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智降无赖/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富贵哥,你看看癞皮狗,他不会死了吧?怎么一动不动?”女人天生胆小,连声音都一颤一颤的。

“没事,死不了!老话说得好,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他要是死了,咱们村里的生态就不平衡了。”

蔡富贵说着,走了过去,弯腰扶起了癞皮狗,边解开了绑在他手上的腰带,边说:“吴法天,你今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酒?”

吴法天说:“喝了不老少,可没醉,清醒着呢。”

“你没醉是吧?”蔡富贵解腰带的手停了下来,说,“我还以为你是醉得不省人事了,所以才稀里糊涂翻墙入圈,这倒是有可原谅,可你要说没醉的话,那就只能报案了。”

“醉了跟不醉有啥区别?”

“如果是在清醒状态下,干出那样的丑事来,那就是罪该万死,绝对不可饶恕。真要是醉得断片了,倒是有可原谅。”

“哦,是这样啊。”吴法天立马改口说,“是醉了……是醉了……我喝了三大杯高度白酒,彻底醉得不行了,连怎么从镇上回来的都忘记了。”

“这倒也是,要是没醉的话,我只是用脚轻轻一碰你,咋就摔出那么远呢?”蔡富贵也觉得有点儿后怕,在为自己一脚飞踹找借口,唯恐他记恨。

“是啊……是啊……真的是醉了,醉得没型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醒了吧?”

“嗯,刚才我自己摔了一跤,顺便趴在那儿睡了一觉,还真就醒酒了。”

蔡富贵这才知道,这个癞皮狗还不是一条笨狗,聪明着呢,就说:“醒了就好,这样吧,我给你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

“啥机会?”

“走,你跟我走!”

“去哪儿?”

“回去,再回曹山妮家一趟。”

“干嘛呀?”

“不是说让你将功补过嘛,你去她家羊圈里值班,我已经值过上半夜了,下半夜你值,这样可以吧?”

曹山妮听到了,急吼吼走过来,说:“不行……不行……不能让吴法天去我家!”

蔡富贵咳嗽了一声,说:“我说曹山妮,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好心意啊,你要是不让他去值班,那就说明还是不能饶恕人家。”

这正中癞皮狗吴法天的下怀,他觉得这是蔡富贵无形中给了自己一次接近曹山妮的机会,不但刚才的忿恨没了,反倒滋生出了一丝丝感激。

蔡富贵又开了一阵子,曹山妮才勉强答应了下来。

关系一下子缓和下来,三个人一起进了曹山妮的家门。

见吴法天神情坦然,无怨无悔地钻进了羊圈里面,一屁股坐到了木板搭建的临时睡铺上,蔡富贵心里便释然了,就断定昨天夜里糟践曹山妮她娘的不是这个癞皮狗了。

蔡富贵让曹山妮回屋睡觉了,自己则跟个没事人一样,紧挨着吴法天坐了下来。

吴法天有些失落,就小声埋怨蔡富贵:“你不该让她进屋。”

“为什么?”

“她不在场,万一丢了羊,我还说得清吗?”

“你一个大活人,能让羊丢了?”

“你是不知道,那些贼可厉害着呢,神不知鬼不觉就能把羊弄走。”

“你知道?”

“不是,我也只是听说罢了。”

“操,我看你是故意帮着贼吓唬人。”

“富贵哥,你可别这么说,我还没坏到那个程度。”

蔡富贵说:“你心虚了是吧?我也没说你怎么着呀,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助涨那些蟊贼的嚣张气焰,其实他们没啥了不起,三下两下就把他们打趴了,你服不服?”

癞皮狗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屁股,侧脸问蔡富贵:“富贵老兄,你是不是在外面练过?”

“你听谁说的?”

“这还要听说了,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刚才你那一脚,我就感觉到了,那里面有功夫,一定拜师练过的。”

“你这么说,你也是行家了?”

“谈不上行家,只是练过一招半式的,比你差远了。”

癞皮狗这么一说,蔡富贵就有点儿晕乎了,跟着装起逼来,他扫了一眼吴法天,故作玄虚地说:“当着真人不说假话,其实吧,我也没怎么正经拜师,只是一次去庙里玩,遇过一个高人,他见我有诚意,就偷偷教了我几招。”

“真的?”夜色之下,吴法天眼里有了丝丝光亮。

“怕你干嘛?”

“富贵老兄,你能文能武,可真了不起。”

“切,都是皮毛,没啥了不起的。”

癞皮狗往前凑了凑,贴近了,涎着脸说:“那你能不能教教我?”

“蔡富贵摇摇头,说:“不行……不行……高人告诉过我,说习武之人不能心存邪念,身上要有正气,要行侠仗义,像你这种心里龌龊、六根不净、偷鸡摸狗的人,万万教不得!”

癞皮狗觉得这话很刺耳,立马就变脸了,说:“你可不能门缝里看人,我怎么就偷鸡摸狗了?实话跟你说吧,我是真心实意想跟曹山妮好,想跟她结婚生子,你不信问问她娘……”

“她娘怎么了?”

“她娘没意见呀。”

“你说曹山妮她娘愿意你跟她闺女谈恋爱?”

“是啊。”

“你怎么知道?”

“我们……我们家托媒提过亲呀。”

“是吗?可为什么曹山妮不同意呢?”

“谁知道呢,鬼迷心窍了呗。”

“她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应该没有吧,反正之前没听说过。”

蔡富贵在癞皮狗身上猛拍了一把,说:“看来我把你留下来是对的,等于给你提供了一个感化曹山妮的机会,你说是不是?”

“谁知道呢,看上去她还是不想理我。”

“以后好好表现呀,多做好事,没准就把她的芳心给掠来了。”

“但愿吧。”吴法天叹一口气,躺了下来,嘴里嘟嘟囔囔着:“我说富贵老兄啊,曹山妮好像就喜欢你这号的,拿你跟我一比,所以就不理我了。”

“操,这是啥狗屁逻辑?我都是有家有室的人了,她喜欢我干嘛?跟你说实话吧,今天晚上过来帮她家看护羊群,是我老婆的意思,她那人心软,见不得人遭难,所以就赶着我来了。”

“唉,反正感觉我是没戏,可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不信等着瞧,我……”癞皮狗嘟嘟囔囔了一阵子,就睡了过去。

折腾了大半夜,蔡富贵也觉得累了,贴在一边,眯起了眼睛。

天刚蒙蒙亮,蔡富贵就站了起来,见癞皮狗还在睡,也没喊他,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他觉得头昏脑涨,又累又乏,想着赶紧回家好好补一觉。

当他埋头走过范佳爱的门口时,吱喽一声响,厚实的门板突然开了。

蔡富贵被吓了一跳,慌忙倒退一步,抬起头,见范佳爱已经走出来,站在了自己跟前。

“嫂子,你咋起得这么早呀?”

“是啊,要是不早起,能看到罪证吗?”

“罪证?啥罪证?”

范佳爱没有直接回答他,冷脸盯着他,问:“蔡富贵,这一大早的,你干啥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