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一壶浊酒论人生/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看看范佳爱还跟从前一样吗?整天擦粉抹胭脂,还把个嘴唇涂得像是吃了生肉,不是勾搭男人是啥?你倒好,反倒帮她洗白,你什么意思?”

“我还能有什么意思?不想看着他们打得头破血流呗。”

“你才傻呢,既然方光荣回来了,就该让他好好修理修理那个臊娘们儿,让她长点儿记性,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弄出啥动静来呢!”

“我跟你说了,那是猫叫声。”蔡富贵说完,进了里屋。

柳叶梅在外面喊:“你跟陶元宝进城了?事情都谈妥了吗?”

蔡富贵一愣,我擦!这个熊娘们儿怎么啥都知道呢?难不成是陶元宝早就跟她透风了?

本想着出去问一问,可转念一想,问了有个毛用?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再回去冷着脸追问,搞不好也会吵起来,那不就显得自己小肚鸡肠,跟邻居男人一个德性了吗?

突然觉得又累又乏,干脆什么都不想,眼一闭,上床睡觉了。

正睡得香呢,柳叶梅进屋喊他,要他去二奶家把小宝领回来。

蔡富贵有点儿不情愿,说:“孩子在二奶奶家待得好好的,领回来干嘛?他要是想回来,自己就回来了,还用得着领了。”

柳叶梅说:“你原来不在家,我又经常下坡干活,放二婶家也就罢了,可现在你天天在家,再麻烦人家,你觉得合适吗?”

蔡富贵说:“有什么不合适的?那是孩子奶奶家。”

柳叶梅说:“又不是亲奶奶,凭什么老让人家带孩子呀?”

蔡富贵说:“我家亲婶子,那不就是孩子的亲奶奶嘛,用得着客气了?再说了,老人喜欢孩子,半天半地把孩子喊回来,老人会怎么想?”

“蔡富贵,你脑子进水了呀?”柳叶梅咆哮一声,说,“我还不是担心小宝的学习啊!他放学回家就看电视,二奶又不舍得管他,这样下去,还能有个好成绩吗?”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他看一会儿动画片,不就完作业了嘛。”

见蔡富贵赖在床上不动,柳叶梅火气就上来了,破口大骂道:“蔡富贵,你这个死熊玩意儿,你看你出息成了啥了?活不干,孩子不管,就知道喝酒睡觉,连个二流子都不如了!”

正骂得起劲,邻家男人方光荣一步闯了进来,说:“弟妹……弟妹……你就别骂了,富贵老弟他是个好人。”

“好人个屁!好人哪有大白天赖在床上的?”

“也许他是累了,弟妹你消消气,我跟富贵老弟说句话。”方光荣说着,走近了蔡富贵的床。

柳叶梅翻了翻白眼,扭头走了。

蔡富贵坐起来,问一声:“光荣哥,你有事吗?”

方光荣说:“你嫂子让我过来喊你呢。”

蔡富贵一凝眉,问:“咋了,你们又打起来了?”

方光荣笑了,说:“已经和好了。”

蔡富贵点点头,说:“这就对了,两口子怎么好听风就是雨呢?要互相信任,互相理解,这次我觉得错在你这边,怎么好相信一个坏人的挑唆?你说是不是呀?”

“是……是……我已经意识到是自己不是了,你走后,我就向你嫂子赔礼道歉了,这会儿你嫂子已经动手炒菜了,让我过来请你喝一口。”

蔡富贵摇摇头,说我不去。

方光荣说:“富贵兄弟,你要是不去,那就是看不起我了。”

蔡富贵说:“我不是看不起你,是觉得没那个必要。”

“有必要……有必要……非常有必要!”方光荣往前一步,伸手抓住了蔡富贵的胳膊,边往下拽着边说,“且不说今天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就算是平常邻居,我回来一趟,咱哥俩一起喝个小酒,说说话,不也很正常吗?”

蔡富贵一脸苦笑,说:“话不是已经说过了嘛,何必再喝酒呢?”

“你要是不去,让我怎么向你嫂子交代?她肯定又该骂我个狗血喷头了,算是我求你了,好不好?富贵兄弟。”方光荣说着,用力拉扯起来。

蔡富贵真心不想过去,用力挣脱着,却被方光荣一双老虎钳般的大手死死拧住了,说:“不行……不行……今天你必须要到我家去喝酒,我老婆把最好的菜都拿出来了,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心意。”

“看看……看看……咱们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气了?”

“不是客气,真的不是客气,就是一起喝个小酒,说说话,没有别的意思,走……走……”

蔡富贵实在拧不过,只得下了床,跟着方光荣去了他家。

一进院子,范佳爱就迎了出来,说:“富贵兄弟,你能过来,嫂子可真是开心。”

蔡富贵憨憨一笑,说:“嫂子,这不给你添麻烦了吗?”

“哎呦,富贵兄弟你可别这么说,这会儿你可是咱们桃花村的名人了,不但能写会画,还把警察小美女引来登门拜师,可了不得呢!”范佳爱眉飞色舞地说着。

“嫂子,你可别那么说,我跟那个小女警本来就认识,她顺路过来看看我,拜得哪门子师呀?”

“得了,你跟方光荣进屋喝茶吧,我炒菜去了。”范佳爱说着,抬脚进了锅屋。

很快,范佳爱就把炒好的菜送到了茶几上,虽然都是地道的家常菜,但从色香味俱全,看着就有食欲。

已近日落时分,中午的酒劲已经完全没了,看到方光荣两口子对自己一片真心实意的盛情,也就不再客套,随着他们吃喝起来。

两口子绝口不再提下午吵架的事情,只是说些家长里短,一来二去就有点冷场。

范佳爱是个精明人,话题一转就扯到了陶元宝身上,问:“陶元宝今天带你去干啥了?”

“哦,进了一趟县城。”

“去县城干嘛了?”

一听范佳爱刨根问底的问,蔡富贵就心虚了,说:“没多大事,只是转了一圈。”

“跟他一起喝酒了?”

“没有,陶元宝有事,我跟一个朋友喝的。”蔡富贵怕她再问下去,举起酒杯,说,“嫂子,感谢你跟光荣哥的盛情款待,我敬你们一杯!”

两口子好啊好啊的答应着,一起举杯喝了下去。

放下酒杯,范佳爱接着聊起了陶元宝,说:“陶元宝这个人,看上去是油滑了点儿,但人精灵,有能耐,比你光荣哥强百倍都不止。”

蔡富贵说:“嫂子,你可不能这样比,人各有所长。”

方光荣拉长了脸,说:“是啊,你别拿我跟他相比。”

范佳爱说:“我就是觉得人家陶元宝比你有本事嘛,你听着不舒服了是不是?”

方光荣说:“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他这好那好,当初你为什么不嫁给他呢?还不是……”

“行了,闭上你的臭嘴吧!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了,你倒是还惦记着,有完没完啊?”

蔡富贵这才知道陶元宝年轻的时候不仅跟柳叶梅有一腿,连丑呼呼的范佳爱都没有放过,心里就在骂:狗日的陶元宝,你可真是个花心大萝卜!

嘴上却说:“人呢,都是一个样,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好的,其实光荣哥有些地方就是比他强。”

“那你说,你光荣哥哪儿比他强?”

蔡富贵想都没想,随后说来:“光荣哥人好,忠厚老实,跟他一起过日子,心里面踏实,不会招惹是非。”

“就是……就是……还是咱们富贵兄弟有眼力,来,我敬你一杯。”方光荣脸上扯出了一丝笑意。

范佳爱沉下脸,说:“这个世道,忠厚老实有个屁用?人家会把你看成傻子,不管你有多坏,能挣到钱,能挣到大钱,那才叫真本事。”

“话可不能这么说。”

“不这么说怎么说?你看看人家陶元宝,天天开着轿车跑,大把大把的钞票往兜里装,那日子过得可叫一个滋润。”

正在吃菜的蔡富贵喉头一梗,差点就把陶元宝违法乱纪开黑店的事情端了出来,可话到了嘴边,又强迫自己咽了回去。

范佳爱是个留意到了蔡富贵表情的变化,忙改口说:“其实富贵兄弟的能力远远超过了他,只是这几年一直在外面打工,没有发挥出自己的能力罢了,只要好好历练历练,没准也能自己开店当老板呢。”

蔡富贵叹一口气,说:“嫂子,你高看兄弟了,我天生就不是干大事的料,踏踏实实种地混日子就知足了。”

“对了,富贵兄弟,那你下一步有啥打算?”方光荣问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