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真是个下流的贼/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蔡富贵仍攥着自己的手不放,虽然不像有邪念的样子,但这种表达方式容易惹火,曹山妮就说:“富贵哥,嫂子不是说了嘛,你可是我亲哥,我是你亲妹妹!”

“是啊,她是那么说过。”

“可亲哥哪有这样攥着亲妹妹的?”

蔡富贵这才撒了手,说:“你别误会,我这不是被你感动的嘛。”

“这有啥好感动的?本来就是有人背后往你身上泼脏水嘛。”曹山妮说着,下意识地往后抽了抽身子,说,“反正现在也不想睡,你跟我说说,偷看女厕所那事吧。”

“你不是不相信吗?”

“我只是想知道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蔡富贵就把那个过程简单说了一遍,曹山妮听了,说:“富贵哥,你怎么就那么糊涂呢?”

“可不是嘛,一心想着弄明白真相了,就一根筋地趴下了。”

“既然你有了实际行动,还被人家录了相,就算是有一百张嘴,也就说不清了。”

“是啊,反正也说不清,干脆就不说了,身正不怕影子斜,由着他们去添油加醋地说吧!”

“嗯,说什么你都别在意,该干嘛干嘛。”

蔡富贵点点头,说:“你回屋睡吧,时间长了,你娘会怀疑的。”

“好吧,那你也躺一会儿吧。”曹山妮说着,刚想站起来,突然看到一个黑影站在羊圈外面,手中还攥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谁?谁在哪儿?”曹山妮喊了一声。

那人仍站在那儿,却没有说话。

曹山妮一头扎进了蔡富贵的怀里,惊恐地朝外打量着,这才隐约看到那根本就不是贼,而是自己的亲娘站在那里。

这才松了一口气,埋怨道:“娘,你干嘛呀这是?吓死个人了!”

娘说:“山妮啊,你回屋睡去吧,我过来陪着富贵侄子一起看羊。”

曹山妮知道娘是用歪了心思,就解释说:“娘,你放心好了,富贵哥是个好人,我了解他,我们一边看着羊,一边说说话,没事的。”

“我也没说有事呀。”娘怪里怪气说了一声。

曹山妮埋怨道:“那你还这么小心眼。”

娘说:“不是我小心眼,是我怕传出去招惹是非,你富贵哥倒是不怕,他有家有室的了,可你就不一样,以后还怎么找婆家?”

“咱咱们家,谁能知道呀?”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呀!再说了,这男人女人搅合在一起,不出事那才叫一个怪呢。”

“娘,你就是个老封建,那女在一起怎么了?只要心里干净,肯定就不会干傻事儿。再说了,蔡富贵过来帮我们看护羊群,你不但不感激人家,反而疑神疑鬼的,就不怕人家骂咱没良心!”

“道理我比你懂,可要是出了事,那就晚了,你让我这张老脸放哪儿?赶紧了,回屋睡觉去!”娘命令道。

“娘,你嘴怎么那么损呀?给人留点脸面中不中啊?”

“这可不是好闹着玩的,我给你们留了脸面,你们能给我留脸面吗?快点,进屋,进屋去!”娘说着,竟然扬了扬手中的菜刀。

蔡富贵一看老太太抄着菜刀的阵势,就说:“婶,你们都回屋睡吧,我自己待这儿就成,要是有了坏人,我就喊你们。”

“好……好,那也中。”娘说着,直接迈进了羊圈,一把扯住了曹山妮的胳膊,用力往外拽着。

“回屋吧……回屋吧……这样吵来吵去的,反倒会引来麻烦。”蔡富贵说着,干脆躺到了木板上。

曹山妮虽然有点不情愿,看也不得不随了娘走出了羊圈。

临出门时,又转过脸来,说:“富贵哥,实在对不住,难为你了。”

“没事,你客气啥?”

“这样吧,等熬过下半夜,你就回家睡吧。”

“没事……没事,我一直有熬夜的习惯呢。再说了,这些日子也没事干,白天可以补觉。”

“好了……好了,别哥啊妹的了,走吧!”娘已经把曹山妮拽出了羊圈,又回过头来问一声,“把菜刀留给你吧?”

蔡富贵说:“不需要那个,在城里的时候,我跟着南方的师傅练过不是吹牛,就算是来个三五个,照样把他们打趴了。”

“你真的那么厉害?”曹山妮娘质疑道。

“是啊,婶,所以你们就放心睡吧。”

看着曹山妮跟着她娘进了屋,蔡富贵暗笑一阵,他笑自己这牛皮吹大了,可那不是吹给他们娘俩听的,而是给自己壮胆的。

蔡富贵回味着跟曹山妮的话,觉得这个妹子还真是不错,可不错归不错,自己也只有做哥哥的资格。

这样想着,心里面真就有了一些相见恨晚的滋味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感觉睡了不大一会儿,他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他心里一阵灵性醒了过来,却躺着没动,仔细辩听着,好像是人的脚步声,在慢慢靠近自己。

看来真的是来盗羊贼了!

怎么办?

是喊?

还是等他进了羊圈后,再抓他个现行?

思绪正在火速运转着,突然听到有人夹着嗓子小声喊:“山妮,曹山妮,你睡了吗?”

奇怪,这个贼还真是不简单,他竟然知道这家闺女的名字曹山妮,难道真的是本村的“兔子”,来吃窝边草了?

不对呀,是不是自己在做梦呢?

正想在大腿上拧一把试一试,自己的手没伸下去,那贼的手却直接摸了上去,并且直接摸到了他的大腿根子。

我靠!

这个贼还真他妈是个下流胚子!

“谁啊?”蔡富贵大喊一声,坐了起来。

那贼啊了一声,转身就跑,屁滚尿流地逃到了院子里,越墙而去了。

看来这就是一个小毛贼,没啥了不起,瞧他跑得比兔子都快,能有什么大能耐?

这样一想,蔡富贵胆子就大了起来,再说了,自己的牛皮都吹出去了,怎么也不好做个软皮蛋吧?

他心头一热,顿时血流奔涌,身轻如燕,撒腿追去。

那还真是个笨贼,又该着他倒霉,就在他刚刚拐过墙角,打算转向右边的胡同时,只听见噗呲一声,就被脚下的一块石头给绊倒了,摔了个狗啃屎。

蔡富贵毫不畏惧,紧跟几步,跃身而上,轻巧地骑在了他的身上。

那贼倒也老实,丝毫没有反抗挣脱的意思,就那么死心塌地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喘了一会儿粗气,然后问:“你……你……你是谁啊?”

“我是你大爷!”

“草,我哪有你这么厉害的大爷,快说,你是谁?”

“妈了个逼的!你这个下贱蟊贼,凭什么问我是谁?告诉你,老子就是专门来抓你的!”

“谁是贼呀?我不是贼,你才是贼呢!”

“你还敢狡辩,看老子不揍死你!”蔡富贵骂着,裂开架势,高高扬起了巴掌,想着先给他几个耳刮子,杀杀他的威风再说。

可不等打下去,那贼便反嘴骂了起来:“我操……我操你二大爷的,怎么会是你呀?蔡富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