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条疯狗/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富贵甩了几次都没甩开,又羞又急,拿眼直瞪陶元宝。

“玉香,你放手!”陶元宝虎着脸说,“都别闹了……别闹了,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请来的助理,他叫蔡富贵,别看他年轻,可是闯荡江湖的老手,文武双全,是个难得的人才。”

“老板,他咋个文武双全法?”一个女孩傻乎乎的问道。

“傻逼,这都不懂!”陶元宝粗野地骂一句,然后煞有介事地说,“文就是有文化,曾经是县城里的高材生,还是个作家,你们要是不信,就看一下前几天的报纸,那上面还发表了他的文章。这武嘛,就用不着我解释了吧,他的腿脚功夫,你们不是都亲眼见识过了吗?”

“哎哟哟,这么厉害呀,可见到真的作家了,帅哥,一会儿给小妹签个名好不好?”一个身材单薄,胸前平平的女孩凑上来,厚厚的脂粉下,露出了几分天真。

“想签字可没那么容易,你得先把他拿下,小睡莲,你有那个能耐吗?”那个叫玉香的女人嬉闹道。

“别闹了!”陶元宝严肃起来,说,“他初来乍到,你们要多多支持他的工作,谁要是敢欺负他,我就撕了她!”

话音刚落,陶元宝的手机响了。

他按下键,接听了。

嗯嗯啊啊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对着蔡富贵说:“走……走,赶紧跟我走。”

蔡富贵巴不得离开这个脏窝,也不问去哪儿,踩着陶元宝的脚后跟,穿过一条黑黑的走廊,来到了后院,钻进车里。

“陶元宝,不……不,陶总,咱们回村上吗?”

“这刚来呢,你就想回去?”

“陶总,我觉着我不适合在你店里工作。”

陶元宝开车驶出了院子,侧脸望一眼蔡富贵,问:“你说,怎么着就不适合了?”

“那些女人,有点……有点……”蔡富贵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你呀,人要学会改变自己,知道不知道?不是有句话嘛,叫什么,既然改变不了环境,那就得改变自己,你觉得你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嫌那些女人脏吗?我实话告诉你,看人不要只看外表,其实她们心都很好,都是凭自己的本事跟能力吃饭。”

陶元宝猛打一把方向盘,拐向了右边的水泥道,接着说,“其实,你用不着担心,我在后面给你安排了单独的办公室,她们不会随随便便打扰你的。”

“我能帮你干啥呢?”

“可干的事情多了去了,譬如处置应急事件了,对外公关了,说白了就是替我跑跑腿啥的,再就是处理跟有关单位的关系,工商了,税务了,公安了啥的,都是些出头露面的重要事情。”

“不行……不行……那些活我可干不了。”

“天下哪有不行的事,我看你行你就行,眼下不懂不要紧,我来带你,等你能独当一面了,我就可以全身心投入其他工作了。”

“元宝哥,不……不……陶总,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你小子,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那好,你要是不干的话,这就把所有欠我的钱全都还我。”

“行啊,还给你就是了,昨天夜里你送去的钱,一分没花,都在柳叶梅那儿呢。”

“还有呢!”

“还有啥?”

“还有你耍了人家老大情人的赔偿款,加起来都足足有好几万了,你赔得起吗?”

“你……你……”

“我怎么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小人呀?我告诉你,是你小人在先,我不得不反击,你懂不懂规矩?”陶元宝立马显出了小人嘴脸。

“你……你什么意思?”

“没意思!别忘了,你在外面做下的丑事,老鬼都清清楚楚告诉我了,都记在心里呢。”

虽然蔡富贵知道他只是要挟自己,并没有真心想怎么着的意思,但终归还是有点儿英雄气短了,不敢再叽歪着不干了。

不一会儿,车子驶进了镇上的医院,停在门诊楼前。

蔡富贵问:“来医院干嘛呢?”

陶元宝下车后才说;“带你过去看个病人。”

“看谁?”

“吴法天。”

“吴法天?”

“是。”

“他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支书打电话让过来看一下。”

“那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为什么?”

“我讨厌那个垃圾玩意儿!”

“操!”陶元宝黑着脸,说,“蔡富贵,你觉得自己挺有个性是吗?个性能他妈当饭吃吗?能当钞票用吗?瞧你那个熊样吧,就跟个犟驴似的,早晚会被南墙撞死!”

“你来看他,就因为他爹是支部书记?”

“也是,也不是!”陶元宝抬脚朝前走去。

蔡富贵想了想,只得恹恹地跟了上去。

来到病房后,见吴法天吴法天躺在病床上,两眼红肿得就跟个大熊猫似的,额头上还敷着一块纱布。

坐在床头的吴法天妈妈站了起来,说一声你们来了。

陶元宝点点头,盯着吴法天问:“嫂子,他……他这是咋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女人泪眼婆娑地说:“谁知道呀,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呢,回家后就成这样了。”

“支书电话里说好像是被人打的,被什么人打的?”

不等女人说什么,躺在床上的吴法天呼一下坐了起来,眯着仅剩了两条血缝的眼睛盯着蔡富贵,问:“蔡富贵,你怎么来了?”

蔡富贵倒也坦然,说我来看看你呀。

吴法天哼了一声,问:“你是不是担心我死了?”

蔡富贵听出这小子话中有话,就质问他这话是啥意思。

吴法天往床头靠了靠,说:“蔡富贵,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是不是你在暗地里下手了?”

“吴法天,你脑子进水了吧?”

“老子清醒着呢!比任何时候都清醒!”看起来吴法天伤得并不重,嗓门大得要震破天棚。

吴法天妈妈还算理性,向前一步,按住儿子说:“人家富贵好心好意来看你,你咋能这样待人家?”

“一边去!你知道热饭用口吹。”吴法天甩开妈妈的胳膊。

陶元宝也被搞糊涂了,他小声问蔡富贵:“这是咋的了,你们俩有矛盾?”

蔡富贵摇摇头。

“没有这是干嘛?”陶元宝走到了床前,问吴法天;“昨天晚上出事的时候是几点?”

吴法天说:“八点多点,不……不……大概有九点了。”

“法天老弟,那我就敢向你保证,肯定不是蔡富贵干的,因为那段时间,我正好跟他在一起?”

“你跟他在一起?”吴法天血眼瞪向了陶元宝。

“是啊,我跟他在一起。”

“操,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嘛,打我的正好是两个人。”

卧槽,这个狗崽子,真他妈的就是一条疯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