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血溅在了衣服上/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你姥姥个头啊,脱!自己动手脱!”范佳爱松了手,到了院子里,从水缸里舀了水,盛在了洗衣盆里。

蔡富贵脱掉衬衣,掂在手上一看,这才知道果然是被鼻血染出了一片不规则的斑点。

“有啥好看的?给我!”范佳爱一把夺了过去,嘴里还在唠唠叨叨着,“怪不得那些老娘们儿妇在背后嚼你舌头呢,说你这样那样的,看来你天生就不是个正常人,我就搞不懂了,好好的一个男人,咋就成这样了呢?脑子被酒精浸了吧?要么就是被鬼怪缠身了?”

“你还有脸说我?我看你才脑子进水了,你才被鬼怪缠身了呢,要不是你在屋里嚎天喊地,我能撞成这样吗?”蔡富贵光着膀子站在门前,一脸杂七杂八的懵懂神情。

“蔡富贵,你再胡说八道试试,小心我把你的小腿给撕下来喂鸡。”范佳爱说着,哧哧笑了,笑得胸前的波涛滚滚,花枝乱颤。

“嫂子,可别说,这回我服了,你可真不是个一般人。”蔡富贵跟着傻笑起来。

范佳爱说:“我是个啥人与你无关,以后少给我捣乱,还不快去龙头上洗洗脸,让你老婆看见了,还以为我把你打成那样了呢。”

“是与我无关,可方光荣在意呀,你问问他嫌弃不嫌弃?”

“他才不像你呢,整天神神叨叨,小肚鸡肠的,跟个女人似的。”

“谁女人了?”

“不是女人你乱听人家门子?”

“谁听你门子了?”

不等范佳爱回话,蔡富贵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朝着屋里面扫了一眼,问:“光荣哥呢?是不是累晕了,睡得像死猪似的了?”

“睡个屁啊,去了邻村,给工地上的伙计带东西去了。”

“光荣哥他不在家?”

“是啊,怎么了?”

“不对吧?”这下,蔡富贵彻底蒙圈了,感觉自己猛然掉进了一个无底的糊涂盆里。

妈了个蛋!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难道真的是自己神经出问题了?

既然光荣哥不在家,炕上怎么会露出四条腿、两双脚呢?

还有那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总不会是范佳爱一个女人发出来的吧?

……

难道是自己看花了眼?

难道是范佳爱在演戏?她想勾引自己?

正再乱糟糟地想着,范佳爱喊:“你站在那里发哪门子呆呀?还不赶紧洗脸去,看看……看看,弄得就跟个鬼似的,要是被外人看见了,还不打电话把警察给招来了?”

“你还怕被外人看见?你还怕警察?看看你在炕上那副模样吧,真比狐狸精还狐狸精,简直……简直……”蔡富贵本想找个最恶毒的词刺激她一下,却没想出合适的,便揣着山一样大的谜团,走到了水龙头前,弯下腰,稀里哗啦洗起了脸。

“蔡富贵,你再敢胡说八道试试,看我不撕裂你的嘴!”范佳爱故意大声嚷嚷,她就是想让隔壁的柳叶梅听听,他男人来这边找麻烦,撞破了鼻子,纯粹是自找的。

见墙的另一边没任何反应,就断定柳叶梅一定没在家,要不然早就过来刨根问底了

她便不再说话,拿个矮凳坐下来。拿起衬衣,刚想往水里放,却感觉口袋里好像有啥东西。

“啥呀这是?”范佳爱大大咧咧把手伸了进去,掏出来一看,原来是一张折叠着的纸条。

咋这么眼熟呢?

范佳爱双眼一阵灼热,像是被电光焠着了一样,急急忙忙打开一看,顿时火冒三丈。

她站起来,冲着蔡富贵就骂:“蔡富贵,你良心让狗吃了吧?我说呢,原来还真是你干的?”

用冷水洗过头的蔡富贵刚刚冷静下来,听见范佳爱在没头没脸的骂自己,不知所云地扭过头来。

“蔡富贵,你说,这是啥?”

见范佳爱手里捏着一张纸条,蔡富贵心里就明白了大概。他直起腰板,挂着一脸水珠走过来,做出一个让范佳爱闭嘴的小动作。

“好啊,我不嚷嚷,你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二?”范佳爱那张粉扑扑的脸蛋瞬间变得面目全非,成了猪肝色。

蔡富贵并不急着做解释,他蹲下来,伸手去拿纸条。

“凭什么给你?”范佳爱把手抽到了一边。

“你给我看一看。”

“你是不是想毁灭罪证?”

“嫂子,你这样,又不是我干的,我毁灭个鸟罪证啊?”

“证据都被我逮到手了,你还嘴硬?”

“狗屁罪证啊?嫂子,你先别咋呼,听我慢慢跟你说,好不好?”

“这还用得着解释了吗?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蔡富贵往墙头那边指了指,又摆了摆手,说:“千万别让柳叶梅听见了,她会把事情给闹大的,万一张扬出去了,你脸往哪儿搁?”

“狗草的!你还问我脸往哪儿搁?”范佳爱一听这话,越发断定这事儿就是他干的了,抄起地上的小木凳,高高举在了手上。

蔡富贵也不躲,镇静地说:“嫂子……嫂子……你打吧……打吧,不过打了肯定要后悔。”

“打死你我都不后悔!”

“嫂子,你要是打死我,我真就成了冤鬼!”

“这还冤枉得了你吗?”

“是啊,嫂子,你真的是冤枉我了。这样吧,你先别激动,坐下来,听我仔仔细细说给你听。”

“说个屁啊!你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了,我能不激动吗?”

“嫂子,亲嫂子,你要是不相信我,那……那我就一头撞死在你家南墙上,你信不信?”蔡富贵真就做出了弯腰往墙上撞的架势来。

“好,你自己撞死也好,省得我动手了。可临死之前,你必须把话给我交代清楚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范佳爱说着,一屁股坐了下来。

“嫂子呀,你咋就不相信我呢?”蔡富贵把迈出去的一条腿又收了回来,满脸委屈地说:“我这会儿口渴的要命,你先去给我倒杯水喝,然后再慢慢告诉你,好不好?”

“美的你,想喝自己去倒!”范佳爱恶狠狠白了他一眼。

这娘们儿,果然中招了,这正是蔡富贵想要的,一来是让她舒缓一下情绪,等平静下来了,也便于作解释;二来嘛,他想进屋看一看,那个跟她一起“热火朝天”的男人是不是还躲在里面。

他想先发制人,只要抓住了范佳爱的那根小臊尾巴,她自然而然就没了底气,就只能由着自己了。

再说了,万一隔墙有耳,老婆柳叶梅正猫在那儿偷看着自己,那样的话,有些事儿就不便敞开来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