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她竟然好那一口/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美女院长板起脸,说:“你还是不是个村长了?怎么就喜欢满嘴喷粪呢!是不是欠揍了?”

“让那么个人给迷住了呢?你让人怎么想?”尤一手朝着诡异一笑,点燃香烟,深吸一口。

“你别瞎扯了,我已经跟你说过,找他只有两个目的,一来是感谢,二来是想帮帮他。”

“那好,我答应你,亲自登门给你请人。不过,我托付给你的事,你也记好了,事成之后,定有厚报!”尤一手笨拙地行了个拱手礼。

美女院长含混地应了一声,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尤一手追在后头喊:“好不容易来一回,吃了午饭再走吧,让你嫂子包饺子……”

“不了,下回吧,回去有急事呢。”一脚油门,黑色轿车驶出了村委会。

望着美女院长的小车绝尘而去,尤一手心里打起了小算盘:既然她没拒绝,就说明儿子调动工作的事儿还有戏,虽然早就听说她跟副县长的婚姻名存实亡了,但毕竟还住在一个屋檐下,吹吹枕边风的机会还是有的。

想到这些,他回头对着郑月娥说:“你值一会儿班,我出去转转。”

郑月娥问他去哪儿,他也懒得搭理,倒背着手,一步三晃荡地朝前走去。

尤一手来到了蔡富贵家,见大门紧锁,就直接拐进了方光荣家。

院门虚掩,轻轻一推就开了。

随着啊呀一声惊叫,他看到了一抹惊心动魄的亮白——

原来范佳爱正在门后的树荫下小解,正撒在兴头上,猛然间一个男人闯了进来,赶忙起身提裤子,谁料想,腰带卡在了肚皮上。

按理说,这时候的尤一手应该退到外面去,给范佳爱一个解决问题的时间和空间。

可他没有那么做,走进来,坦然地蹲在一旁,说:“没事……没事……你忙你的就是了。”

一阵慌乱之后,范佳爱慢慢解开了被卡住的腰带扣,见村长一副怪里怪气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一笑,麻烦可就来了,竟然失禁了。

范佳爱惨叫一声,那还顾得了其他,重新蹲下来,该干啥干啥了。

她本能地调转了一下方向,正面朝向了南墙,也只能顾头不顾尾了。

尤一手倒也毫不避讳,眼睛半眯着,明明是在悠然饱览着,却装得没事人一样。

范佳爱一泄为快,这才汲取了上次失败的经验,双手扒着腰带,顺顺溜溜提上了裤子。

尤一手坏笑着,说:“有意挑逗你叔公是不是?”

“老不正经,干嘛那样看人家?”

“还怪我?我看你是成心,明明已经解决了,见我喜欢,就来了个二次开放,你还嫌我看?”

“滚!”范佳爱扬了扬手,像是要抽尤一手,却又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这一笑虽不浪,却让尤一手春心荡漾。

他站起来,伸手去捉范佳爱的手。

范佳爱一闪身,结果就更“惨”了,那双粗皮糙肉的老手正巧落在了她胸前的一团柔软上。

“你……”范佳爱身上一阵麻酥。

尤一手刚想伸手揽住她的腰肢,突然听到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慌忙松开了手,就地蹲了下来。

外边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范佳爱家男人方光荣。

方光荣见村长蹲在地上抽闷烟,就呵斥起了范佳爱:“你傻呀,叔来咱家了,怎么就不知道让个座呢?”

范佳爱装模作样地扫着地,头都没抬一下,说:“这不刚进院嘛,还没来得及,到处是鸡屎,怕弄脏了村长的鞋。”

尤一手倒是客气上了,他吐一口烟雾,说:“没事……没事,我穿的是破鞋,不怕脏。”

范佳爱低着头,恶狠狠剜了村长一眼。

方光荣进屋搬了凳子出来,递给了尤一手,问:“叔啊,今儿啥风把你给刮来了?”

尤一手反过来问他:“光荣啊,往年这时候都出去打工了,今年咋还没行动呢?”

方光荣这才知道,村长好像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城,因为听到风言风语又回来的事情,干脆就不多解释。

他搬个凳子过来,坐在了尤一手对面,掏出香烟,递一支给村长,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搭伙,这不刚刚联系了邻村的一个包工头,打算过几日就走呢。”

“去哪儿?”

“好像是省城,还没定下来呢。”

“是该走了,这得少挣多少钱呢。对了,光荣,你们在外面,一天下来要几百块吧?”

“也就……也就二三百吧,不多。”

“二三百还不多啊?一个月下来都快过万了,比老子一年的工资都高出一大截。”

“那可不一样,你是一级领导,我们就不行了,撇家舍业,风吹雨淋的,那是拿命换来的辛苦钱。”

“行了,知足吧,家里的事耽误不了,外头还挣那么多钱,还有比这更舒坦的吗?”

范佳爱直起腰,说:“叔啊,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挣那点小钱你看眼里了,咋就不看看我们受的那些罪呢?”

尤一手在范佳爱脸上瞥一眼,说:“这倒也是,牛郎织女的日子的确不好过,好在一年也就那么几个月。”

闲聊了一阵,尤一手就把话题扯到了蔡富贵身上,说:“我今天过来,就是问一下蔡富贵那小子的事,是不是真的学坏了?”

范佳爱走过来,爽快地说:“我觉得他不孬啊,人聪明,也本分,估摸着有人故意祸害他吧。”

尤一手说:“只不过,他这一次回来,他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看上去鬼鬼祟祟的,是不是真的干啥坏事了?”

范佳爱说:“不可能,他能干啥坏事?”

尤一手说:“没干坏事儿,人家能找上门来?鬼才信呢。”

范佳爱倒也义气,说:“我觉得那不是真的,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他,你可是一村之长,就该帮他弄个水落石出。”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不过吧,这小子倒是真的遇见贵人了,兴许就真能拉他一把。”

“贵人?谁是他的贵人?”

尤一手就把医院黄院长来找蔡富贵的事说了一遍。

范佳爱听了,咋呼道:“去医院好呀,就算当个临时工也值了,只要好好表现,说不定那一天就转正了。”

“狗屁!”尤一手不屑地说,“娘们儿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你知道那个院长是个什么人?”

“女人呗。”

“你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范佳爱摇摇头,一脸茫然。

尤一手说:“她可不是个一般的女人,听说特别好男人那一口,男医生没几个不被她拿下的。”

方光荣笑着说:“叔,不会是真的吧?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