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上了金枝玉叶/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狐狸应着,甩动着肥硕的大屁股走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就把菜上齐了,还带了两瓶白酒。

老鬼毫不客气,主动开了酒瓶,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再给蔡富贵倒了一杯,说:“买卖不成情意在,理应喝一杯,对吧?老兄。”

擦!

亏你还知道我是老兄,大半个上午,我一直都给你当孙子呢!

蔡富贵边暗暗骂着,边在心里思量,可千万不能被这个地痞流氓酒后算计了,便苦笑着说:“我本来就不胜酒力,这几天身子又不舒坦,但无论如何也要陪老弟乐呵乐呵,少喝一点,成不成?”

老鬼漠然一笑,说:“不成!越是身子不舒坦,越应该喝,不信你试一试,两杯酒下肚之后,保准你会热血沸腾,脉络畅通。”

“不敢……不敢……我真的不敢喝,再说了,今天的事情没谈妥,回去怎么跟老板交代呢?”

“操蛋!你还将我的军呀?连酒都不喝,哪来的诚意,还谈个鸟屁啊!”

“老弟的意思是,如果我喝酒,价格还有商量的余地?”

“那是,必须的!”

“好,冲着以后的合作,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蔡富贵不再推让,心想,你以为老子真的不会喝酒呀,只是不想跟你这种垃圾货色对饮罢了,既然连那个小女警都希望自己跟陶元宝合伙干一番事业,那就得把第一炮打响了,要不然对不起人家的一片心意。

说白了,这酒是冲着那个漂亮小女警喝的,而不是眼前的这个痞子老鬼!

但表面上,他还是装出一副讨好老鬼的模样,一连喝下了三杯。

第四杯刚刚喝了一般,他慢慢就觉得有了些醉意,头重脚轻,眼前一片模糊,就求饶道:“鬼老大,以我的酒量,已经冒高了,你看这酒是不是……是不是就到这儿?”

老鬼夸张地哈哈一阵笑,说:“这他妈才几杯醉啊?你还算不算个男人了?来……来……你过来,让我亲自验证一下,看看你是不是个前边长尾巴的?”

“切,这还用说了嘛,咱可是响当当的爷们儿!”蔡富贵说着,再次举起了酒杯,一口灌了下去。

老鬼只是轻抿一口,边夹菜边说:“说实话,我觉得你这个人,不适合在社会上混。”

“我怎么就不适合在社会上混了?”

“你这厮太文质,放不开,有点儿娘娘腔,不是敢打敢拼的主儿,怎么能吃得开?”

“你的意思是混社会,就得打打杀杀了?”

“可不是嘛,起码得像个爷们吧?”

都说酒壮英雄胆,这时候的蔡富贵胆量也肥了,扯着嗓子喊:“我这不是被你逼的嘛,不低三下四,你能给我面子吗?”

“错了,我恰恰喜欢爷们,喜欢真爷们!”

“我怎么就不爷们了?”

“瞧你那个窝囊相,这也算爷们儿?”

“贵老大,我怎么样,你才相信我是个真爷们儿?”

“我服不服无所谓,你要是个真爷们而,那得叫女人服,知道不?”

“女人?那你说,怎么个叫女人服法?”

老鬼冲着吧台那边大声喊:“老板娘……老板娘,赶紧给加一道菜,鲜活的美人鱼!”

说完又是一阵嘿嘿坏笑,然后转向蔡富贵,说:“丫挺的!让你不服,老子今天就是想看看……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个真爷们儿,要是真爷们儿,一切都好说!”

蔡富贵头脑懵懂,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不,那应该是个女孩,看上去的确很年轻,也就二十郎当岁的模样。

她径直奔着着蔡富贵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的座椅上,伸出纤细的双臂,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

“别……别……别这样,我……我……”蔡富贵弹跳起来。

“你个屁啊!刚才不是还说自己是个爷们吗?这下承认了吧,是个冒牌货,对不对?”老鬼戏谑道。

“谁他妈是个冒牌货了?”

“哟,让我老鉴定一下,看是不是个冒牌货。”女孩说着说,把手伸进了蔡富贵的裤裆里,猛劲一攥。

蔡富贵夸张地叫了一声,羞涩地说:“你怎么还来真的呢?”

“哟,大哥,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嘛,要不然,怎么证明你是个真爷们呢?”女孩说着,转向了老鬼,说,“感觉着算得上是个爷们,都已经粗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男人的内功。”

“是嘛,那好办呀?你再深入研究一下不就得了。”老鬼说着,朝女孩暗暗使了个眼色。

蔡富贵深入已经有了醉意,但心里还算清楚,暗暗地叫苦:操他二大爷的!这一回,算是误入虎穴了,看上去这女人百分百不是个啥好鸟,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鸡”了。

女孩虽然看上去年轻,但是浪味儿十足,她伸出白白嫩嫩的双臂,死死缠住了蔡富贵。

蔡富贵意识上想挣脱,可身子不听使唤了,软得一点气力都没有了。

女人扭动着一身软肉肉,就像一条活力四射的大白蛇,喷着满嘴的芝兰香味儿,说:“哎呦,哥来,瞧瞧你吧,还装纯呢,告诉你,妹妹可是过来人了,打手一摸就知道是啥货色了。”

说话间,一双绵软的手就伸了下去,防不胜防。

女孩的手就像一条滑溜溜的蛇,从头到脚游弋着,最后停在了那个火愣愣的地方,反复捉弄着。

“妹子呀,不能……不能……不能这样啊!”蔡富贵嘴上拒绝着,心里面却涌起了一股舒畅感。

蔡富贵挺不住了,完全没了抵御能力。

这时候,他竟然产生了幻觉,满脑子都是纷纷扬扬的蝶飞凤舞,扑朔迷离,幽香阵阵……

女孩极尽撩拨之能事,一会儿用手,一会儿用嘴、用脚、用头发,所有的一切全都用上了。

……

“哎呦,妹子……妹子……你可真美,你就是一朵桃花,我喜欢,好喜欢你……”蔡富贵醉眼迷离望着女人,满眼都是着火的欲求。

女人亲一下轻轻咬着他的耳根,喷着热辣辣的气息,说:“哥呀,人不可貌相啊,看来你真的是个男人,是个威武的男人,你是不是想吃我桃花了,那好吧,妹妹答应你,满足你,让你吃,让你一次吃过够。”

老鬼故意质疑道:“不像,我看不像,就算他是个男人,那也很勉强,何来威武之功,这不扯淡吗?”

“鬼哥,人家真的很威武呀,那玩意儿都跟着大棒槌似的了。”

“不能只看外表呀,说不定中看不中用呢?”

“中用……中用……比小钢炮都中用,不信试试,用不了几下,就把你给击垮了。”已经完全处于迷醉状态中的蔡富贵嘴上说着,手上早就没了克制,胡乱摸索着。

“哥呀,妹妹相信,可你朋友表示怀疑呢,要不,妹妹就做出一回牺牲,让你展示一下男人的风采?””女人说着,把满满的酥胸抵了上去。

“妹子,你真好……真好……”蔡富贵竟然含了上去。

女人见火候一到,就嘤嘤细语道:“大哥,大哥哥,想不想跟妹子玩游戏呀?姐姐可会玩了,好不好呀?”

不知道蔡富贵完全不胜酒力,还是酒里面被添加了特殊成分在里面,他竟然完全没了意识,由着女孩去了。

女孩站起来,架起他的胳膊,朝着里面的小房间走去。

蔡富贵一直闭着眼睛,看上去很乖巧,任由女人摆布着,他的意念中,感觉先是被抱进了一间逼仄的、黑漆漆的小屋子,然后仰身躺到了一张脏兮兮的小木床上。

女人身上散发出了迷人的香味儿,越发使得他无法自持,意识纷乱,欲火狂燃。

当他听到女孩呢喃一声哥哥我来了,便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了一张美若桃花的面庞。

女孩柳腰微倾,伸出纤纤玉手,轻柔地为他脱起了衣服。

他一动不动,乖巧配合着。

当女孩解开他的腰带,进入实质性接触时,蔡富贵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叫嚷着:“别……别……别这样啊妹子,咱们不玩这个,不玩这个,好不好?”

女孩并不气恼,满脸妩媚地冲他笑笑,一句话都不说,然后一件件脱起了自己的衣服。

蔡富贵不敢看她的肥美的身子,只看着一件件飞落到地上的衣裳,一颗半老的心脏就难以承受了,怦然乱跳,好像一不小心就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样。

女孩先是脱去了上衣,露出了与她年龄不相仿的两座傲然雪峰,柔柔地叫一声:“哥,看这儿,你喜欢不喜欢?”

蔡富贵嗓子眼里先是咕噜一声,接着呼呼喘起了粗气,没说话,一双血红的眼睛一眨不眨。

女孩就双手捧起了他的头,把胸前的焦点不对顶了上去……

蔡富贵脑袋轰然一阵,眼前再次浮现出来上午在网吧电脑上看到的那些生动、诱人、鲜活的画面。

他双目痴痴,口水泛滥,不停地吞咽着。

女孩不失时机地把另一只手划了下去,目标准确地游走着,抚摸着,很柔和,很细腻。

蔡富贵感觉胸口发闷,连喘息都不顺畅了,活像一个大炸弹,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

但他还竭力保留着一丝丝理性,努力克制着,把持着,连手心里都嘶嘶直冒虚汗,瞬间流成了河。

女孩则镇静如常,她旁若无人一般,躺倒在床上,粉眼微启,迷离地望着蔡富贵。

蔡富贵突然感觉一阵晕眩,瞬间就昏厥了过去。

不知道是女孩以为他出了意外,还是怎么一回事,她爬起来,趴在蔡富贵身上,真就正儿八经地做起来人工呼吸。

这一招果然有用,三下两下,蔡富贵就恢复了清醒,哇呀一声怪叫,掀开了身上的女孩,赤脚跳下了床。

不等女孩反应过来,他慌乱地穿上衣服,不敢再看女人一眼,逃命一样往外跑。

谁料,咕咚一声,脑袋重重地撞在了门板上。

“喂,我说大哥,你干嘛呀这是?速度也太快了点儿吧?咋就这么没有耐性呢?我靠你亲妹妹的!这才刚刚被你撩起火来呢,就退场了,这不得活活被烧死啊!”看上去女孩真心有点儿失落,跟着下了床,慢吞吞穿起了衣服。

这个时候,蔡富贵已经醒了五成有余,心里面乱作了一团,他顾不上说什么,拔开插销就跑了出去。

到了刚才吃饭的地方,看到老鬼还在,正有滋有味吃着菜。

见蔡富贵狼狈地走出来,他抬起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阵子,眼神贼兮兮,抽一口烟,油腔滑调地问道:“老哥,是不是没压住火呀?”

“啥没压住火?”

“装……装……麻痹滴地你跟老子装傻是不是?”

“鬼老弟,你咋骂人呢?”

“妈逼,不骂你能清醒吗?”

“啥不清醒了?”

“你知道你耍的女孩是谁吗?”

“谁耍女人了?”

“龟儿子,你再给我嘴硬试试?”老鬼猛地拍一下桌子,叫嚣道。

蔡富贵立马被吓软了,低下头,嘟嘟囔囔地说:“没……没……我真的没干成。”

“你说没干成就没干成了?那个女孩还在呢,她身上有证据!”

“老弟呀,我真的是喝醉了,断片了,啥都不知道了。”

“你这老小子,骗谁呀?断片了是吧?那你怎么知道吃女人的奶,不过来吃我的呢?”

“那不是……不是妹子主动的嘛。”

“那你进屋的时候,脚步咋就一段都不乱呢?”老鬼说着,又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喝道,“你狗日的!这一回可闯祸了,你知道她是谁吗?”

“谁?”

“妈蛋滴!要说起来,她也算得上是金枝玉叶了,你老小子,可真是艳福不浅呢!”老鬼说完,奸笑起来,露出了两颗长长的犬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