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办还是没办/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打死我也不敢跟你耍滑头呀!”

“不敢是吧?那好,乖乖把兜里的钱掏出来,全都给我掏出来!”

蔡富贵应一声,玩了个心计,把另一个兜里的钱全部拿了出来,零零碎碎堆在了桌子上。

老鬼动都没动,把目光移到了蔡富贵的另一个裤兜上。

蔡富贵心虚了,刻意转了一下身子。

“成心是不是?那好吧,老子今天就成全了你!”老鬼摸起两根筷子,啪一下,一折两半,攥在手中,杀气腾腾地往前走着。

蔡富贵闻到了一股煞气,不由得往后倒退了两步。

“妈了个逼的!还要老子亲自动手吗?拿出来……拿出来,全他妈拿出来!”老鬼说着,把折断的筷子顶到了蔡富贵的脖颈上。

站在一旁的女孩(这会儿看上去更像个女人了)实在看不下去了,往前一步,挡在了两个人的中间,目光冷冷地盯着老鬼说:“看在咱们多年交情的份上,你放过他!”

“为什么?”

“因为他还算个男人!”

“此话怎讲?”

“因为他不跟你们一样。”

“你竟然还帮他说情?”

“我不是帮他,是在帮你,人生在世,万万不可欺人太甚,真要是把人家逼到了墙角根,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说是不是?”

“咦,你啥时候成活菩萨了?”老鬼冷笑一声,说,“明明是他不识好歹,我在帮他,他却不领情,还装逼糊弄我。”

女人问他:“你到底放不放?”

“不放!”

“那你说吧,要多少钱?”

“最少也得三百吧。”

“你数数,还差多少,我给!”

“操,你咋胳膊肘子向外拐呢?就不怕我向大哥告你黑状?”

女人说:“你能告我什么?说我养汉是吧?那好啊,你小子拿出证据来,拿来呀,姑奶奶才不怕你呢!”

“证据在这儿呢!”老鬼趁其不备,一把抱住了蔡富贵,腾出一只手,准确无误地伸进了盛钱的那个裤兜里。

蔡富贵本能就躲闪着,但却无济于事。

老鬼顺顺当当把钱掏了出来,打眼一看,骂咧咧道:“果然是个妈巴子的穷光蛋,才这么一点点,值得老子臊这个手吗?”

蔡富贵盯着五百块钱,两眼灼热,火星四溅。

老鬼大大方方把钱塞进了口袋里,说:“我告诉你,这事没完,要是大哥不答应,我还得找你算账,逼急了,我就带人你们村。”

一听这话,蔡富贵再也无法忍耐了,顿时怒火中烧,热血沸腾,一脚踢了上去。

老鬼是个打架的老手,一闪身,躲了过去。

蔡富贵的另一只脚随之飞起,踢在了座椅上,只听见哗啦一声响,椅子碎成了好几块。

“卧槽!你竟敢打老子?”老鬼吼一声,一个猛虎反扑,冲了上来。

女人见势不妙,冲上来挡住老鬼,却被重重地摔到了墙上。

蔡富贵气红了眼,根本不考虑后果,挥起拳头,迎面相上,准确无误地打在了老鬼的胸脯上。

老鬼啊叫一声,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迅速调整姿势,站稳脚跟,再次挥起了拳头。

“大哥,你不要命了呀,快跑……快点跑啊!”女人急了,大声喊道。

蔡富贵心头一暖,看一眼女人,火气随即消失了一大半,转过身来,撒腿就跑。

老鬼那肯罢休,叫嚣着追了上来。

蔡富贵感觉脚下无力,浑身轻飘,跑起来摇摇晃晃,踉踉跄跄,就跟个大气球似的,

眼看着老鬼快要追到屁股后面了,他终于看到看到了救星——陶元宝的那辆黑色的桑塔纳缓缓驶了过来。

车停下来两个人中间,蔡富贵拉开车门,跐溜钻了进去。

见老鬼紧随其后跟了上来,陶元宝跳下车,一个狗熊抱搂住了他的后腰,连声说着:“老大……老大……息怒……息怒……有话好说……好说……”

“妈了个逼的!你弄了个什么吊玩意儿来谈业务?他胆大包天,耍了癞和尚的女人,还他妈不给钱,老子今天非弄死他不可!”老鬼往前蹿跳着,就跟条疯狗一样。

“老大,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老弟,给我点面子成不成?”

“要不是看在方头的份上,老子今天不剥了他的皮才怪呢。”老鬼恶毒地盯着车里的蔡富贵,仍在张牙舞爪。

陶元宝好说歹说,费了半天劲才把老鬼的情绪给稳定了下来,拥着他,走回了小饭馆。

过了几十分钟的样子,陶元宝才小跑着走了回来,话都没顾得上说一句,直接发动车子开溜了。

蔡富贵知道自己闯祸了,没了底气,连个屁都没敢放。

直到车子开出了城外,陶元宝才长吁了一口气,不无怨愤地说:“我说蔡富贵呀蔡富贵,这一回,你可给我长脸了!”

蔡富贵辩驳道:“我真的啥也没干,他是故意设局套我的钱。”

“没干你去里面的小屋干嘛了?”

“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晕晕乎乎的,腿脚都不听使唤了。”

“是酒后乱性,欲火焚身了吧?”

“我怀疑他们在酒里下了药,要不然几杯酒能把我搞蒙?直到现在头脑都不清醒呢。”

“胡说八道,一起喝的酒,人家怎么就好好的呢?”

“这倒也是,可……可……”蔡富贵叹一口气,反倒埋怨起了陶元宝,“你怎么会结交这样的朋友呢?简直就是一个无赖,一个地痞流氓,这样的人你还想拉他入伙?”

“错了,只要这样的人才能吃得开,才能所向披靡,才能无所畏惧,你倒是人模狗样的,还不是处处受欺负吗?”

“我有做人的底线,他有吗?”

“我问你,做人的底线多少钱一米?”

“切,这不扯淡吗?”

“一点都不扯淡,咱要是真能把他拉入伙,谁还敢去刁难咱?谁还敢去捣乱,甚至都没人敢讨价还价。你算算,一年下来,能为我们减少多少损失?”

“那是违法乱纪,是胡来!”

“现在做生意,有几个守规规矩矩的,你规矩,人家照样欺负你,还不如反过来给他一耳刮子呢!”

“得了,越说越离谱了,我不想听你这些歪理邪说。”

陶元宝不但没有翻脸,反倒咧嘴笑笑,说:“你倒是满嘴仁义道德,我看你充其量是个伪君子。”

“我怎么就伪君子了?”

“你说你,喜欢女人就喜欢女人吧,这也是人之常情,可总不该遇见喜欢的就上吧?我告诉你,这一回你可把事惹大了,不但摸了老虎屁股,还把人家母老虎给强x了。”

“谁强x她了?”

“老鬼说的呀,说完还手指苍天发誓赌咒呢,说有半句谎言,就死他全家,你说我能不信吗?”

蔡富贵瞬间蔫了,软塌塌地说:“我喝了三杯酒后,头脑就不清醒了,那个女人说帮我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谁知道进屋就被讹上了。”

“人都迷糊了,你还能记得办没办?”

“没办,绝对没办!那个女人的确扶过我,好像还帮我松了松衣服,可我们啥也没干。”蔡富贵无力争辩着,话里自然而然还是有所隐瞒的。

“你呀,就别为自己撇清了,连那个女人都承认了。”

“她……她承认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