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夜幕下的小动作/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跟不出所料,蔡富贵虽然觉着别扭,但拿了人家的“救济款”,就不好直接回绝了,只得找借口说:“陶元宝,跟你说句实话,我觉得我真不是做生意的料,实在不行,我还是想进城打工去。”

陶元宝说:“你这个鸟人,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你也不看看,出去打工的都是些什么人,他们除了卖力气,还能干啥?你呢,有才气,有头脑,在家门口干点什么不成?我又不会亏待了你。”

蔡富贵说:“我哪有啥头脑呀?还不就是一根筋嘛。”

“瞧瞧……瞧瞧……这会儿知道自己一根筋了是不是?那还不赶紧跟着陶元宝学学呀。得了,你就别再嘴硬了,明天就跟你陶元宝上班去!”柳叶梅吼不住了,瞅了瞅手中的钞票,语气完全倒在了陶元宝这边。

蔡富贵白了她一眼,说:“女人家,你懂个屁啊?”

“你才懂个屁呢!一个大老爷们家,磨磨唧唧,连个娘们都不如!”

“好了……好了……蔡富贵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女人也是人,她们也想身边有男人陪着,舒舒坦坦过日子。”陶元宝说完,拔腿就走。

蔡富贵站在原地,没出门送送,甚至连一句送别的话都没有,他瞥一眼柳叶梅手中的钱,看上去又沉又重,几乎都把她的手臂压断了。

当然了,更沉重的还有他的心思,他觉得自己无形中落入了陶元宝的圈套,一步步走进了他精心为自己设计的笼子,给钱给我还不算,还有意无意让自己跟坏人接触,做下那种极其“不要脸”的坏事,再反过头来帮着自己擦屁股,难道仅仅为了让自己去帮他打理生意,发展事业吗?

不,也许里面还有更大的阴谋。

可又会是什么呢?

……

“蔡富贵,发啥呆呀?”柳叶梅喊一声。

蔡富贵回过神来,说:“柳叶梅,我觉得,你应该把那钱还给人家。”

柳叶梅正色道:“是啊,是得还,但我有个主意。”

“啥主意?”

“从明天开始起,你就去他店里干活,用你的工资来还他,权当是预付给咱们工钱了。”柳叶梅说完,闪身进了里屋。

其实吧,陶元宝执意要蔡富贵去他店里干活,目的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复杂,无非有三点:

一是了解到了他到自己店里闹事的过程后,就觉得这小子是个双重性格,外表看起来忠厚老实,一旦爆发起来就像一只豹子,这样的人伪装得深,有着隐蔽性,适合处理棘手问题;

二是他有学识,虽然文化不高,但好学,有天赋,在管理上能有效弥补自己的弱势;

第三一点就是看中了蔡富贵跟派出所的关系,虽然一时弄不清他跟高所长以及那个小女警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但看上去的确非同一般。

——————————————————————————

再看陶元宝,他走出蔡富贵家的院门后,没有直接朝前走,而是拐进了范佳爱家。

明明是找范佳爱,他却站在院子里喊起了方光荣的名字。

屋里两口子正在看电视,突然听到有人喊,范佳爱竖起了耳朵,稍加分辨,就知道是陶元宝,心头一揪,趿拉着鞋就跑了出来。

“范佳爱,没睡吧?”陶元宝问。

“是你呀,陶元宝,这时候来干嘛呀?”范佳爱压低声音问。

“夜里头好啊,安安静静的,说话方便,你说是不是?”陶元宝油腔滑调地说。

“你可别胡说八道,他在家呢。”

“又想歪了不是?我有要紧的事情,要跟你们说。”

不等范佳爱答应,陶元宝已经抬脚迈进了门槛,与范佳爱擦身而过的时候,还故意在她胸前的柔软处蹭了蹭。

这一蹭,范佳爱的半截身子就酥软得不行了。

进屋后,斜倚在炕头上的方光荣爬了起来,嘴角扯出一点僵硬的笑意,说:“今儿是啥风呀?怎么就把大能人给刮来了呢?”

“光荣哥,你也跟着嘲弄我呀?我算个狗屁能人啊,不就是做点小本生意嘛,比起你们这些闯荡江湖的手艺人可差远了。”

“得!闯荡江湖的手艺人,你就别给我们戴高帽了,吊草的!不就一群盲流嘛。”方光荣自嘲自骂起来。

“光荣哥,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是在家盘地头,你们才是五湖四海,大展宏图呢。”

正说着,范佳爱跟了进来,冷着脸问陶元宝:“你来找方光荣,不会只是为了吹捧他吧?”

陶元宝说:“我不找光荣哥。”

“那你想干嘛?”

“我找你。”

“你找我?”

“是啊。”

“你找我干嘛呀?”范佳爱神色明显有点儿慌乱,好在灯光昏暗,看不太分明。

方光荣本来就喝了不少的酒,一听这话,就有点醋意小发,半真半假地说:“要不要我回避一下?”

说完,还真做出了要擦下炕的架势。

“切,光荣哥,你这也太见外了吧,别……别走,正好,你也帮着我出出主意。”陶元宝拦住他。

“我能帮着你出啥主意?”方光荣问。

陶元宝说:“我急急火火的过来,是有事求你们帮一个忙。”

“你求我们帮忙?没搞错吧?”范佳爱凝着了眉毛。

陶元宝就把自己想帮蔡富贵一把,让他去店里工作,并协助开办山庄的事情说了出来,意思是让他们两口子帮着说服一下。

范佳爱听后,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说:“这是好事呀,这样一来,蔡富贵就用不着出去打工了,天天守着老婆孩子,多滋润呢。”

方光荣却摇了摇头,撇着嘴说:“我觉得劝也白搭,蔡富贵不会答应跟你干的。”

陶元宝一愣,问:“为什么?”

方光荣说:“因为……因为他跟你不一样。”

陶元宝问:“怎么就不一样了?”

方光荣说:“不一样的地方太多,不好说。”

陶元宝拧巴着问方光荣:“光荣哥,你啥意思?”

方光荣说:“我没啥意思啊,就是觉得他不合适跟你干。”

范佳爱一看这是要吵起来的架势,忙推着陶元宝往外走,说:“你哥喝多了,别跟他一般见识,等我劝劝蔡富贵就得了,你放心,他肯定听我的,走吧……走吧……”

“不是,方光荣他这也太……太……”话没说出口,陶元宝就被范佳爱推出了门外。

“行了,别说了,陶元宝你赶紧回家睡吧。”

“我又没得罪他,瞧瞧方光荣那个样子,把我当什么人了?真是的。”陶元宝嘴上说着,趁其不备,在范佳爱的胸前肥软处摸了一把。

范佳爱也毫不含糊,蜷起右腿,用膝盖顶在了他的裆处。

这一顶才知道,陶元宝这小子的下面已经火爆冲天了,硬得连膝盖都被硌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