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女神找上门/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富贵点点头,说:“那些人就是传说中的专业杀手,一个个都是亡命徒,只要肯出钱,啥事都干。”

村长听了这话,脸冷了下来,问蔡富贵:“狗日的,你就不怕他们再来找你麻烦?”

蔡富贵摇摇头,说:“不会的,他们不怕人,可怕鬼。”

村长想了想,说:“不行,你还是把摩托车推你家里去。”

“干嘛?”

“放这里会惹麻烦,搞不好整个村子都跟着遭殃。”

靠,还一村之长呢,整天装得牛逼拉撒,原来也他妈是个胆小鬼!

蔡富贵想了想,说:“那是赃物,放我家肯定不合适。”

“人是你惹来的,我不管你放哪儿,反正立马给我弄走。”

“那……那就交给派出所吧。”

“那也好,正想去找高所长喝个小酒呢。”村长说完,走到院子里,朝着人群喊,“王兴,你发动摩托车,带我去派出所一趟。”

那个叫王兴说:“没有钥匙,发动个屁啊。”

“麻痹滴,想想法子嘛,女人没钥匙,你怎么一上来就给打开了呢。”村长粗俗地骂着。

正说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冲了进来。

蔡富贵眼前一亮,觉得很面熟,等车门打开,一只套在丝袜里的精巧小脚丫踏在了地上。

卧槽,她怎么来了?

竟然是那个美女院长,昨天她酒后失态,自己扒了个精光,会不会怀疑我对她干了啥……

蔡富贵见事不妙,溜之大吉了。

村长打了兴奋剂一般,神采飞扬地迎过去,招呼道:“哎哟,美女院长啊,你亲自来了,欢迎……欢迎……”

黄丽娟按一下手中的遥控,有意避开了村长的手,说:“咱是一家人,用不着那么客气。”

村长有点儿尴尬,顺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说:“领导大驾光临,屋里请……屋里请。”

黄丽娟淡淡一笑,扭着水蛇腰进了办公室。

围在摩托车前瞧热闹的一帮人围拢过来,伸头缩脑地朝着屋里张望这,一个个垂涎欲滴。

黄丽娟不但不介意,反倒暗自开心,故意侧着身子,把包裹在丝袜里的两条大白腿直冲门口,嘴上却说:“村长啊,你可真起到了领导示范作用,这些村民个个都像你。”

村长边倒水边说:“你就别糟践我了,我在你眼里就那么烂?”

“当然了,你是村长,就算是想烂,那也只能在心里。”黄丽娟轻翘兰花指接过水杯,故意在那只粗糙的大手上蹭了一下。

尤一手心里一阵躁动,暗骂道:要不是看在你老公是副县长的份上,老子这就办了你!

这样一想,心里的火就呼呼烧了起来。

为了掩饰窘态,他走到门口,朝着围观的人骂道:“姥姥,没见过美女咋地?老子要谈业务了,一个个都给我滚!”

正在摆弄摩托车的王兴也耐不住了,走过来问村长摩托车还弄不弄了,眼睛却很邪恶地在黄丽娟身上扫来瞄去。

“弄……弄……继续弄。”村长说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说,“要不这样吧,你先推回家,慢慢弄。”

王兴傻笑着,说:“这摩托车还不知道能不能骑呢?要不别急着送派出所了,我骑几天试试再说,你看中不中啊?村长。”

“也中……也中……万一趴路上可就麻烦了。”村长摆摆手,示意王兴赶紧离开。

院子里一下子清净下来,村长坐到了美女院长旁边的沙发上,视线正对着两条长腿的正中。

黄院长收拢了双腿,一本正经地说:“我今天来,想找一个人。”

“不是找我?”

“不是,找一个叫蔡富贵的人。”

“操,你找他干嘛?一个小盲流!”

“你说蔡富贵他是个流氓?”

尤一手一脸奸笑,说:“我可没说他是个流氓,他是盲流,盲流,你明白了吧?”

“你啥意思这是?”

“我的大院长来,连这个你也听不出来,我的意思是,他原来一直在外面打工,前些年,不就称作盲流嘛。”

“村长,你说话能不能文明点?人家都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再说了,就他那个敢作敢为的劲儿,比你这个当村长的都强!”

村长奸笑着说:“强个鸟**,嫩着呢,跟老子没法比。”

“好了,别再啰嗦了,赶紧把人给我找来吧。”

“对呀,刚才还在这儿呢。”村长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喊了起来,“蔡富贵……蔡富贵……你小鳖羔子跑哪儿去了?”

见外面没人回应,就返身走到了扩音器前,按下开关,喊了起来:“蔡富贵……蔡富贵……上头来领导找你,你小子跑步前进来办公室。”

一憋子气喊了好几遍才停下来,尤一手走过来,对着美女院长说:“这小子打小缺教养,他是不是啥地方得罪你了?你可一定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黄丽娟说:“尽瞎说,蔡富贵那人真不错,人品人格都是一流,说句难听的话你别介意,他比你强百倍!”

“这叫啥话?”几句话把村长给惹了个大花脸,嗫嚅着说:“孬好咱也是老熟人了,就算是以前得罪过你,可都已经向你赔礼道歉了,就别再没脸没皮地羞辱我了,好不好?”

“我可没有羞辱你的意思,说的是实情,蔡富贵那人的确不错嘛。”

尤一手说:“院长啊,你是看走眼了,那小子是个惹祸精,我可没少给他擦屁股。”

“你就别糟践人家了,是好是坏明摆在那儿,跟你说实话,我今天来,一来是感谢他,二来嘛,是想帮他一把。”

“怎么个帮法?”

“听听他的具体想法再说。”

尤一手眼珠一转,涎着脸说:“咱是老熟人了,我对你的工作又一贯支持,有件事,想求你帮个忙。”

“啥事?你说吧。”

尤一手就把想让儿子从县级企业调到事业单位的想法端了出来。

美女院长一听,直摇头,说:“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你以为事业单位那么好进啊。”

尤一手说:“是啊,我知道很难,要不然还用得着求你了,回去跟你老公说一声,说不定事就成了。”

“切,你想得也太轻松了。”

“我说院长,咱把话说在前头,你要是帮我办成了,我给这个数,你觉得咋样?”尤一手说着,伸出了五根手指头。

“你就是给双份我也帮不了。”黄院长说着,赶忙岔开话题,说,“你赶紧打发人去找呀,我还急着回医院呢。”

尤一手只得拨打了妇女主任郑月娥的电话,让她赶紧去找蔡富贵。

不大一会儿工夫,郑月娥就来到了村委会,人还在院子里,就气喘吁吁地说:“蔡富贵他……他不在家。”

“他去哪儿了?”

“他老婆说……说……去镇上上班了。”

“上班了?去哪儿上班了?”美女院长站了起来,问郑月娥。

郑月娥说:“好像是坐陶元宝的车走的,具体去哪儿上班她也没说。”

“他手机号是多少?我直接打他电话吧。”院长说着,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尤一手说:“操,我还不知道他有没有手机呢,估计够呛。”

美女院长想了想,说:“村长,你看这样好不好?等蔡富贵回来后,你告诉他一声,让他明天务必去医院一趟,我有急事找他。”

“你一个堂堂的院长,不会也喜欢上那个傻小子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