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春花烂漫的感觉/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人丢了,是我他妈这个村长的脸面丢尽了。”

“怎么了?”

尤一手就把最近村子里发生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说了一遍,感叹说丢猪丢羊还好说,老有女人被糟践,这算是哪一门子事呢?

高所长问有没有怀疑对象。

尤一手说:“没有,我觉得应该是流窜作案吧,不像是本村人干的,都是乡里乡亲的,谁下得去那个手呢?”

高所长说:“这个不好下定论,难说就不是你们村里的人干的,就拿蔡富贵家麦田被毁坏这事说吧,百分百就是本村的下三滥干的!”

“那也未必。”尤一手说着,望着蔡富贵,问,“我说蔡富贵,你小子是不是在外头得罪人了?”

蔡富贵脸上有些不自然,说:“哪有啊,在外面打工的时候,天天泡在工地上,想得罪人都没有时间。”

“村长呀,你就别往蔡富贵身上扯了,再怎么看,他也不像是个惹是生非的人呀。这样吧,我先回去了,鉴于目前的治安状况,我看创建典型村的事还是往后拖一拖吧。”高所长说完站了起来,提起包往外走。

尤一手一把拽住了他,问道:“你这就想走?”

高所长说:“是啊,下午局里有个会呢,我得回去准备一下。”

“不行,吃完中午饭再走。”

“饭就免了。”

“你看不起我尤某人是不是?”

“尤村长你说哪儿去了?咱哥俩还说这样的见外话?我真的有事,要不然陪你喝两盅。”

尤一手干脆拦在了前头,说:“那也不中,干脆我路过郑月娥家的时候,已经吩咐她准备午饭了,简单的很,饺子就酒,怎么样?”

高所长说:“不行,下午领导要训话,酒是觉得喝不得,只是吃顿饭,那不就没意思了吗?”

村长说:“没事,少喝点就是了。”

见实在走不脱,高所长只得答应下来,并对着蔡富贵客气道:“蔡富贵,你也留下来一起吃饺子吧。”

蔡富贵心里惦记着柳叶梅,担心她知道麦子被祸害的事后会被气疯,就找了个借口走人了。

回家后,见柳叶梅正在做饭,看上去很平静,就没多说啥。

直到吃完了饭,蔡富贵也没想出一个好办法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柳叶梅,才能让她接受麦子被毁的现实。

他在院子里溜达了几圈,又坐在树荫下抽了一会儿烟,直到心里面煎熬得实在不行了,就跟开了锅一样,他才站起来,走出了院子。

蔡富贵走进了范佳爱的家门,他想把麦子被毁的事告诉她,也好让她帮着出个点子。

进了院子,见屋门是虚掩着的,为了不让一墙之隔的柳叶梅听见,他轻轻推了一下,一步闯了进去。

不等脚跟站稳,他听到了一种异样的声音。

那声音是从里屋传出来的,呼哧……呼哧……听上去就像是老牛大喘气,间或还夹杂着咿咿呀呀的怪叫声。

妈呀!敢情这是打起来了?

蔡富贵伸长脖子想看个究竟,这一看,就彻底傻眼了,只见四条光溜溜的腿交织在一起,两双脚丫子乱蹬乱踢着……

这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操!这对狗男女,这光天化日的咋就玩起这种营生来了呢?

都老夫老妻了,玩就玩吧,还用得着像打了八斤鸡血似的了热火朝天了?还他妈的连门都不关,就不怕被人撞到?

真不要脸!

蔡富贵正在心里骂着,屋里面传出了更为恐怖的声音:“啊啊……哎呦……哎呦……”

这节奏,简直麻痹滴要死人了!

骂着骂着,蔡富贵自己就吼不住了,他觉得自己无限大的膨胀起来,血在身体呼呼的流淌,不!那简直就是在奔腾。

他浑身颤栗,尿意涟涟,眼看就要失控了。

就在这个时候,女人突然改变了腔调,大声哭号着:“驴……驴……你这个驴……我要死了……要死了……啊……”

不好,这要是真的死了人,自己还能说得清吗?

蔡富贵见势不妙,扭头就跑,慌乱之中,一头撞在了门板上面。

随着咕咚一声响,眼前先是一阵金花四射,随之一黑,就啥也看不清了,软溜溜趴在了门框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慢慢回过神来,睁眼一看,见范佳爱正站在自己跟前,焦急地问:“蔡富贵,你咋的了这是?”

蔡富贵没说话,打量一眼范佳爱,只见她下身穿一个大裤衩,上身套一件男人的衬衫,连纽扣都扣错眼了,里面露出了两个耀白的半圆。

“啊哟哟,富贵兄弟,你怎么流鼻血了呀?”范佳爱惊问道。

蔡富贵两眼呆直,饿死鬼一样全神贯注地盯着那两瓣若隐若现的精粉馒头,饥肠辘辘,根本没在意流没流鼻血。

范佳爱是个精灵人,她凤眼流转,故意对着外面大声喊:“蔡富贵,你这混账东西,想睡就回家睡呀,怎么跑这儿睡着了呢?你是驴啊,还会半蹲着睡。”

“你……你们才是驴呢,大白天就干驴事。”蔡富贵含混地嘟囔着。

“蔡富贵,你啥意思,啥叫干驴事?”范佳爱一脸无辜。

“干驴事就是胡来,胡来就是干驴事!”蔡富贵完全清醒了过来。

“你这个狗杂种,嫂子干啥了?”

“范佳爱,你是不是真的拿我蔡富贵当傻瓜了?”蔡富贵额前的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眼睛,他用劲往后甩了甩。

这一甩不要紧,发型没整好,却把星星点点的鼻血溅在了衬衣上。

“蔡富贵你这个熊玩意儿,不会是昨晚的酒劲还没过吧?看看你这个死样子吧,鼻子磕破了不说,还把衣服弄脏了,脱了……脱了,赶紧脱下来。”

“你……你想干啥?”

“你觉得我想干啥?”

“你不会吃上瘾了吧?”

“麻痹滴,我吃你姥姥个头啊?你是不是缺心眼啊?血水把你褂子弄脏了,我要你脱下来洗一洗,要不然就洗不净了,你知道不知道?”范佳爱说着,伸手就去解蔡富贵的衬衣纽扣。

蔡富贵心里泛起了一阵春花烂漫的感觉,他没阻拦,也不想阻拦,挓挲着双臂,直勾勾盯着范佳爱的手,并且还很花痴地说道:“嫂子,范佳爱,你的手好白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