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煞鬼入村/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富贵说:“只因为不相信,所以才来核实一下。”

曹山妮说:“那个狗东西,我躲他还来不及呢,还能主动去找他?”

“可吴法天说他看得清清楚楚,连声音都是你,这还会有错吗?山妮妹子,你该说实话。”陶元宝插话说。

曹山妮说:“你干嘛要信他的?我大门没出,二门没迈,一黑夜都呆在家里,他是见鬼了吧?”

蔡富贵对着陶元宝说:“我就知道是这样,算了吧,他神经了,咱不跟他一般见识。”

“还真他妈奇怪了,走了,回家睡觉去。”陶元宝往前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对着蔡富贵说,“明天你早点起,我想带你去外地考察项目。”

“考察项目?”

“是啊,就是学习经验呗。”

蔡富贵想了想,说:“我不去,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啥?你的意思是不想跟我干了?”

“是,不想干了。”

“那你想干啥?”

“种地呗,踏踏实实种地!”

“卧槽,你脑子是不是进驴尿了?反悔了是不?那好,明天早上我过去,跟你把账算个清楚。”

说完,陶元宝头也不回地走了。

曹山妮问蔡富贵:“咋啦?你欠他钱了?”

蔡富贵说:“是他主动给的,又不是我借他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蔡富贵就把自家麦子被毁,陶元宝主动拿钱资助的事说了一遍。当然,隐瞒的细节也不少,譬如前几天去县城被“黑”,以及在医院的“丑闻”,他都只字未提。

曹山妮听完,说:“不就一千块钱嘛,赶明儿我给你,你还他就是了。”

“不用……不用……我有钱。”

“别嘴硬了,明天我去银行提了给你,以后跟他划清界限,不是我挑拨离间,那人心黑,听说开的那店更黑,专门干见不得人的生意。”

“你亲眼见过?”

曹山妮摇摇头,说:“只是听人私下里说起过,不看别的,只看那店里的门面吧,大白天价都捂个窗帘子,不做坏事的话,用得着那样了?”

蔡富贵叹一口气,说:“不过,陶元宝的确也是个能人,起码比咱会赚钱,这个世道有钱就是爷,否则就是孙子,你说是不是?”

“赚钱没错,可不能昧良心啊。”

“唉,有些事说不清,干脆就不说了,回家睡觉吧。”

“哦,对了。”曹山妮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压低声音说,“你家那快麦地,十有八九是吴法天给祸害的。”

蔡富贵一愣,问她是怎么知道的。

曹山妮说她早就听吴法天发过狠,说要给蔡富贵点颜色看看。

“他为啥要跟我过不去?”

曹山妮说:“说起来也怪我,那天夜里,他又来帮我看羊,说要托媒来求亲,我不答应,他就怀疑是你在我们中间插了一杠子,就发狠说一定要报复你,谁承想,你家的麦子第二天就被糟蹋了。”

“他以后又帮你家看羊了?”

“是啊,倒是挺卖力的。”

“那说明他是真心对你好,可不能辜负了人家。”

曹山妮说:“又不是我要他来的,愿意献殷勤就让他献呗。”

“你也是,干嘛那么轴呢?都是打小一块长大的小伙伴,不能太过分了,你要是愿意就答应人家,要是不乐意,就断利索点,别吊着人家的胃口。”蔡富贵抬头望望天,说,“时间不早了,回家吧。”

曹山妮一言不发回了家。

看到曹山妮掩了门,蔡富贵才转身离开。

当他走到村委后面的东西大街时,看到两个黑影晃晃悠悠迎面走了过来。

虽然夜色已浓,但蔡富贵明显感觉到那两个人不是自己村上的,心里就开始打鼓:姥姥,不会是又来偷羊贼了吧?

很明显,那两个人也看见了蔡富贵,他们停下了,叽叽咕咕说了些啥,然后快步跑了过来。

“前面是谁?”蔡富贵问一声。

“哦,大哥,我们是来串门的,向你打听个人。”

操,这么晚了来串门?骗三岁小孩子啊。

可蔡富贵不急着揭穿他们,故意深弯了腰,弄出一副沙哑的腔调来,问:“哦,说吧,你们要去谁家?”

一听是个老人,其中一个直接走到了跟前,问:“大爷,这个村子是叫桃花村吧?”

“是啊,是桃花村。”蔡富贵偷偷打量着他,见是个虎背熊腰,满脸凶相的年轻人,就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打听一下,这个村子里有个姓蔡的,叫蔡富贵的人吗?”

蔡富贵心里咯噔一下,操他二大爷的,竟然是奔着自己来的,却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问:“是有这么个人,你们要找他?”

“是啊,我们是要找他,他家住哪儿呢?”

“都这么晚了,你们找他有事吗?”

后面的那个高个走了上来,问道:“他是不是在外面欺男霸女、为非作歹、专跟道上的黏在一起?”

操!

这哪儿跟哪儿呀?都是从哪儿听来的鬼话,就故意扯淡说:“是啊,听说整天在外面打架斗殴,还……还杀人越货,对了,有人说,他手头还挂着好几条人命呢。”

“这么厉害呀?”

“可不是嘛。”

“大爷,他是不是会武功啊?”

“是啊,不光会,听说还很厉害呢。”

“怎么个厉害法?”

“回村后,虽然没打人,可一拳打死过一头猪,一脚踢死过一头牛,村里没人敢惹他,见面都远远绕着走。”

矮个的那个吸一口凉气,唏嘘道:“卧槽,这么厉害呀?”

“你们是他啥人呢?”

“是……是他朋友,白天没空,晚上过来瞧瞧他,大爷,麻烦你给指个道好不好?”

蔡富贵眼珠一转,说:“可……可他虽然是这个村上的,家却不在村子里,住得远着呢。”

“不住村子里?”

“是啊。”

“那他住在哪儿呢?”

“在……在北坡上呢。”

“离村子还有多远?”

“没多远,也就三里地吧。”

“那该怎么走呢?”

“那道真不好走,连兔子都上愁,别说黑夜了,就是白天都不好找,要我怎么说呢。”蔡富贵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腔调来。

“那你带我们去吧。”大个子的口气完全是在命令。

蔡富贵往后趔趄了一步,腰躬得更深了,说:“我可不敢去,那地方是块凶煞之地,白天都阴森森的,别说是夜里了,要去你们自己去吧。”

“闹鬼?”

“是啊,闹得可凶了,村里人都怕得要命。”

“那他怎么会住在那么个地方?”

“听说他八字硬,阳气足,连鬼都惧他三分。”

“他都不怕,老子有啥好怕的?走,你给我们带路。”

“不行……不行……我可不敢去。”蔡富贵缩着身子往后退。

大个子一把抓住了蔡富贵的脖子,咬牙切齿地说:“你他妈不去试试,老子这就要了你的老命。”

“别胡来!”矮个子及时拽开了同伙,跟蔡富贵商量道,“大爷,我们给钱,麻烦陪我们走一趟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