。”

曹山妮叹口气,不再说话,默默回到了院子里,搬来了一块木板,放在了相对干净的角落里。

又进屋去拿来了一床被子,铺在上面,说:“富贵哥,那我进屋了,先陪娘说说话,帮她解解心锁来,好不好?”

“嗯,你去吧,好好开导开导婶子,别让她心里反纠结。”

“没事的,我看这会儿比之前好多了。”

“那就好,外面有我在,安心睡你们的就是了。”

蔡富贵把话说得很硬,但心底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儿发虚,他担心那个变*态盗羊贼再摸进来,神不知鬼不觉把自己的身子给“耍”了。

曹山妮进屋呆了没多大一会儿,又开门来到了羊圈里。

蔡富贵问她:“你不好好陪你娘,又出来干嘛?”

曹山妮坐到了蔡富贵身边,说:“俺娘这会儿安稳多了,听说你过来帮着照看羊,还一个劲地絮叨呢。”

“婶子她絮叨啥?”

曹山妮禁不住哧哧笑了起来,忙用手捂住了嘴。

“咋了?你笑啥笑?”

曹山妮这才止住笑,说:“她嘱咐我,要我防范着你。”

“防范着我?婶子一定觉得我过来帮忙看羊是冲着你来的吧?”

“不是,她说听外面人说你是个坏人,是个大坏蛋,不但惦记着老娘们儿,还偷偷去看那些小闺女撒尿呢。”

“婶子怎么这样呢?”蔡富贵有点儿急了。

曹山妮忙说:“富贵哥你千万不要跟俺娘一般见识,她本来就笨,昨夜里又遭了那么一曲,不糊涂才怪呢。”

“不是啊,婶子其实不糊涂。”蔡富贵冷静了下来。

“怎么就不糊涂了?她也就是嘴上说说,其实心里没啥。”

“婶子这样说一点都不奇怪,这些话,都是她从那些长舌妇嘴里听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一阵子,村里人不都在说我这样那样的嘛。”

“他们乐意说让他们说去,反正我不信。”

“山妮妹子,你真的不信?”

“当然了,要不然我能去找你吗?”

蔡富贵转过脸,盯着夜色中一张朦胧的俏脸蛋儿,问她:“你说的是真心话?”

曹山妮迎着他的目光,说:“是啊,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个好人呀,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来呢?”

“真的?”

“骗你我是小狗!”

蔡富贵有些感动,一把攥住了曹山妮的手,说:“山妮妹子,谢谢你的信任,谢谢你!”

“富贵哥,别……别……别这样,你把我弄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