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好香的鸡肉/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富贵本来不相信那些鬼鬼神神的事情,可被柳叶梅这么一模一样的一阵子折腾,迷迷瞪瞪地就置身于另一个神秘世界了。

柳叶梅做完这一切,精神头足了很多,满脸的苦大仇深也消失得差不多了。她走进屋,边往锅底续着柴禾,边叽叽咕咕骂着:“狗杂种!让你坏了良心,祸害我们家的麦子,你等着吧,小鬼已经去找你算账,就算是不要了你的小命,那也得让你扒一层皮,去一块肉,看你还敢不敢跟老娘过不去!”

等锅里的水开了,翻滚起来,柳叶梅把鸡毛褪了,收拾拾掇得干干净净,闷在锅里煮了起来。

一袋烟的工夫,喷香的味道便弥散开来,浓浓烈烈溢满了整间屋子。

可不知道怎么了,蔡富贵坐在餐桌前,守着满满一碗鲜味扑鼻的鸡肉时,他却连一点胃口都没有了,勉强喝了几口汤,便起身离开了。

柳叶梅问他怎么了。

蔡富贵说一声不饿,就走进了东屋。

柳叶梅又唠唠叨叨说了些什么,他一句完整的也没听进耳朵里面去,进屋就躺倒在床上,迷糊了过去。

突然间,那两个纸鬼人又飘飘忽忽走了进来,一个举刀,一个持剑,嘴里面咿咿呀呀,张牙舞爪说着鬼话。

蔡富贵并不害怕,干脆不理他们。

也不知过了多久,院子里忽然传来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随之有人喊:“蔡富贵……蔡富贵……富贵你在家吗?”

“谁呀?”柳叶梅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

“柳叶梅啊,你不会连我都听不出来吧?”

“你嗓子变得就跟个破锣似的,谁能听得出来?“

“这不是昨夜里睡觉蹬了被窝,受了风寒嘛,嗓子有点哑。”

“活该,冻死你个狗东西!”

“咋了这是?吃了枪药似的。”

“没吃枪药,吃的鸡肉。”

“你家杀鸡了?”

“是啊。”

“还有吗?”

“有。”

陶元宝咽一口唾沫,说:“给我来一碗汤,解解馋。”

“滚,你整天价大鱼大肉、山珍海味的吃,用得着来我们家喝碗鸡汤解解馋了?”柳叶梅嘴上说着,手里早就摸起了勺子,往碗里盛起了鸡肉。

“这可是家的味道呢!我一辈子都想吃你做的饭。”陶元宝说着,坐在了饭桌边。

“别耍贫嘴!”柳叶梅把碗端到桌子上,朝着里屋翻了翻白眼,说,“他在家呢,你就不怕他吃醋。”

陶元宝不以为然地说:“我们俩现在不比从前了,可以说相互默契,情同手足,开个玩笑咋能在乎呢?”

柳叶梅哼了一声,说:“他可是个小心眼,你别太过分了。”

“就算是我再过分点,他也不会跟我急,你信不信?”陶元宝说着,双手捧起碗,吸溜喝了一口汤,啧啧道,“嗯,真香,真麻痹滴香!”

“吃你的吧,鸡肉都堵不住你的赖嘴。”

蔡富贵已经清醒过来,可他没有下床,他想听一听陶元宝那个家伙会不会把自己到城里做下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丑事说出去。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算是实实在在落在他的手心里了。唉,一失足而成千古恨呢!谁让自己干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丑事。

见陶元宝把一碗鸡汤喝下了肚,柳叶梅就走进了里屋,冲着黑乎乎的床上喊:“富贵……富贵……陶元宝来了,快起来,起来!”

蔡富贵应一声,下床了走了出来,装模作样擦一把眼睛,说:“一上床就睡过去了,你啥时候来的?”

“上午进城累吧?”陶元宝说着,斜眼朝着蔡富贵一笑。

那笑很诡异,不由得让蔡富贵心头一紧,唯恐他顺着话题说下去,忙转移话题说:“这鸡肉味道还行吧?”

“还行,你家鸡肉真香,啥都香!”陶元宝说着,又不怀好意地望了柳叶梅一眼。

蔡富贵问他:“都这时候了,你找我有事吗?”

“我不找你,我找柳叶梅。”

“你找柳叶梅干嘛?”

蔡富贵笑了笑,说:“又小心眼了是不是?”

“谁小心眼了?咱哥俩谁跟谁呀。”

陶元宝放下鸡汤碗,说:“这还差不多,有点儿发小的味道。我呀,找柳叶梅,一来是喝鸡汤,二来是有点小事情。”

“啥事情?”

陶元宝站起来,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沓钱,直接递给了柳叶梅,说:“这个,你拿着。”

柳叶梅接在手上,问陶元宝这是啥意思。

陶元宝说:“我听说你们家的麦子被糟蹋了,总不能没粮食吃吧?这点钱虽不多,但一年的白面够吃了。”

柳叶梅说:“不行……不行……我们家的麦子被糟蹋了,与你有啥关系?凭什么拿你的钱?”

陶元宝满脸真诚地说:“咱们三个,都是同龄人,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好哥们,虽然中间隔了十几年没怎么打交道,但现在重归于好了,我由衷的高兴。既然还是好兄弟,好姊妹,如今你们家遭了难处,我就有义务帮助你们,就算是我掏钱买了那些麦子,成不成?”

蔡富贵不干了,他上前一步,夺过柳叶梅手中的钱,塞给了陶元宝,说:“哥们归哥们,你这样可不行,不就是一点麦子嘛,我们也不至于饿肚子。再说了,麦子又不是你弄坏的,我们凭啥拿你的钱?”

陶元宝又把钱推了回来,冷着脸说:“蔡富贵,我要是说,那些麦子真的是我糟蹋的呢?”

“麦子是你祸害的?”

蔡富贵跟柳叶梅面面相觑,惊成了木偶。

“是啊。”

“你为什么要祸害我们家的麦子?”柳叶梅问他。

陶元宝淡然一笑,说:“你心里觉着是我祸害的,那就是我祸害的,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蔡富贵说:“这算个狗屁道理啊?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啥叫觉着呀?”

“亏你还算是个文化人,这不叫设置假敌、转移目标嘛。我是担心你们两口子想不开,为了减轻你们的心理压力,所以才应承下来的,这下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蔡富贵摇摇头,说:“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这钱我们不能收,无功不受禄,拿着烫手。”

陶元宝虎起脸来,大声呵斥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有啥好烫的?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再磨磨唧唧,我可就不客气了!”

柳叶梅见状,对着蔡富贵说:“既然陶元宝一番盛情,那就先守下吧,权当是借你的,等以后再还你。”

“还我?谁用得着你还了?简直是侮辱我的感情!”看上去陶元宝真的是生气了,鼻子都歪了。

蔡富贵说:“你这样,我们多不好意思啊。”

“算了……算了,既然拿来了,就别再客套了。”柳叶梅说着,把钱接到了手里。

“对呀,这就对了。”陶元宝脸上舒缓下来,说:“这才像哥们呢。对了,我都想好了,不但在资金上给予你们补助,还会在工作上扶持富贵一把。这样吧,在山庄没有开业之前,你先到我店里去,不让你干粗活,只是搞搞管理,积累一下经验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