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长舌妇/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给我回来!”蔡富贵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气势汹汹地瞪着柳叶梅,骂道,“你个熊女人,闹腾个屁啊!”

“那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蔡富贵就把那天陶元宝要请他去喝酒,他不想去,就拉扯起来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柳叶梅听后,说:“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也就别小心眼了,其实陶元宝也不是个坏人。”

蔡富贵说:“我也没说他是个坏人啊,倒是他一直嫉恨我,像是我抢了他老婆似的。”

柳叶梅说:“都是过去的事了,别再提了,无聊!”

正说着,真就听到陶元宝在外面大声喊:“富贵……富贵……蔡富贵你在家吗?”

蔡富贵答应着,快步走了出去。

陶元宝站在院门外,说:“我找你有事,你出来一下。”

“这个鸟人,有话不会进屋来说呀,还非要别人跑出去,有钱人真他妈任性。”蔡富贵嘴里不干不净嘟哝着,邋邋遢遢走出了院子。

“我车还发动着呢,你快一点。”陶元宝说着,转身朝着外面跑去。

我靠!

这是干啥呀?

蔡富贵出门一看,胡同外面的街上停着一辆陶元宝的黑色桑塔纳,他懒得往前走,就冲着那边喊:“陶元宝,你找我有事吗?”

陶元宝把脑袋从车窗里伸出来,命令道:“你回家换上那件新体恤衫,跟我走,快点!”

“我困了,睡觉呢,哪里也不去!”

“不行,有正经事呢!”

“啥事儿?”

“考察!”

“操,考**察呀?”

“蔡富贵,现在你都是个文化人了,可别满嘴喷粪冒脏话,听上去就跟个地痞流氓差不多。”

“滚,我嘴里时候冒脏话了?”

“得了,别别磨蹭,快一点!”

“陶元宝,那你告诉我,到底去哪儿?”

“上车……上床,时间紧,任务重,路上我再告诉你。”

不知道啥时候,柳叶梅站在了身后,听到这儿就急了,冲着蔡富贵说:“你这个熊人,怎么就这么轴呢?人家陶元宝是想拉你一把,你还端起架子来了?你是不是真拿自己当人物了?”

蔡富贵回过头来,小声说:“我跟他一起,能学到啥?”

柳叶梅阴着脸,说:“人家比你能挣钱,这一项就够了!”

“你也不看看他挣的都是啥钱?”

“人家偷了?还是抢了?无非是头脑活泛点,做事精明,你可得好好跟人家学着点儿。”

“学个狗日的,老子除了没钱,啥都不比他差,他……”蔡富贵嘴上叽咕着,朝着屋里面走去。

柳叶梅跟在后头,满脸都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我看你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比人家差远了,远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蔡富贵心里酸溜溜的不是个滋味儿,可他不想跟女人一般见识,回屋洗把脸,换了衣服,就走了出去。

刚出了院门,就看到西邻嫂子范佳爱站在轿车前,嬉皮笑脸地说着啥。

蔡富贵以为她是在跟陶元宝说门上被贴纸条的事情,干脆就站在墙角,听了下去。

范佳爱说:“这一大早的你就粗声大气地在大街上咋呼,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大能人啊!”

“嫂子,我能吗?”

“是啊。”

“你觉得我哪儿能?”

“哪儿哪儿都能?”

“那你感觉着**能不?”

“去你个狗日的!”范佳爱并不恼,嘿嘿笑了一会儿,说,:“我又没试过,谁知道那个臊玩意儿能不能了?”

“要不要现场试一试?”

“好,那来吧,你喜欢在上面?还是在下面。”

“在下面呀,怎么着?”

“是吧,那好,你躺地下,我这就让你尝尝千斤顶的滋味儿。”

“陶卿品,你这个坏地瓜,嫂子可荤不过你。”

“嫂子,我已经改名了,叫陶元宝,你以后可一定记好了,别再清贫、清贫的喊了。”陶元宝正经起来。

“好……好……陶元宝就陶元宝。”范佳爱也放规矩了,问他,“敢情你这是又干大事了?”

“佳爱嫂子,你怎么知道?”

“不是你自己刚才大呼小叫的喊的嘛,说是出去考察,屁大的事情还用得着考察了?”

“是啊……是啊,嫂子果然是个聪明人,我这不是想着把业务范围再扩大一下嘛,所以就想着出去看看人家是怎么干的。”

范佳爱说:“你做啥业务?”

“嫂子不知道?”

“是啊。”

“业务多着呢,等以后再慢慢告诉你。”

“你可真是个大能人!”

“嫂子高看了,其实也没啥。对了,你今天忙不忙?不忙的话,就上车吧,咱们一块出去玩玩。”

“不去,俺跟在后头,就跟个彪子是的。”

“嫂子才不彪呢,我就是喜欢听你说话。”

范佳爱咯咯笑了,说:“算了,你们去忙正事吧,俺跟着碍手碍脚的,不是个彪子,也是个二百五!”

“佳爱嫂子,你可是咱们桃花村的一枝花,就算是到了县城里,那也不在话下。”

“你小子,就是会讨好女人,有我这样的花吗?就算是有,那也是个喇叭花,只能开在乡下。”

陶元宝一定发挥了联想,猥琐地眨巴眨巴眼,说:“嫂子,你还年轻着呢,那地方就成喇叭花了?光荣哥那枪也太厉害了吧?”

范佳爱脸红了,小声骂道:“滚,你个瘪犊子,再胡说八道试试,我把你**撕下来喂狗!”

“你还舍得喂狗呀?怕是早放到喇叭花里了咂摸了。”陶元宝说着,哧哧笑了起来。

“滚,不跟你啦了,脏死了!”

见范佳爱想要走,陶元宝又喊住了她,意犹未尽地说:“嫂子,说真的,没事的话,跟我们出去玩玩吧。”

“不去,跟你一块不好,没准会学坏。”

“嫂子,你不学就比我坏,真要是学了,反倒好了。得了,不胡扯了,走,上车吧,跟我们出去开开眼界,要不然就白活了。”

范佳爱叹口气,说:“白活就白活了吧,就这命!倒是也真想出去看看,可今天不行,给方光荣准备了些衣服,一会儿托人给带去。”

“光荣哥今年走的够早的?”

“可不是,早出去,多挣点,要不然吃啥呢?”

“倒也是,在家闲着也无聊,出去挣大把的钱回来,也好讨你欢心。”陶元宝说着,诡异地眨巴着眼。

范佳爱一撇嘴,酸溜溜地说:“你光荣哥要是跟你一样有本事就好了,何必撇家舍业的跑到外面去呢。”

“嫂子,你真的是高看我了,其实我也没挣多少钱。”

“看看,着就害怕了吧?我暂时还没打算向你借钱呢。”范佳爱往前探了探身子,问,“怎么,你跟蔡富贵那小子和好了?”

陶元宝眼一瞪,问她:“我们啥时候不好过?”

范佳爱回头望一眼,说:“全桃花村的人谁还不知道呀,想当年,蔡富贵抢了柳叶梅,晾了你的电灯泡。”

一听这话,陶元宝就直摇头,说:“嫂子,那事儿怪不了谁,婚姻那玩意儿吧,靠的是缘分,都是天意,都是命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