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没羞没臊/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元宝咬牙切齿,边往外走边嘶嘶吸着冷气,等到了院子里,他才小声说:“受不了了,出去练练吧?”

范佳爱小声骂他:“妈了个逼的!你作死啊,快滚,滚得远远的!”

“草,老子白来赚了一肚子气。”

“一肚子气是小事,小心你的狗命!”

“他敢!”陶元宝扔下一句,就走出了院门。

范佳爱哗啦一声关了门,把门闩牢牢插严了,才快步回了屋,耷拉着脸埋怨了起来:“瞧瞧你吧,咋那么小心眼?”

方光荣说:“我压根儿就看着他不是个东西。”

“什么呀,还不是嫉妒人家有钱呀。”

“都他妈的是黑心钱,老子不稀罕!”方光荣坐起来,冷笑一声,说:“陶元宝这只坏鸟,你以为他是真心想帮蔡富贵吗?”

范佳爱拿起笤帚扫着炕,说:“你别老把人家往坏处想好不好?这不明摆着嘛,他就是想拉蔡富贵一把。”

方光荣边往旁边挪了挪身子,边说:“早就听说了,他开的是黑店,挂着羊头卖狗肉,他把蔡富贵弄过去,不学坏才怪呢。”

“挂羊头卖狗肉是啥意思?”范佳爱蹬掉鞋子,撅起屁股上了炕。

方光荣伸出臭烘烘的脚丫子,在范佳爱下边蹭了蹭,又伸手在她胸前摸了摸,说:“装不懂呢?还是真不懂?就是玩这个的。”

“滚!”范佳爱抬手在方光荣的大腿根处拍了一把,说,“方光荣,你真不是个东西,人家怎么你了?就这样编排人家。”

方光荣褪下裤子,仰身躺下来,说:“老子才懒得编排他呢,一岁不成驴,到死也是个驴驹子,反正从小我就觉着他不是个好东西。”

范佳爱盯着方光荣一挺一挺的那个部位,心里灵动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你说他开的是黑店,意思是不是就是专门搞破鞋的那种地方?”

“嗯,差不多就是那么个意思吧。”方光荣说着,好像是那个地方痒了,伸手摸了一把。

“呸,真下流!”范佳爱抬起粉嫩的脚丫子,狠狠踹了男人一下,问,“这么说,你是不是去试过了?”

一看范佳爱认真起来,方光荣弄出一副可怜相来,说:“打死我也没有那个胆量,让你逮着了,还不得就地把我枪决了。”

“你的意思是要不是我管得严,也想去试一试了?”

方光荣咧嘴一笑,涎着脸说:“那就难说了,你要是支持,那我就去,有吃有喝,一色的小嫩肉,谁不稀罕那是傻!”

“真不要脸!让你稀罕,我让你稀罕,让你稀罕个够!”范佳爱一双纤纤玉手伸了上去,摸准了,一番没深没浅地乱捏。

方光荣连声“惨叫”,顺势把一堆软肉搂在怀里,手上动着,嘴里顺着上面的话题污言秽语说了下去。

他们两口子一番热火朝天的闹腾,差点没要了蔡富贵的小命。因为陶元宝那钱的事儿,两口子别了几句,一气之下,他就独自睡到了西屋。

谁知道才刚刚睡着,隔壁的方光荣跟范佳爱就开始搞动静了,从预热到喷发足足有一个多小时的模样。

一开始他强迫自己不听,甚至还用手指头捂住了耳朵,但都无济于事,那种挠心挠肺的声音直往耳膜里钻。

于是,他就开始转移思路,把那些动静想象成是两只猫在咬架,抓来挠去,上下翻腾,不可开交。

可眼前又莫名其妙地浮现出了四条腿交织,两对脚乱蹬的狂热画面,深埋的火焰就呼呼燃烧起来,一瞬间就把他的整个身子烧焦了……

难受到了极点,实在无法克制了,他就只能把手伸了下去,攥住了惹祸的那厮,拼命摧残自己。

飞啊飞……

跑啊跑……

直到春光一泻千里,整个世界才彻底安静了下来,他也陡然跌成了一滩烂泥,迷瞪了过去。

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了,也就不到一竿子高的当儿,范佳爱走进了蔡富贵家。

见柳叶梅正在喂鸡,她就走过去,问蔡富贵去哪儿了。

柳叶梅说:“他还能去哪儿?赖在床上装死熊呗。”

范佳爱问她:“真的不想出去打工了?”

柳叶梅点点头,说:“不去就不去吧,我也受够了,家里家外的,操不了那份心。”

范佳爱说:“可这样也行啊,怎么好老睡懒觉呢?”

柳叶梅倒也体谅,说:“这时候地里又没有多少事干,睡就睡吧,我也懒得管他。”

范佳爱说:“不行,最好是赶紧找个事做,一来挣点钱贴补家用,二来还能养成好的习惯,柳叶梅,你说是不是?”

柳叶梅点点头,说:“你说的也有道理,可他一根筋,有活不想干。”

范佳爱问:“你是说,他找到活了?”

柳叶梅说:“是啊。”

范佳爱说:“找的啥活?他要是不乐意干,让俺家方光荣干去,好不好?”

柳叶梅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恐怕不合适,听说还要写写画画的,得有点儿文化。”

“啥活呀?还得有文化。”

柳叶梅就把昨夜里陶元宝来她家,找蔡富贵去他店里干活的事情说了出来,但丝毫没提那些“救济款”的事儿。

范佳爱听了,脸上掠起了兴奋之色,夸张地说:“这可是大好事啊,那不就等于是去坐办公室吗?俺家光荣要是捞得着这么好的差事,还不得立马趴下来给陶元宝磕响头啊!”

“可……可也不知道蔡富贵这个死熊人是咋想的,根本就没打算去,要不然都这个时辰了,还赖在床上睡吗?”

“不对吧,凭着这么好的差事他不干,那不是明摆着犯傻吗?要不……要不我给劝劝去!”范佳爱说着,不等柳叶梅反应过来,早就抬脚进了门。

柳叶梅紧脚跟过来,可人家一片好心,又不好拽住人家,只得眼睁睁看着范佳爱推开了西屋的房门,大呼小叫着:“蔡富贵……蔡富贵,你小子,给我起来,嫂子有话要跟你说。”

蔡富贵昨夜里在他们煽情的背景下做了“坏事”,这时候猛然睁开眼睛,见范佳爱已经站在了床前,脸蛋轰然一下红成了火炭,手忙脚乱地扯过薄被盖住了身子。

范佳爱是过来人,生性又泼辣,蛮不在乎地说:“用不着害羞,嫂子啥没见过,用不着遮掩了。”

“谁……谁遮掩了?”

“没遮掩你干嘛了?那你敞开来我看看。”

“嫂子……嫂子,你别这样,让柳叶梅听见多不好呀。”

“这还有啥不好的,嫂子又没怎么着你。说吧,这日子好过不过了?”

“咋了?谁说不过了?”

“看看你,还有过日子的样子吗?日头都晒在屁股上了,你还赖在床上睡,有这号的吗?”

蔡富贵哼一声,嘟囔着说:“还有脸说我,还不都怪你呀,一个女人家,没羞没臊的,夜里做那事的时候就不会矜持点呀?”

“谁没羞没臊了?蔡富贵,你给我说清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