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勾起了某种欲望/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肌肤又白又亮,过于显眼,更为抢眼的是她的上身特征超常地大,双手捂上去,只能勉强遮住封顶,肥嘟嘟的根基一览无余。

我擦,这么大啊!

看热闹的人群中突然喊了一声。

小护士羞愧难当,一屁股蹲在了地上,缩成一团。

中年妇女却仍不依不饶,手撕脚踢,直往死里折腾。

或许是慑于规章制度的限制,也或许担心被那泼妇缠上,其他几个穿白大褂的急得团团转,只在动嘴,却没人出手。

日个姥姥!

还带这么欺负人的?

蔡富贵心头一热,一个箭步蹿了上去。

他双手搂住了中年妇女的腰部,猛劲往后一扯。

女人毫无戒备,双脚离地,腾空而起。

这时候只要蔡富贵一松手,女人准得被摔个狗喳屎。

他可不是个糊涂虫,人被摔坏了,自己是要承担责任的。对待这种撒泼女人,只能智取,不能强攻。

在动手之前,蔡富贵早就察觉到,这是个风骚型的女人,这还没有到夏天呢,她就穿起了裙子,里面光溜溜,好像连袜子都没穿。

你妹的,既然你能当众羞辱人家小姑娘,我就敢扒光了你,让你也尝尝受羞辱的滋味儿。

趁着女人犯傻的当儿,蔡富贵腾出左手,顺着她的腿部往下一滑,食指一勾,一条粉红色的贴身短裤就滑到了脚踝处。

巧合的是,女人身上正是“大姨妈”做客的时候,突然没了约束,一块不明飞行物“啪”一声落在了地上。

众人循声望去,个个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差一点滚落出来了。

那是啥,大家都懂,此时正鲜艳夺目躺在了灰白的地板砖上。

东西虽小,但对视觉的冲击力很强。

很血腥!

也很暴力!

女人哇呀怪叫一声,双脚乱蹬,就像一头被割断了尾巴的白熊。

蔡富贵的恶作剧还在继续,他把左手往上抬起,右手极力压低,女人就成了一棵倒栽的大葱。

短裙下摆唰一下翻转下来,两条肥白的大腿朝上,直冲顶棚。

这还不算,他还有意晃动了几下,使得倒立的双腿失去了平衡,悠然分开了叉,成了一个硕大的异形圆规。

此时此刻,春光旖旎,掌声一片。

这时候,除了在场的医护人员,还来了不少的病人以及家属,都在屏住呼吸看着这夺人魂魄的一幕。

女人像是被吓蒙了,不再挣扎。

几秒钟过后,她突然清醒了过来,嗷嚎大哭起来。

蔡富贵问她:“你哭啥?”

女人喘着粗气说:“你把我放下……放下……啊哦哟……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错的又不是你,你咋喊不敢了?”

“我错了……我错了……”

“不对呀,明明是医生错了,我担心它们人多势众,伤害着你,所以才出手搭救你。”

“不是……不是他们的错……是……是我不对,我错了,你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早知道是你错了,我还不救你了呢。”说完,蔡富贵扳正了她的身子,让她双脚着了地。

看上去女人有点发晕,身子一趔趄,差点跌倒。

蔡富贵再次揽住她的腰,在她耳边小声叽咕道:“你认识我吗?”

女人摇摇头。

“你想知道我是谁不?”

女人摇摇头。

蔡富贵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他说过癞和尚吗?”

女人哦了一声,傻愣愣回头望一眼,满目惊恐。

“实话告诉你,老子一天不打架,手就痒痒,两天闻不见血性味儿,心里就燥得慌,今天运气不错,来看个病人,竟然就逮着了机会,你懂我的意思吗?这位阿姨。”蔡富贵显得匪气十足。

“是……是……我懂……我懂……”女人挣脱开来,弯腰提起衣服,尖叫一声,撒腿就跑。

蔡富贵担心她会找人回来报复,就牛逼拉撒地吓唬她:“嗨,你啥时再来?别忘记招呼一声,我也好带几个弟兄过来侯着你。”

女人哪还敢回应,屁滚尿流夺路而逃。

那个被撕掉了上衣的小护士已经重新穿好了衣服,仰视着蔡富贵,怯怯地问一声:“你……你真是癞和尚?”

蔡富贵问她:“你知道癞和尚是谁吗?”

小护士摇摇头,说:“不知道,感觉叫这名字的人应该很厉害,不过你肯定不是癞和尚。”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

“因为你不是癞和尚。”

聊了几句,小护士渐渐恢复了平静,说:“多亏了你,要不然可就麻烦了,不是被打死,就得被逼跳楼。”

“至于嘛,邪不压正,就算我不管,也会有其他人来出手。”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小护士问他。

“问个名字有毛用?走了。”蔡富贵抬脚朝外走去。

“你记好了,我叫于胜男,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来找我。”小护士盯着他的背影说。

蔡富贵放慢了脚步,心里默念着小护士的名字。

就在这时,一个着装考究的女人走了进来,挡住了蔡富贵的出路。

女人先是紧盯着蔡富贵看了几眼,然后问他:“你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我是下面村里的。”

“可以告诉我是哪个村子吗?”

“哦,桃花村。”

“你做什么工作?”

“没工作,在家种地。”

“你在家种地?”女人不太相信,上上下下打量了蔡富贵几眼,然后说:“你跟我来一趟。”

蔡富贵问:“去哪儿?”

女人没回话,径自走在前面,拐上了右侧的通道。

小护士钻出人群,直勾勾打量着蔡富贵的背影,好像有啥话要对他讲。

女人头也没回,只管往前走。

蔡富贵跟在后头,目光黏在她身上,上上下下打量着。

心想,这女人气度不凡,别有韵致,绝非等闲之辈,十有八九就是这家医院的领导。

她的发丝乌黑,身板挺直,腰间收得很细,到了臀部,却又陡然炸开,下身着浅蓝套裙,叉开得很高,每往前迈动一步,都隐约露出了大腿内侧的一片耀白……

这让蔡富贵心里很受煎熬,竟然有了某种强烈的欲求。

他只得把一只手伸进了裤兜里,用力按着那个地方,要不然的话连走路都碍事。

女人在一扇写着主任室的门前停了下来,边推门边回头望了一眼蔡富贵。

果然没错,她就是个领导。

蔡富贵禁不住一阵慌乱。

进屋后,女人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说:“你坐吧。”

蔡富贵刚落座,女人又发话了:“还不赶紧去洗洗手。”

“洗手干嘛?”

“你在那个女人身上摸来摸去的,就不嫌晦气?”

蔡富贵看看自己的手,说:“没……没摸啥,干净着呢,用不着洗……用不着……”

其实他不是不想洗,实在是有些为难,这会子他裤子正撑着老高,根本就没法站起来。

女人转过座椅,一对炯亮的眼睛在蔡富贵身上扫来瞄去,微微一笑,嗔责道:“瞧你这点出息!”

蔡富贵窘迫起来,他想让自己冷却下来,可根本做不到。

因为这时候的女人已经调整了坐姿,正面朝上了自己,两条修长的玉腿叠加在一起,微微上翘。

更要命的是她那一双裹在黑色凉鞋里的小脚,精致得要死,十根脚趾玲珑剔透,玉笋一般,不停蠕动着。

蔡富贵啊蔡富贵,你可一定要克制……克制……要不然就死定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