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底气不足/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竟然还是个花痴,简直不可思议,多亏着小女警他们及时赶到,要不然自己把持不住,肯定就会“英勇献身”了。

献就献呗,有什么不好,也许……

蔡富贵手捧着茶杯,仰视着天上悠然的白云,心猿意马地想着,心里舒服得直哼哼。

吃晚饭的时候,陶元宝又来了,咋咋呼呼进了屋。

柳叶梅显得比以前殷勤多了,又是让座,又是倒茶,还把藏起来的一盒香烟拿了出来,热情得跟见了皇帝老子似的。

陶元宝点上一支烟,把手机放到了蔡富贵的跟前,说:“以后随身带着,别乱扔,也好方便联系。”

有了之前胡佳佳的话,蔡富贵的态度明显有些冷落,他说:“那么贵的手机,我不用,用坏了赔不起。”

“操,谁让赔了?”陶元宝不乐意了,对着柳叶梅说,“你看看,蔡富贵是不是有点儿不识好歹?”

“是啊……是啊……”柳叶梅转向了蔡富贵,指责道,“看看人家陶元宝对你多好啊,见你手机坏了,忙给你换个新的,这比亲兄弟想的都周到,你可好,不好好谢谢人家,还冷眉冷眼的,真不是个东西!”

蔡富贵咽下口中的饭,开门见山地说:“说实话,你店里那活我不想干,还是另请高明吧。”

陶元宝没想到蔡富贵会反悔,吸一口凉气,说:“你小子,这不是逗我玩嘛,我都已经当着员工的面宣布了,你让我怎么跟他们解释?”

“好啊,蔡富贵,你这个死熊人,拿好心当驴肝肺了是不是?看人家陶元宝对你多好呀,又是给钱,又是给手机,还给你安排了工作,你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呢?”柳叶梅说着,气恼地把手中的筷子甩到了院子里,正巧打在了鸡笼子上,把里面的鸡吓得扑棱棱一阵闹腾。

陶元宝倒也大度,和风细雨地说:“柳叶梅,你别生气,蔡富贵心气高,大概还惦记着更好的工作呢。”

“做梦吧!他天生就是个贱命,当初学习是挺好,可还不是因为家里穷,被迫退学了吗?再后来当兵,提拔村干部,哪一样不是因为蔡疙瘩那个老东西,给扯了后腿。这时候好不容易遇到陶元宝这么个贵人,想拉你一把,你反倒成了白眼狼,好人不认了!”柳叶梅的话很刻薄,也很动情。

“你懂啥呀!”蔡富贵霍地站了起来,对着陶元宝说,“走,咱到外面说说话吧。”

“咋啦?还有怕人的话吗?怕我听到了是不是?”柳叶梅的俊俏脸蛋直接皱巴成了桃核。

陶元宝说:“也好,有些事,咱就当着柳叶梅说开吧。”

“你……你什么意思?”蔡富贵感觉后背上直冒冷风。

陶元宝稍加沉吟,随又朝着柳叶梅浅笑着,说:“其实也没啥,就是工作上的事情有点儿分歧,不会伤害到我们兄弟间的感情。”

柳叶梅说:“去吧……去吧……我才懒得管他的屁事呢!”

“那好,我们外面说去,免得惹你烦。”陶元宝说着,先一步走了出去。

两个人来到了大街上。

自打村里频频出现偷鸡摸狗的事后,夜里很少有人出门,大多数都卧在家里,警觉地守护着牛和羊。

这时候虽然刚刚吃过晚饭,可胡同口里早已没了人影。

两个人往前走了一段,陶元宝就骂开了:“蔡富贵,你小子良心让狗给吃了是咋的?”

蔡富贵装傻道:“怎么了?”

陶元宝说:“你知道我今天为了你,费了多大的心机吗?先是看到你打架,急急火火去了派出所,早一步说明了情况,然后又看见你被那个女魔头接走了,担心会被她吸个精尽人亡,就去找了小女警,你倒好,不感激也就罢了,还翻脸不认人。”

“操,原来是你干的?”蔡富贵心虚了,说:“你小声点好不好?唯恐别人听不见是不是?”

陶元宝说:“听见怕啥?”

“老子还要脸皮呢!”

“你妹的,你也知道要脸面?”

蔡富贵说:“我看你是成心让我丢丑,老子本来是在做好事,是见义勇为,你懂不懂?”

陶元宝不屑地说:“你就别再为自己脸上贴金了,我看你就是个花心大萝卜,见了漂亮女人就失控,就蛋痛,就想扑上去弄!”

“陶元宝,你可不能血口喷人!”

陶元宝叹一口气,语重心长起来,说:“富贵老弟啊,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因为那个小护士长得好看,所以你才会一撸袖子冲上去的?还有……还有那个有名无实的女院长,不就是因为她长着一张好看的脸蛋嘛,都快做咱们大婶的年龄了,你他妈的都不嫌弃,二话不说,跟顺顺溜溜跟着进了房间,这不是花心是什么?”

“滚!啥人啥心,我看是你自己心里龌龊,比臭狗屎都臭狗屎!”蔡富贵不想跟他玩了,转身就走。

陶元宝喊住他,说:“你给我站住,还有一件事,咱必须得弄清楚。”

“啥事?”

“就是吴法天说咱俩黑他的事儿。”

“操,狗崽子脑袋被门挤扁了,他的话你也信?”

“这事可没那么简单,说不定就有人信,特别是他爹,人家是支书,随便给上点眼药,就够咱俩受的。”

“狗屁,他算个吊毛,有村长为咱做主呢。”

“人家官官相护,关键时刻你算个逑啊!”

“我就不信了,敢情真就没有王法了?”

陶元宝见蔡富贵执意要走,就赶上去拽住了他,说:“你不要感情用事好不好?就没觉得那事蹊跷?吴法天把他被害的过程说得那么细,那么真实,你就没听出个道道来?”

“道道个屁?只能说明他神经短路了。”

“他为什么不说别人?”

“他不是把曹山妮也编造进去了嘛。”

“对呀,只所以曹山妮也在里面,所以才容易让别人相信,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你跟曹山妮也有一腿。”

“尽他麻痹地的胡扯淡!”

“就是嘛,所以说,为了澄清事实,咱们也该问一下曹山妮。”

“你想问她什么?”

“问她是不是像吴法天说的那样,黑夜里施了美人计,把那个狗东西引到大树下的。”

蔡富贵真就被说动了,乖乖地跟在陶元宝身后,去了曹山妮家。

曹山妮家里里外外的门全关了,听见陶元宝在外面喊,就说:“已经睡下了,有话明天说吧。”

陶元宝说有很要急的事情要问她。

曹山妮说那你就问吧,我听着呢。

蔡富贵知道曹山妮信不过陶元宝,就说:“曹山妮,我是蔡富贵,你还是出来一下吧。”

曹山妮哦一声,没再拒绝,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蔡富贵直奔主题,问是不是她头天夜里把吴法天引出去的。

曹山妮听后,反问蔡富贵:“这你也相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