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往事不堪回首/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是啊……”范佳爱点点头,一脸钦佩,说:“陶元宝,想不到你还真是个大好人呢。”

“嫂子,照你这么一说,原来我在你眼里,一直都是个坏人了?”

“你以为呢,其实也怪不得我,你小子,打小就不着调,猴精猴精的,连脚后跟上都长满了心眼子。”范佳爱说着,掩嘴笑了起来。

陶元宝紧盯着范佳爱,咽一口口水,小声说:“范佳爱,你不要一口一个你小子,其实喊你嫂子,是因为光荣哥比我大,其实你比我都小。”

范佳爱说:“你还记得这个呀。”

陶元宝小声说:“当然记得了,你以为我就没动你的心思吗?不过吧,小时候你就是个丑小鸭,现在出脱得漂亮多了,看着就有想法。”

“去!想你个头啊!”范佳爱娇嗔道,“全村就你嘴甜,甜得腻歪歪的,听了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陶元宝叹息一声,说:“嘴甜有个屁用?原来家里穷得叮当响,没人看得起,连你都不理我。”

“我啥时候不理你了?”

“还说呢,我又不是没向你表示过。”

“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回忆一下,有一回,你去镇上赶集,我帮着提着菜,说能不能做朋友,你就骂我是流氓。”

“那时候不是小嘛,根本不懂那些,得了……得了……现在都有家有口了,还说这个干吗?”

范佳爱说着,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见是蔡富贵走了过来,就说,“蔡富贵,你可得跟着大能人好好学学,别整天琢磨些狗吃猫噙的事情。”

蔡富贵心里膈应起来,说:“嫂子,我咋就狗吃猫噙了?”

范佳爱说:“得了,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我说嫂子,你可不能总是捕风捉影的,都是打小一起长大的,我蔡富贵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

见蔡富贵拉长了脸,范佳爱摆了摆手,说:“走吧……走吧……算我没说好了。”

蔡富贵没理她,直接开车上了车,坐进了车后座上。

陶元宝发动了车子,拐上了村中的大街,笑着问蔡富贵:“你是不是想范佳爱的好事了?”

“想个屁!实话告诉你,我打小就不喜欢她。”

“不过人长得还算顺眼,有几分姿色。”

“操,一张嘴就跟刀子似的,要不是看在多年住邻居的份上,我才懒得搭理她呢。”

陶元宝说:“嘴厉害怕什么?我觉得不是啥坏事,要是用来调情的话,那可真够过瘾的。”

“你们调过?”

“那倒没有。”陶元宝说着,回过头来,打量了蔡富贵一眼,问他:“我给你买的体恤衫呢,咋没穿?”

“穿个屁!你这不是打我脸吗?”

“咋成打你脸了?”

“你给我买衣服算啥事?”

“赔你的呀。”

“你这鸟,谁让你赔我了?”

“老人家不是打小就教导过我们嘛,损坏财物,照价赔偿。”

虽然从前因为柳叶梅的事情多多少少有点儿疙疙瘩瘩,但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物是人非,自然而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现在坐进了人家的车里,无形中也就拉近了距离。再说了,人家好心好意想帮自己,虽然结果如何还是个未知数,但至少动机不坏。

想到这些,蔡富贵就说:“你可真是见外了,我那褂子本来就该扔了,谁让你赔了?”

陶元宝说:“蔡富贵,不是我笑话你,看你一直也没几件像模像样的衣服,这以后出头露面的机会多了,总该好好收拾收拾自己。”

“那也不行,要买我自己买。”

“看看你,怎么这么犟呢?都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哥们而,有必要那么客气吗?往后多帮衬着点就行了。”

蔡富贵从裤兜里摸出了二百块钱,递给了陶元宝,说:“这钱你是不是放错地方了?拿回去。”

陶元宝又推了回去,说:“那是上次的洗头钱,我店里自打开业以来,一直有个规矩,凡是本村的人来,只要是第一次去消费,一律免单,所以嘛,钱不但不收,还应该赔偿你惊吓费。”

一听陶元宝提到上次去他店里闹的哪一曲,蔡富贵心虚了,说:“别提那事了,都是误会。”

陶元宝说:“那可不行,该说的就得说开,不能闷在心里。哦,对了,那个小浪货被我处罚了,麻痹滴,她眼上抹屎了,像你这样的好人都看不出来,竟然还主动勾引你。”

“不……不……可不能怪她,我们又没干啥,只是想理个发,纯粹是一场误会……误会。”

“你用不着多解释,店里有录像,我看得清清楚楚。小丫头片子,没开除了她就不错了。对了,等到了店里,我让她当面给你道个歉。”

“道歉就更没那个必要了。”蔡富贵淡淡地说,见陶元宝开车朝村外驶去,就问他想去哪儿。

陶元宝说去县城。

蔡富贵问他去县城干嘛。

陶元宝说一声,突然转了话题,问蔡富贵:“富贵,我问你个事儿,你跟派出所里那个漂亮的小女警是啥关系?”

蔡富贵淡淡地说没关系。

“没关系?”陶元宝侧脸望了一眼蔡富贵。

“是啊,是没啥关系。”

“吊!骗谁呀?”

“我真的没骗你。”

“没关系她来你家干嘛了?往回走的路上,还一个劲地跟我说,要我以后多多关照你。”

蔡富贵心头一暖,问:“她……她真的那样说了?”

“可不是嘛,但凡有点头脑的人一听就知道,她跟你不但有关系,并且关系还不一般。”

蔡富贵没说啥,连他自己都觉得一头雾水。

陶元宝接着说:“小女警还说了,说你有才华,要是放在合适的发展空间,绝对能出息成个人物!”

蔡富贵听了,心里头热乎乎的,嘴上却说:“她也就是随便说说罢了,你倒是当真了,你以为我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吗?操,一个捣扯土坷垃的庄户人,能出息个鸟啊?”

陶元宝说:“其实吧,我从小也多多少少能看出一些,你跟其的小伙伴不太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了?”

“有才气,爱学习,作文写得最好,老师经常当范文读呢,我都快嫉妒死了,你知道不知道?”

蔡富贵惨淡一笑,说:“那有何用?都头来,还不是个泥腿子吗?”

陶元宝叹口气,说:“要怪也只能怪命运不公,要不是你娘生病,那么长时间卧床不起,你就能顺顺利利读下高中来,那样的话,今天的蔡富贵,就是另一番天地了。”

蔡富贵不由得一阵心酸,连眼角都湿润起来,忙岔开话题,问:“今天我们来县城,到底要干啥呢?”

陶元宝微微一笑,说:“我有个计划,一会儿告诉你。”

“啥计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