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被剥了衣服的小护士/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元宝心里骂着,脸上却坦然一笑,说:“法天老弟啊,你可不能钻牛角尖,我和蔡富贵就在他家里说话,怎么就能打到你了?”

“谁能证明?”

陶元宝想都没想,说:“蔡富贵老婆柳叶梅,还有方光荣和他老婆,你要是信不过,我就把他们接过来,当面对质。”

“你们早就串通好了,对质有个屁用?”吴法天仍在耍横。

陶元宝也不跟他急,说:“法天老弟,我们一无冤二无仇,干嘛要害你?为啥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

“跟你是无冤无仇,可是跟他就不一样了。”吴法天满是伤害的面孔转向蔡富贵,气恼地甩出一句,“还不是为了曹山妮!”

“曹山妮?就是曹家友的闺女?”陶元宝问。

“是啊,她都已经答应做我女朋友了,这小子又凭空插一棒子,把老子的好事给搅合了。”

见吴法天骂骂咧咧,蔡富贵忍不住了,嚷道:“法天老弟,你现在身体这样,我不想跟你对质,可既然你赖定是我打了你,那我也不得不把话说清楚。”

“那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你是不是伤到脑子了?我有老婆有孩子,有比着曹山妮大那么多,能抢她做我女朋友吗?我那不是自找难堪吗?”

“那为什么你帮她之后,她就对我冷淡了呢?”

“为什么冷淡了,你别问我呀。”

“那我问谁去?”

“你去问曹山妮啊,赖我头上多没意义啊?”

“打住……打住!”见两个人针尖对麦芒,担心他们会动手打起来,陶元宝赶忙制止,说,“这样吧,法天老弟,你先把昨天夜里的被打的过程说一遍,实在不行,咱就报案。”

吴法天说他也觉得奇怪,吃过晚饭后,他正盘算着怎么才能把曹山妮约出来,见个面,突然就听到外面有个女人在喊他的名字。

侧耳细细一听,欢喜得差点昏过去,喊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朝思暮想的曹山妮。

他一溜烟跑了出来,到了大门外,见曹山妮已经转身朝前走去。

淡淡的月光下,她的身姿曼妙可爱,莲步轻移,就跟个神仙姐姐腾云驾雾一般。

吴法天按捺不住狂热的激情,撒腿狂追,可不管他跑多快,就是追不上曹山妮。

他快,她也快;他慢她也慢,中间始终隔着一样的距离。

眼看着出了村子,他急了,喘息着喊了两声曹山妮。

曹山妮没有回应,一直走到了那棵百年银杏树下,才止住了脚步,缓缓回过头来。

吴法天快步跟上去,打眼一看,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

这个一路追赶上来的女人,背影是像曹山妮,可长着一张白纸一样的面庞,连五官七窍都没有……

妈呀!

吴法天顿时被吓得热尿狂泚,扭头就跑。

突然,从银杏树后蹿出两个黑影,映着月光清晰可见,他们面部狰狞,丑陋不堪,活像两个恶鬼。

他们二话不说,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劈头盖脸就砍了起来。

多亏着蔡疙瘩打那儿经过,吓跑了恶鬼,扛起吴法天,把他送回了家。

蔡富贵听到这儿,心里面一阵灵动,难不成行凶的就是柳叶梅烧掉的两个厉鬼?

如此说来,吴法天这小子就是祸害自家麦田的人了,他是遭报应了。

卧槽,这个该死的畜生,活该被砍死!

可柳叶梅搞得的那一套是迷信,是牛鬼蛇神,怎么好当真呢?

再说了,吴法天被伤成那个死熊样子,也不是跟他理论的时候,只得忍气吞声了。

蔡富贵心里很纠结,既恨之入骨,又幸灾乐祸,连脸上的表情也是阴阳参半,阴晴不一。

对于吴法天的描述,陶元宝并不认可,问他:“法天老弟,你不会是梦游了吧?”

吴法天说:“我连觉都没开始睡呢,怎么就梦游了?”

陶元宝说:“可别不服,一定是你过度相思,鬼迷心窍了,所以就产生了幻觉,晃悠出去,撞树上了。”

“胡说八道!”吴法天恼羞成怒,喷着唾沫星子喊,“谁他妈鬼迷心窍了,我清醒着呢!”

“好了,你元宝哥这不是帮你分析一下嘛,你用得着那么呼天号地了?还有没有个男人样啊。”吴法天妈妈劝慰道。

陶元宝低头琢磨了一下,说:“既然你爸让我帮着照应一下,那我也不能不管,这样吧,你要是执意说不是梦游的话,咱就去报案。”

一听要报案,吴法天看看陶元宝,再盯紧蔡富贵,问:“真的不是你们俩干的?”

陶元宝冲着吴法天妈妈一笑,说:“婶儿,法天的脑子是不是真的出问题了?”

女人摇摇头,没说话。

吴法天日有所思地说:“后来我在心里反复琢磨,隐约觉得就是你们俩,他们是你们走进病房的时候,简直就跟两个鬼一模一样。”

“靠,你不是说两个鬼长得很可怕嘛,怎么就像我们俩了?不要血口喷人好不好?”蔡富贵听不下去了。

吴法天毫不示弱:“你们可以戴面具呀,对不对?市场上各种鬼面具都有,花几块钱就能买来。”

陶元宝问:“那引你出来的那个女鬼呢?你不会说她就是曹山妮吧?”

“这个简单呀,随便找个女人,脸上敷一张面膜不就得了?你们说,是不是就是这样干的?”

卧槽,还真是被赖上了。

陶元宝没了耐性,他说:“那好吧,就算为我们洗清罪名,也得去报案,走,咱们去派出所。”

“元宝大侄子,法天一定是被伤脑子了,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案就不要报了,查来查去的,可别弄坏了孩子的好名声。”女人哀求道。

我勒个去!

她儿子竟然还有好名声,简直不要脸。

这个可悲、可叹、可笑的女人,你难道就不知道自己儿子是一块臭烘烘,无恶不作的垃圾!

蔡富贵憋了一肚子气,心里骂着,扭头就走,他不想再跟垃圾呆在一起,真担心一不小心发起火来,那可就不好收拾了。

也不知道是蔡富贵天生就是个惹祸精,还是该着他倒霉,就在往楼下走的时候,偏偏就被搅进了一件不大不小的医闹事件。

说是事件,其实闹事的只有一个人,还是个中年妇女。

当时,蔡富贵刚刚下了二楼,到了楼梯口,便听到了女人呼天号地的撒泼叫骂声。

他加紧脚步,走近了,仔细一听,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是中年妇女的儿媳妇生下了一个兔唇男婴,兔唇就兔唇吧,可豁口处竟然还流着血。

这让新生儿的奶奶心情极其郁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憋屈了几天后,好不容易挨到了出院的日子,待到儿媳跟婴儿被接走后,她主动要求留下来办理出院手续。

看来她是早有预谋,无缘无故,竟然撕碎了病例,破口大骂起来。

她态度强硬地挑明,造成孙子唇裂的直接原因,不是天生,而是人为,是孩子降生时,医生操作不当,用产钳给撕破了。

并且还提出了强硬的条件,要求医院必须免去所有医疗费用,退回预缴的押金,并承担孩子以后修补兔唇的所有费用。

很明显,这是在耍赖!

医生护士你一言我一语耐心解释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可谓是言之凿凿,满腹诚恳。

可中年妇女就是不听,死咬着一个理由不放松——要是兔唇,孕期检查咋就没发现呢?

一个年长的医生说,B超检查的准确性本来就不是百分百,再说了,孩子的体位也很关键,说不定是侧卧,挡住了缺陷的部位。

那个女人不但不听,反而破了大骂,还动手摔起了护士站的东西。

一个白白净净的小护士实在忍不下去,朝着女人喊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还讲不讲理了,都给做医学鉴定了,还有啥值得怀疑的呢?要怪也只能怪你儿子跟媳妇!”

“我儿子媳妇怎么了?”

“是他们的基因出了问题!”

“基因你麻个逼!”女人疯狗一般,扑上了小护士,又挠又咬起来。

小护士惊叫着逃脱,却被死死地缠住了。

中年妇女只是挠咬还不过瘾,又动手撕扯着女孩的衣服,三把两把就把女孩的白大褂给扯掉了。

这还不解气,猛劲一扯,只听见啪一声脆响,一个浅粉色的罩子就攥在了中她的手中。

女孩惊叫一声,双手慌忙抱住了前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