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抓到一个癞皮狗/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听贼喊出了自己的名字,蔡富贵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搬过那人的头,低头仔细一瞅,“我日,怎么会是你呀?癞皮狗!”

癞皮狗是村支书吴有贵的儿子,真名叫吴法天,这小子名字起得一点都不错,仗着爹有权有钱,整天吊儿郎当,无法无天,黏上谁就得扒层皮。

“放开我,蔡富贵你他妈放开我!”癞皮狗气急败坏地挣脱着。

麻痹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别说你老子才是个村支书了,本爷就是不放过你!

见蔡富贵死死压着他,癞皮狗就骂:“蔡富贵,你眼瞎啊!我是吴法天,放开我,快点!”

蔡富贵阴笑一声,说:“操,我知道你是吴法天,我还知道你是支书的儿子,可就算你是镇长的儿子,县长的儿子,老子今天也不会放过你!”

“蔡富贵,你想他妈想怎么着吧?”

“这还要问了,你犯下了那么严重的罪过,老子要把你交到派出所里去,让你去吃点牢饭。”

“放屁!”

“你嘴巴放干净点儿!”

“蔡富贵,草你二大爷!你想作死是不是?”

“我告诉你癞皮狗,今天该着你倒霉,既然落到我手里了,想轻而易举的走人,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你这狗杂种,还想不想在桃花村混了?”

“老子不但想混,还想混出点名堂来,你能怎么着?”

“你狗日的,你要是该跟我过不去,我就让你不得好死!”

“你丫的别拿你爹吓唬我,老子今天还就是要在太岁头上动土了,你犯下了这么大的罪过,别说你爹了,就是县长都救不了你,你信不信?”

“你狗日的胡说八道什么呀?我……我犯啥罪了?”

“这个还要问我吗?你他妈比谁都清楚,得了,这会儿我不想跟你多费口舌,有话留着到派出所里说去。”

“我靠!”癞皮狗吴法天终于软了下来,哀告道,“富贵,富贵大哥,你别随便往我身上按罪名好不好?我真的没干坏事。”

“都让我逮住了,你还想耍赖?”

“我没耍赖,谁耍赖谁是孙子!”

“你小子,事到临头了,还他妈嘴硬!”蔡富贵咬牙切齿压着他,说,“你小子也太疯狂了吧?偷了人家的羊不说,还狗日的变着法子耍弄老女人,人家比你妈岁数都大,你知道不知道?”

“蔡富贵,你放狗屁!我啥时候偷羊了?啥时候耍弄老女人了?你……你这是诬陷,是栽赃!”

“你小子,还嘴硬是不是?”

“谁他妈嘴硬了?我告诉你,老子大姑娘都不稀罕,能去耍个老女人?纯粹是胡说八道!”

蔡富贵朝着吴法天的屁股猛地拍了一把,啪一声,寂静的黑夜里不亚于打了一个响雷。

“蔡富贵,靠你姥姥!你竟然敢打老子?看怎么收拾你!”吴法天拼命扭动着身子,反抗起来。

但他的反抗是徒劳的,不管怎么样挣扎,蔡富贵都像一盘石磨似的,死死地压在他身上。

等到他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才不得不软了下来,服输了:“蔡富贵,你放开我,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你跟我说不着数!再说了,我也不想听,怕脏了我的耳朵。”

“不是……不是,富贵,富贵了老兄,看来你真的是误会了,你说的那些事儿,绝对不是我干的,我要是说谎,天打五雷轰!”

蔡富贵冷笑一声,说:“都到了这个份了,你就别抱侥幸心理了,都差一点儿把人家曹山妮她娘给折腾死了,还想逍遥法外?告诉你,没那么容易,起来,这就跟我去村委会。”

“去村委会干什么?”

“等着派出所来带人!”蔡富贵说着,腾出了一只手,直接解了吴法天的裤腰带,抽出来,反捆住了他的双手。

“蔡富贵,你还动真格的了?”吴法天气急败坏地瞪着蔡富贵,威胁道,“你现在放开我还来得及,要不然,没你的好果子啃!”

“好,等着瞧吧,看看谁没有好果子啃。”蔡富贵揣着吴法天的裤腰带,把他提起来,往前推搡着,朝村委会的方向走去。

走了没几步,突然听到后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有个女人大声喊着:“等一等……等一等……富贵哥你等一等啊!”

是曹山妮?

蔡富贵止住了脚步,回过头来。

曹山妮走近了,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质问吴法天:“你……你……你跟我说老实话,昨天夜……夜里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昨天夜里,我……我干啥了?”

“是不是你偷了……偷了俺家的羊,还……还有对俺娘那事儿,是不是……是不是你干的?”

“没有啊,真的没有!”吴法天用力摇着头,说:“昨天一大早我就去了县城,夜里根本就没回来,怎么会怀疑到我头上了呢?”

“你去县城干嘛了?”

“打了一天一夜的麻将,我又不会分身术,怎么就能跑回来偷你们家的羊呢?”

曹山妮接着问:“那你说,今天夜里来我们家干嘛了?”

“没……没干嘛呀。”

“没干嘛?都翻墙进院子了,还没干嘛?”

蔡富贵插话说:“这个熊玩意,不但私闯民宅,还他妈起了淫心,把我当成你了,上来就摸。”

“你……你……吴法天,你真不要脸!”曹山妮啐了他一口。

“算了,咱们不跟他费唇舌了,直接报警吧!”蔡富贵说。

“啥事都没干,你报啥警呀?”

“你这个下流胚子,钻进羊圈后,二话不说,直接就动手动脚耍流氓,你说,是不是那我当曹山妮了?”

吴法天直言不讳地说:“是啊,这点我承认,我真的以为是曹山妮躺在那儿呢,所以就那样了。”

“你……你……癞皮狗,你真不要脸!”曹山妮气得直跺脚。

“我怎么就不要脸了。”

“你要脸能干那个吗?”

“我……我那不是想……想……”

“你想干嘛?”

“我想跟你谈恋爱啊。”

“谁答应跟你谈恋爱了?你……你还有完没完呀?我都已经跟你说过多少回了,让你死了那条心,可你为啥还要缠着我呀?”曹山妮很生气,声音都在打颤。

“曹山妮,我喜欢呀,真心喜欢你,都没法控制自己了,所以才跳墙摸进你家,想着能把生米做成熟饭就好了,谁承想,竟然是蔡富贵躺在那儿。”

“你喜欢我算个屁啊!我早就把丑话说在前头了,我讨厌你,腌臜你,要你离我远点,可你就是不听,还死皮赖脸缠磨我,还……还做出了这样的丑事来,你……”曹山妮说不下去了。

这时候,蔡富贵已经从他们的对话里听出了来龙去脉,无非是一个有情,一个无意,而有情的是黄世仁,无意的是白毛女。

可有一点他搞不懂了,那就是吴法天既然窥探到羊圈里有人,咋就没看个仔细,会把男人,当成美女了呢?

于是,蔡富贵稍稍松了松手,问吴法天:“癞皮狗,你跟我说实话,你是怎么知道羊圈里有人的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