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说不清道不明/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承认你把她给干了。”

“胡说八道,我都醉成一滩泥了,还能干那个?”

“我告诉你蔡富贵,嘴硬没用,人家有证据。”

“啥证据?”

“在办的过程中,你还把人家的胳膊都给啃了,女人挽起袖子让我看过了,上面的确是有新鲜牙印子。”

不对吧,自己咬过人吗?

可怎么一点意识都没有呢?

蔡富贵仔细回忆着,越发觉得不可思议了,没准自己就是钻进了他们为自己设好的一个套儿。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钱!

陶元宝叹了口气,说:“蔡富贵,不是我说你,你这祸可是闯大了,简直是作死的节奏,万一被那个叫癞和尚的知道了,就算是他不要了你的小命,怕是**也得挪窝!”

蔡富贵开始紧张起来,后悔自己不该喝那么多酒,怯怯地问陶元宝:“那你说,这事该咋办呢?”

陶元宝没说话,把车子开得飞快,破旧的发动机发出了刺耳的轰鸣,活像一头频死的老牛。

直到爬上坡,已经看到了桃花村的轮廓,陶元宝才安慰他说:“好了……好了,这事就拉倒吧。”

“可万一他找上门来呢?”

“我这不是已经帮你摆平了。”

“摆平了?”

“是啊。”

“你怎么个摆平法?”

“还能怎么摆,破财免灾呗。”

“你的意思是给他钱了?”

“是啊,那些人咱惹不起,只能花钱买平安。”

蔡富贵问他赔了多少钱。

陶元宝说你就别问了,说了吓死你。

“不行,我得还你。”

“还个屁!这种钱,你怎么向老婆张开要?”

“可……”

“可什么可?你有私房钱?”

“没……没,我哪有私房钱呀。”

“那就算了,我还是不说好,说了吓死你!”

蔡富贵不再说话,心里面翻江倒海的不是滋味儿,直到车停在了胡同口,他才说:“陶元宝,我得求你一件事儿。”

“你说吧,啥事?”

“我弄的那一曲脏事儿,你得替我保密,不要给说出去了。”

“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要是说出去,柳叶梅能饶得了你吗?你在桃花村,还有法子抬头见人吗?”

蔡富贵望着陶元宝点了点头,目光里满是感激,下车站在那儿,一直看着小车驶出了视线,才转身走着自家走去。

当他路过西邻门口时,听到屋里面吵吵嚷嚷,闹得不可开交,仔细分辨一下,竟然是范佳爱跟自家男人方光荣在互骂。

不对呀,方光荣不是已经去城里打工去了嘛,这怎么又回来了?并且一回来就吵成了一锅粥,难道家里出了大事情?

他懵懵懂懂就走了进去,站在院子里喊:“嫂子……嫂子……光荣哥……光荣哥,你们在干嘛呢?”

屋里的吵闹声瞬间停了下来,不大一会儿,范佳爱走了出来,眼泡红肿,像是刚刚哭过。

“嫂子,是不是光荣哥回来了?”蔡富贵问。

范佳爱一脸怒气,骂道:“不是他是谁?狗日的,回家就咬人!”

可能是酒喝多了的缘故,蔡富贵头脑还不怎么清醒,稀里糊涂问一声:“光荣哥他咬了你?”

“是啊,不光咬人,还血口喷人。”

蔡富贵皱着眉问:“嫂子,你这是闹的哪一曲?”

范佳爱望了望蔡富贵,问他:“你是不是喝多了?”

“没有,就喝了那么三两盅,早就醒了。”蔡富贵挺了挺胸,瞪了瞪眼睛,证明给范佳爱看。

范佳爱就把方光荣在城里接到了陌生人打过去的电话,说自己在家正事不干,整天放臊养汉,一气之下,他就从城里赶了回来,进门就劈头盖脸的骂,还差点动手打了她。

蔡富贵听了,问范佳爱:“嫂子你是不是真的得罪啥人了?”

范佳爱说:“没有啊。”

蔡富贵说:“那就奇了怪了,我觉得你肯定是得罪了小人,要不然怎么会干这种缺德事呢?”

范佳爱说:“可不是嘛,这不是成心把人往死里整吗?”

蔡富贵叹口气,说:“大哥也是,一个大男人家,听风就是雨,怎么好冤枉自己老婆呢?”

听蔡富贵这么一说,范佳爱眼里噙着的泪水滚了出来,见到了亲人一般,哽咽着叫了一声富贵兄弟,便哭出了声。

蔡富贵听得出,范佳爱那一声兄弟叫得令人心酸,不但包含了满满的无奈和委屈,更多的则是对自己的一份信任。

他抬脚走进了里屋,对着坐在炕沿上抽闷烟的方光荣就是一顿毫不客气的教训。

恰到好处的醉意让他言辞啧啧,情真意切,他说光荣大哥你不该这样,那人打电话的时候为什么不敢说出自己的名字,就是因为他心虚,他是在有意挑拨你跟嫂子的关系,你倒好,不问青红皂白,就跑回来质问自己的女人,这样对得起天地良心吗?

对得起为你守家、为你照顾父母、孩子、为你耕种操劳的女人吗?

一番话说得方光荣痛哭流涕,悔泪纵横。

哭过一阵后,他说:“那人说的也太真了,有鼻子有眼儿,说自打我走后,几乎夜夜有野男人来,搞得热火朝天,呼天号地,就像发情的老猫一样,你说我能不信吗?”

蔡富贵心里面油然一动,这么说来,那个打匿名电话的人也并非是捕风捉影,他也听到了夜里的猫叫声。

这说明啥?

说明那个人有极有可能离得不远,最起码也是桃花村的人,但既然是做好人,那就把好人做真做实、做到底,他问方光荣:“哥,你相信我吗?”

方光荣点点头,说:“咱是多年的老邻居了,我能不信任你吗?”

“那就好!我告诉你,你走后,家里面安安静静的,没有热火朝天,也没有呼天号地,倒是那猫叫声是真的。”

“还是啊,都发出那样的声音了,还叫安安静静吗?”

“大哥呀,猫叫声与嫂子有关系吗?”

“你的意思是那声音不是你嫂子发出来的?”

“大哥,你……你长的是猪脑子呀,这么说来,你就是个老公猫了?”

方光荣抬起头来,怔怔望着蔡富贵。

“那是公猫母猫在调情,在叫春,你都这么一大把岁数了,咋就连这个不懂呢?”

“那……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了,一开始,我也怀疑是你们家发出的动静,看在咱哥俩多年交情的份上,我就出了屋,想帮你搅合了他们的好事,可出门一看就明白了,原来是一白一黑两只猫在墙头上调情。”

“真的?”

蔡富贵叹一口气,说:“你相信就相信,不相信拉倒,我走了!”

见蔡富贵气哼哼朝着外面走去,方光荣追到了门口,喊道:“富贵兄弟,我相信,我相信你,你回来……回来……咱们喝一壶。”

蔡富贵头也不回,说了声不喝了,你继续打老婆吧,便大摇大摆走出了范佳爱的院门。

到家后,柳叶梅问他:“怎么回事?”

蔡富贵就把帮临近家劝架的事情说了一遍。

柳叶梅听了,埋怨他说:“这架你就不该劝。”

“为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