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男人间的秘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嫂子,咋了这是?一大早的,就拦路盘问。”蔡富贵玩笑一句,看了看她家院门,问,“是不是又被坏人贴纸条了?”

“这你还要问我了?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

“嫂子,那纸条真的不是的贴的?”

“蔡富贵,你用不着嘴硬,不是你是谁?要不是我起得早,怕是这时候又贴上起了,你说是不是?”

蔡富贵知道范佳爱是钻牛角尖了,可自己又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不是自己干的,只得苦着脸说:“嫂子,亲嫂子,我已经赌过咒了,要是我干的,就让我不得好死,你咋就不相信呢?”

“真的不是你?”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蔡富贵斩钉截铁的说。

范佳爱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问:“这一大早的,去哪儿了?”

蔡富贵敷衍说:“醒得早,出去溜达溜达。”

“切,还在撒谎,看来你嘴上压根儿就没实话。”

“嫂子,你……”

“我问你,你是不是去曹山妮家了?”

“你怎么知道?”

“我一不聋,二不瞎,能不知道吗?你说你蔡富贵,有老婆有孩子的,跟个女孩子勾勾搭搭的满街蹿,还跑到人家里去,也太嫌臊得慌?”

蔡富贵听得出范佳爱的话有一股怪味儿,可见怪不怪,因为她不知道实情,所以就产生了误会,便笑着说:“嫂子你误会了,她家遇了难处,我们两家祖上是表亲,她又找到了门上,你说怎么好不管呢?”

“咋了,她家遇到啥难处了?”范佳爱拧了一下眉。

“这个嘛……”蔡富贵不想把实情告诉她。

“不好说是不是?”范佳爱冷笑一声,说,“是不是一老一少两个女人的地茬都荒了,荒得撒不出尿了,求你过去帮忙打理了?”

“嫂子,看看,你都胡说些什么呀?”蔡富贵沉下脸来。

“咋了?被我说到点子上了吧?”

“这话可不能乱说,人家曹山妮还是个大姑娘呢。”

“那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嫂子,可真有你的,嘴就像刀子。”蔡富贵往前迈了一步,压低了声音,把曹山妮她娘被偷羊贼凌辱,还丢了三只羊的实情说了出来。

范佳爱听了,不但没有表示同情,反倒横眉竖眼地说:“这是报应!蔡富贵,嫂子警告你,小的不说了,那个老的可不是个好鸟儿,年轻的时候可骚着呢,你可得防备着点儿。”

蔡富贵不以为然,说:“嫂子,你可真逗,她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能打我的主意?”

“是,她是年纪大了些,可老牛吃嫩草也是常有的事儿。再说了,不是还有个嫩的嘛,说不定就是设了套子,等着你往里钻呢。”

“打住……打住……嫂子你就留点口德吧,人家曹山妮可是个好人,你不能随随便便往人家身上泼脏水。”

“好个屁!”

“嫂子,你也不想想,谁家能拿着假话来糟践自己呀?”

“我看你是被两个狐狸精给迷住了,唉,老话说得好呀,根不正,苗不正,结个葫芦歪歪腚,不信你等着瞧,有你哭鼻子的时候。”

“没事,嫂子你放心好了,我只是看老街坊的情分上,帮她们娘俩一个个忙,其他没啥。”

“爱有啥没啥,关我屁事?”说完,范佳爱甩着屁股回了家,哗啦一声把院门关了。

蔡富贵苦笑着摇摇头,心里想着这个女人真是多事儿,这不咸吃萝卜淡操心吗?

自家大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柳叶梅正站在院子里喂鸡,见了蔡富贵就问:“昨夜里没事吧?”

蔡富贵说没事。

柳叶梅拉长着脸,说:“你还真拿着当回事了,一直坚守岗位,到了这个时候。”

蔡富贵撒谎说:“本来是想回来的,可刚出门,就看到一个黑影在外面晃荡,吓得我又退了回去。”

“黑影?你的意思是那个歹人又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人,我回去后,一直也没动静,就睡了一会儿。”

“那你睡哪儿了?”

“睡羊圈里了。”

“羊圈咋睡?”

“用木板搭了个床,对付一下就行了。”

说话间,蔡富贵已经走到了屋门口,刚想抬脚往里迈,被柳叶梅一把拽住了,朝着西边翻了翻白眼,问:“范佳爱刚才在外面跟你叽咕啥?”

“没啥呀,随便聊了几句。”

“不对吧,听上去说得还不少呢。”

“真的没啥,嫂子那人就那样,喜欢刨根问底,大概是看见昨天晚上曹山妮来咱家了,就怀疑我跟她那个啥了。”

“臭娘们儿,啥人啥心!”柳叶梅说着,转身进了屋,刚刚迈进门槛,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说:“昨夜里你走后,陶卿品来找你了。”

“你说陶元宝吧,人家早就改名了。”

“改了个屁名,俗到家了!”

“人家自己的名字,想怎么改就怎么改,你管得着吗?对了,他找我干嘛了?”

“说是知道你不出去打工了,想帮你一把,我问他怎么个帮法,他也没告诉我。”

蔡富贵抬头盯着柳叶梅,问:“他进屋了?”

“没有,知道你没在家,他在院子里站了几分钟,就走了,对了,还给你带来了东西呢。”

“带啥东西了?”

“我也不知道是啥,神神秘秘的,懒得看,直接放里屋沙发上了。”柳叶梅说着,进屋做饭去了。

蔡富贵进了自己屋,一眼就看到了陶元宝送来的东西,竟然是个包装精美的手提袋。

操,男人之间送个鸟东西呀?

蔡富贵拿起来,打开一看,是一件崭新的体恤衫,里面还夹着两张百元大钞。

看来这体恤衫是陶元宝赔给自己的,因为那天他拉扯的时候,无意间把自己的衬衣给撕裂了,赔一件倒也未尝不可。

可这钱是个啥意思呢?

难不成是这狗日的暴发户想收买自己?

可老子不想跟你干,你给钱也白搭呀!再说了,二百块钱,就能买动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也太他妈的寒碜人了吧?

蔡富贵懒得多想,把钱跟衣服扔在那里,上床躺下睡了起来。正睡得香,柳叶梅进屋喊他,说饭做好了,让他赶紧起来吃。

“实在困得不行了,先睡一会儿再起来吃。”蔡富贵眼都没睁一下,继续睡他的了。

柳叶梅打眼看到了那件体恤衫,拿起来一抖,竟然还有二百块钱,就问蔡富贵是怎么回事。

蔡富贵嘟嘟囔囔地说是陶元宝赔自己的。

柳叶梅就觉得奇怪了,问是怎么回事,听蔡富贵说陶元宝扯破了他的衬衣,立马没脸没皮的骂开了:“妈了个逼的!他作死啊,是不是跟你打架了?你说……你说呀!”

“没……没打架。”

“没打架怎么就把衣服扯破了?”

“哎哟,你这个人,还让不让人睡了?”

“好……好,那你睡你的,我这就去找姓陶的那小子去!”柳叶梅气呼呼地说着,提起袋子,转身朝外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