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出来了一只花狐狸/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行,我从来没进过网吧。”

“推门进去就是了,这有什么?”

“我连身份证都没带,还是你把我送进去吧。”

“操,笨货!白白在城里混了那么多年。”陶元宝骂骂咧咧下了车,走在了前面。

网吧大门开着,上面挂一个黑乎乎的帘子。

陶元宝掀开帘子,指了指蔡富贵,对着坐在吧台里的管理员说:“他来找老鬼。”

管理员是个女孩,长相还算好看,她扫了一眼蔡富贵,冷冷地说:“进门就得缴费。”

陶元宝问多少钱。

管理员说一小时五块。

陶元宝就从钱包里抽出了十块钱,拍到了吧台上,说:“你告诉他,哪一个是老鬼。”

管理员问:“你找老鬼干嘛?”

陶元宝说:“谈业务。”

管理员指了指角落的一个光头,说:“那不,和尚头就是。”

蔡富贵往里瞅一眼,有点儿心怯,想让陶元宝陪自己一块进去谈,一转身,却没了踪影。

网吧里黑黢黢的,一股霉味儿呛得人透不过气来。

里面上网的人并不多,看上去也就十几个,都在埋头玩自己的,没人谁屑意看他一眼。

蔡富贵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站在了光头面前,心里面有些发虚,问了一声:“你就是老鬼吧?”

“操,老鬼也是你叫的?”

“他们那么叫,我也就那么叫了,其实挺好听的。”

老鬼抬头瞄他一眼,问了声:“卖蜜的吧?”

“不是。”

“嘴怎么那么甜?”

“早上吃地瓜了。”

“滚!耍个鸟贫嘴啊。”

几句话下来,蔡富贵镇静多了,说:“陶元宝让我老找你?”

老鬼埋头盯着电脑,两眼放光,没理他。

蔡富贵以为他没听清,往前挪了一大步,直接站到了他身后,扫了一眼屏幕,一下子呆住了——

靠,狗日的竟然在看那种岛国片,就是男女脱了衣服,胡搞那一种,画面清晰,非常惹火。

说实话,要是有任务,蔡富贵也想坐下来看一会儿,饱饱眼福。

原来只是听说过,从来没近距离看过,这一次算是开了洋荤,顿时热血奔涌,欲望冲动,硬挺得几乎把裤子都戳破了。

姥姥!

电脑还真是个好东西,里面竟然有这么好看的电影,简直太惹火了,看看里面的男人女人们,光溜溜的搅合在一起,看上去就跟喝醉了酒一样,眼神迷离,扭腰松垮,嘴里面还怪叫着,对了,像极了从范佳爱院子里传出来的猫叫声,听得人连骨头都酥了。

“滚,妈逼,作死啊你!”老鬼回过头,朝着蔡富贵吼了一嗓子。

蔡富贵回过神来,羞涩一笑,说:“老弟呀,是陶元宝叫我来找你的。”

“陶元宝是谁?”

“在凤凰镇开洗浴中心的,下一步打算开山庄,他亲戚介绍找你的,记起来了吗?”

“哦,想起来了,你说方头吧?”

“好像是叫那么个名字。”

“那你是谁?”

“哦,我是陶元宝的伙计。”

“他为什么不来?”

“本来已经来了,可工商局的领导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有急事要他,只得留下我跟你说道说道了。”

“你能说了算?”

“我是他副总。”

老鬼再抬头望他一眼,又盯着电脑看了起来。

回了过头,见蔡富贵仍站在后头,就说:“傻呀,麻痹滴,你都已经拿钱了,想看自己开机子去呀!”

蔡富贵这才强迫自己把视线从电脑上挪开,望着老鬼说:“我不是来看那个的,这个年龄了,不稀罕。”

“操,骗谁呀,不稀罕眼都看直了?”

“我这不是着急等你出去说话嘛。”

“有话在这儿说不成吗?”

蔡富贵往四周看了看,说:“这种场合,不合适吧?咱还是到外面去慢慢聊吧,好不好?”

老鬼站起来,嘴里不干不净:“真他妈操蛋!不就是要我给罩着点嘛,交点保护费不就得了,非弄得跟搞地下工作者似的。”

蔡富贵听着有点儿刺耳,直了直身子,语气有点儿不大客气,说:“你这老弟,我大老远的来拜门子,你客气一点好不好?”

老鬼双眼一瞪,骂道:“妈个逼的!老子乐意怎么说就怎么说,还用得着你教我了?”

蔡富贵被噎得要死,怒气陡升,不由得握起了拳头。

“咋了?哥们儿,手痒了是不是?”

“没有,我是来跟你谈正事的,希望你客气点。”

“呦呵,看不出,你还练过。”

“你怎么知道?”

“这还骗得了我,要是没练过,你拳头能叫唤吗?”

“我拳头叫唤了吗?”

“是啊,咯蹦蹦响呢。”老鬼冷笑一声,说,“也好,老子正他妈憋着一肚子火气呢,走,咱找个地儿练练去。”

好在蔡富贵还算理性,他知道这些刺头不好惹,再说了,自己是陶元宝派来谈正事的,怎么好失控呢?

他松开了拳头,说:“你别误会,我是看了电脑上那些东西冲动了,实在受不了了,所以就……”

“你想打洞了?”

“倒不是,只是那画面太惹火了。”

“得了,我也是个男人,还能不懂那个。”

“不是……不是,咱们还是赶紧出去谈一谈吧。”

“那好吧,走,咱们出去谈。”老鬼说着,站了起来,大摇大摆地朝外面走去。

蔡富贵像个跟屁虫一样,尾随其后,到了门口,想到自己连网都没上,就伸手向管理员要钱。

那个小女人白了他一眼,说:“你要个屁啊?”

蔡富贵说:“我又没上网。”

小女人说:“上不上是你的事儿,进门就算!”

蔡富贵说:“好,就算是进门算起,这才十分钟不到呢,你总不该收我十块钱吧?”

“滚出去!谁家吃进去还能吐出来?这点规矩都不懂,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小女人一张好看的脸蛋儿瞬间变得凶煞起来。

蔡富贵偏拧上了,说:“你们这算是哪一门子规矩?这不成乱收费了吗?你要是不退给我,我这就打电话举报。”

“操,这可真是下作碰了个细作!”老鬼回过头,恶狠狠地盯着女管理员,命令道,“把钱退给他!”

小女人脸色一阵煞白,忙扔了十块钱出来。

蔡富贵这才知道,原来这老鬼还真不是个善茬,要不然,那女人是不会乖乖把钱退给自己的。

出了网吧大门,来到刚才陶元宝打电话的那棵大树底下,老鬼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石头,啐了一口唾沫,说:“到底是咋回事,你说给老子听听。”

蔡富贵就把陶元宝的大概意思说了出来,想着让他为眼下的洗浴中心,以及开业后的山庄保驾护航,可以签订一份保护合同。

老鬼说:“我可有言在先,只罩黑,不罩白。”

蔡富贵听不懂了,问他是啥意思。

老鬼说:“我只管打架斗殴,痞子无赖,至于说违纪违法,被封、被查、被扣啥的,一概不管。”

蔡富贵说:“听陶元宝陶老板的意思也就是让你时不时地去走一走,亮亮相,至于官方那一块,没打算让你插手。”

老鬼说:“那一块太闹心,关系复杂,处理不好,容易惹火烧身。”

“这倒也是,不过陶老板上头有人,那一块倒是不用你操心。”蔡富贵故意装逼道。

老鬼冷冷地说:“爱有没有,不管老子的事。”

蔡富贵就试探着问起了保护费的收取法。

老鬼伸出了右手,把食指伸直了,朝着上方顶了顶。

“一千?”

“操蛋!”老鬼骂一句,继续伸直食指往天顶。

“一万!”

“拿老子当农民工了?”老鬼脸色有些发青。

“你是说十万?一年十万?”

见蔡富贵张大了嘴巴,下颌忽闪忽闪,眼看都快挂不住了,便把手收了回来,说:“你这个老小子,是不是没见过钱呀?”

“你这十万,也太多了点吧?”

“多吗?这已经是最低限了。”

蔡富贵摇了摇头,说:“我估摸着,这个数陶老板不一定出。”

“不出是吧?那好,免谈,我他妈还不屑意管那个闲事呢,光大活都接不过来。”老鬼说着,拿起手机,快速按下了几个号码,然后歪着头喊,“你小子跑哪儿去了?你那活我接了,哦,二十万,行,就这么定了。”

见老鬼挂断了电话,蔡富贵涎着脸说:“是这样,我呢,今天来,只是先跟你沟通一下,具体情况等陶老板决定,你看好不好?”

“爱定不定,我饿了,吃饭去。”老鬼阴着脸,抬脚就走。

“哎,鬼老板,你先别急着走啊,价格能不能再下一点?”蔡富贵赶忙跟了上去。

老鬼说:“老子饿了,先吃饭去。”

蔡富贵突然想起,陶元宝给了自己五百块钱,好像就是用来请他吃饭的,就说:“得了,我请你吃饭去,边吃边谈好不好?”

老鬼倒是毫不客气,说:“这还差不多,哪有谈事不吃饭的?也太土老帽了吧!”

蔡富贵跟在后头,心里直犯堵:自己这么多年走南闯北,白他妈活了,连个地痞流氓都不如,看看他那个嚣张劲吧,简直比村长,比镇长都他姥姥的强十倍,强百倍!

走了没多大一会儿,就到了一家土菜馆。

一个富态的中年妇女迎了出来,夸张地扭动着前凸后翘的肢体,那个骚劲儿就跟个花狐狸差不多。

看上去她跟老鬼本来就熟悉,一脸媚笑,嘴里哥呀哥呀叫得那个欢,听了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进屋落座之后,老鬼一气喊出了好几个菜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