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被灌了迷魂汤的女人/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一言不发的男警察坐进了驾驶室,胡佳佳拉开后门上了车,却不急着关门,一直开着。

蔡富贵知道她是在等自己,弯下腰钻进去,拘泥地坐了下来。

见胡佳佳一直冷着脸,不理自己,蔡富贵就期期艾艾地说:“我真的啥也没干,请你们相信我。”

“你还想干嘛?”胡佳佳气愤地回一句。

蔡富贵说:“她只是想帮我,谈事的时候酒喝多了,所以就……”

“所以就胡来了?”

“没……没……真的没胡来。”

停了片刻,胡佳佳问他:“她想怎么帮你?”

蔡富贵说:“她想让我去医院当保安。”

“让你当保安?”胡佳佳冷笑一声,接着说,“那可得了你的劲了,有条件天天打架,戏弄女人了,你挺喜欢那样做是不是?”

蔡富贵菊花一紧,我靠!原来她已经知道自己在医院“打架”的事了,就说:“是那女人太过分,欺负人家小护士,我实在看不下去,就出手了。”

“人家是个女人,你觉得用那种方式解决问题得当吗?”

“可……可我又不能揍她,你说咋办?”

“真不要脸!”胡佳佳眼望着前方,不再说话。

蔡富贵局促不安,浑身直冒虚汗,他试探着问:“你们是怎么知道那些事儿的?”

“那个女人去派出所报案了,多亏了你们村的那个叫陶元宝的早一步来说明了情况,要不然早就派人抓你了。”

原以为蔡富贵那小子是胆小鬼,见自己打起来了,就偷偷溜走了,原来是去派出所说明情况了。

胡佳佳接着说:“我们好说歹说才把那个女人打发走,不过看上去她情绪很不冷静,临走时还扔下话,说跟你没完。”

“没完?没完能怎么着?”蔡富贵一脸不服气,说,“她把人家女护士的衣服都剥了,就该给她点颜色看看,这叫以牙还牙!”

“行了……行了……别在为自己的丑行找借口了,看你文质彬彬的一个人,怎么就不知道理性点呢?狗咬狗的处事方式好吗?”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看见不平事,血就直往头顶冲,根本管不住自己的手脚。”蔡富贵说着,看见警车已经驶离了镇驻地,就问胡佳佳这是带自己去哪儿。

胡佳佳说:“送你回家。”

蔡富贵连声喊着停车,说:“不用你们送,我自己步行回去就行。”

胡佳佳说:“万一你遭了埋伏了呢?真要是被尸横荒野,我们也是有责任的,你知道不知道?”

蔡富贵侧脸望了一眼胡佳佳,心想: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一个小女子,说起话来竟然硬得掉渣,真是不可思议。

眼看就要到村口,蔡富贵坚持要下车,说万一被奶奶看见自己是被警车送回来的,肯定怀疑自己又犯事了。

胡佳佳只得答应下来,冲着前面说一声:“大李,那咱就回去吧。”

大李应一声,把车停在了路边。

蔡富贵不敢正视胡佳佳的眼睛,道一声谢就下了车。

想不到胡佳佳也跟着下了车,示意大李到前边调转车头,然后对着蔡富贵说:“以后不要再跟那个女人来往了。”

蔡富贵脸一阵红,明知故问道:“你说医院那个女领导吧?”

胡佳佳反问他:“要是换了别的女人,我们就直接把她带所里了,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放过她了吗?”

“为什么?”

“因为她不是个一般的女人。”

“就因为她的院长身份?”

胡佳佳摇摇头,轻咳一声,说:“不是,他是上头领导的女人,官大的能吓死你,你竟然敢跟她玩,小心把小命玩丢了,不知死活的东西!”

“是你想歪了,我清醒着呢。”

“清醒个屁,清醒能跟她去那种地方?”

“我把那个闹事的女人赶跑后,心里也害怕,院长又说了那么多贴心的话,我就像中了魔似的,就跟着去了,可是……可是啥也没做。”

“你要是真的做了,谁还会理你呀?等着去死就是了!”胡佳佳狠狠瞅了他一眼。

“不过,感觉那个女人确实有点儿那个。”

“哪个?”

“有点疯疯癫癫的,这样的女人怎么能当院长呢?”

“花痴。”

“谁花痴了?”

“我不是说你,是那个女人。”

“听她的意思好像是婚姻不幸,受刺激了,对了,她老公究竟是个多大的官?”蔡富贵很好奇。

“不要打听那么多,知道了有什么用?你给我听好了,以后离她远点,越远越好!”

蔡富贵犯难了,说:“可……可她答应给我安排工作了。”

“你傻呀,狐狸精的话你也信,实话跟你说吧,她那个院长只是个虚职,上面的人把她放这儿,就是等着她自生自灭,你懂了吧?”

蔡富贵听得一头雾水,却又不好多问。

胡佳佳望了望停在前边的警车,说:“你以后消停着点,好好干活农活,闲着的时候就写点东西,练练笔,再说了,村长也会帮你的,别再惹是生非了,好不好?”

蔡富贵突然想起陶元宝要他去店里上班的事儿,就问胡佳佳去还是不去。

胡佳佳想都没想,直截了当地说:“不去,坚决不能去!你要是去了,就离牢房更近了一步。”

蔡富贵傻乎乎地问她为什么。

“这你还用得着问我了,自己心里应该明白。”胡佳佳说着,从兜里拿出了一沓钱,塞给了蔡富贵。

蔡富贵不要,又塞了回去。

胡佳佳说:“这是你该得的,以后多写点好文章,等上了报,我们把奖励全给你,也好有个零花钱。”

蔡富贵说该写还是要写的,可与钱没有关系,说完转身朝着村子走去。

胡佳佳望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道:“真是个书呆子,看你饿个半死后,还嘴硬不嘴硬。”

回家后,柳叶梅正坐在树荫下,平静地和着面,对着蔡富贵说:“你第一天去上班,包顿饺子祝贺一下。”

看来没人告诉她自己在镇上“大战女医闹”,又跟女院长去“开房”的事儿,蔡富贵这才放松下来。

他觉得有点儿口渴难耐,就进屋倒了白开水,坐到了门槛上,慢吞吞喝了起来。

柳叶梅问:“陶元宝给你的安排的工作怎么样?”

蔡富贵叹口气,说:“那种破地方,环境太差了。”

柳叶梅没听出他的画外音,就说:“很脏吗?”

“是……是很脏。”

“那就坚持一下呗,以后会慢慢改善的。”

蔡富贵不想跟她多解释,解释了她也不一定听得懂,很明显,她已经被陶元宝灌了迷魂汤,直白一点说,就是被陶元宝给买通了。更何况,他们之前还有过那么一段,感情上还是有所关联的。

柳叶梅又转开了话题,说:“麦子倒了就倒了吧,咱再翻一翻地,倒一倒茬儿,种点其他的作物吧。”

蔡富贵问柳叶梅该种点什么好。

柳叶梅说:“花生、地瓜啥的都行。”

蔡富贵低头想了想,说:“要不先等等吧,要种就种经济作物,那个收入高,来钱快。”

柳叶梅听了,直摇头,说:“不行,那不是胡闹嘛,还是种粮食牢靠,至少不用担心饿肚子。”

蔡富贵没再接话,他心思不在种地上,满脑子都是女院长躺在床上的销魂模样,那雪白的肌肤,那精巧的小脚丫,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