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解放思想/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不是,人本来长得就漂亮,是男人见了就拔不动腿的那种。”

“嘻……嘻,叔说得真稀罕,咋就没让咱碰上呢。”方光荣一脸馋相。

范佳爱一个耳刮子打过去,骂道:“瞧你个没出息样,村长故意逗你呢,你还当真了,人家让蔡富贵去当保安,那是报恩。”

“娘们家懂个屁!”尤一手瞄一眼范佳爱胸前的两团饱满,吐一口痰,说,“她那只是个幌子,说不定是设下的一个套,你信不信?”

范佳爱说:“别胡扯了,蔡富贵不就一个庄稼汉子嘛,人家那么大个院子怎么会看上他?”

尤一手说:“这你就不懂了,院长咋了,她还真就是个发情的母猫!”

“发情的母猫”几个字就像钉子一样,狠狠地刺痛了范佳爱的耳郭,她想起了连日来自己门上的“小字报”,瞬间就心慌气短了。

“不行,这么说来,还真不能让蔡富贵去医院了,细一想,问题还很严重,搞不好要出人命。”尤一手站了起来。

方光荣说:“叔,有那么严重吗?”

“可不是咋的,那个女院长的男人是县里的大官,听说全县所有的警察都归他管,要是蔡富贵收不住,真的耍了人家娘们儿,那不是自己去送死吗?”

“不过倒是个好机会,放弃了太可惜。”方光荣话里透着惋惜。

“啥机会不机会的,万一出了事,也给咱桃花村的老少爷们摸黑。”尤一手转向范佳爱,说,“等蔡富贵回来,你劝劝他,要他别出去乱跑了,我想办法给他安排点差事,一样挣钱养家糊口。”

范佳爱问:“叔,你的意思是想让他当村干部了?”

尤一手点点头,说:“这小子有才,我看行。”

范佳爱说:“那你也给我按点个差事干干吧。”

“你?你能干啥?”

范佳爱挺了挺胸,说:“我啥不能干?除了村长这个位置,啥都行,不就是跑跑腿,开开会嘛,只要给钱就行。”

尤一手笑了,说:“可别说,桃花村的女人中也就你嘴皮子溜,中,等有机会我帮你推荐一下。”

“好啊……好啊……叔,我先谢谢你,等改日请你喝酒。”范佳爱一个劲地朝着方光荣使眼色。

方光荣反倒泼了一瓢冷水:“就你,还能当干部?”

“能!我看范佳爱行,不错!”尤一手一脚迈出门槛,又回过头来,朝着范佳爱抛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媚眼。

村长走后,方光荣唠唠叨叨埋怨起来,嫌老婆说话口无遮拦,有失分寸。

范佳爱还不服气,说:“不说白不说,真要是让我当了村干部,还不白赚工资钱呀,你真傻!”

方光荣说:“你也不看看他那眼神。”

“眼神怎么了?人家是干部,怎么能胡来?再说了,论辈分,他是叔公,能那么不要脸?”

方光荣没再说话,去西墙根收拾柴禾去了。

范佳爱一连出了几次门,见蔡富贵家大门一直锁着,就进屋拿了手机,拨通了陶元宝的电话。

她上来就问是不是跟蔡富贵一块。

陶元宝说:“是啊,我们正在谈工作呢。”

“你的意思是,蔡富贵已经答应跟你干了?”

“当然了,正打算跟他签合同呢。”

范佳爱说:“陶元宝,跟你说,胡同还是不要签了,刚才村长来找过蔡富贵,说要他留在村里当干部。”

“当干部?卧槽,一年就那么几千块钱,他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陶元宝,我告诉你,可不要耽误了人家的前程,真要是把村长惹恼了,比害眼都厉害!”

“好了……好了……我比你懂!”

说到这儿,陶元宝直接挂断了电话,心想:看来这蔡富贵还真是个人物,连村长都跟着抢人了。

不行,越是这样,就越不能放手,眼下要紧的是给蔡富贵解放思想,把他身上装纯装嫩的傻逼味儿去掉。

最起码得让他知道钱好使,女人好用。

想到这些,他就走进了后屋,对着正在写消防提示的蔡富贵说:“早上没吃饭,找个地方填肚子去。”

蔡富贵放下笔,说:“我去给你买点吧。”

“对了,今天是你第一次上班,该祝贺一下。”陶元宝一把拽起蔡富贵,说,“走,咱找个上档次的地方。”

“去哪儿?”

“跟我走。”

蔡富贵跟在后头上了车,落座后,说:“陶总啊,吃顿饭还用得着开车了,附近不是有很多小饭馆吗?”

“小饭馆咱不吃,今天让你开开眼,知道啥是人生。”陶元宝一脸欢欣,车也开得飞快。

也就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车子就开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区。

陶元宝告诉他:“这里已经是另一个县的地盘了,虽然隔得不远,但人的意识差别很大。”

见蔡富贵没搭腔,陶元宝接着说:“吃饭是假,学见识才是真,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既然来了,你就不要装逼打脸,要彻底放开来。”

蔡富贵稀里糊涂地答应着,看着车子驶进了一家名曰皇城的酒店。

酒店虽然只有四层楼,但装饰装潢非常别致,打眼一看就不一般,有股高大上的气派。

刚刚把车停好,蔡富贵就内急得憋不住了,拉开车门去找厕所。

等他方便完回来,已经不见了陶元宝的影子,想必已经进楼了。

蔡富贵缩手缩脚走进大厅,四下里望一望,却不见陶元宝的影子。

正准备打手机问一下,迎面走过来一位身穿紧身旗袍的迎宾女孩,女孩个头高挑,杨柳细腰,俨然一个下凡仙女。

“您好蔡先生!陶总已经在幽芳厅等您呢,请跟我来,请!”女孩热情招呼道。

蔡富贵有些纳闷,自己又不认识她,怎么就知道自己姓蔡呢?

他边琢磨边跟了上去,目光不自觉地黏在了女孩一张一合露出的白腿上。

旗袍V字形的开叉处恰到好处地露出了一抹瓷白,在酒红布料的映衬下,越发耀眼夺目,光滑圆润,几乎找不出一丝瑕疵……

蔡富贵直勾勾看着,短短几秒钟,就看得热血沸腾,心跳如鼓。

穿过一条长长的铺着红地毯的通道,再左拐,到了第三个门,迎宾小姐停了下来。

她玉指轻握,在那扇雕花玻璃门上轻轻敲了几下,里面传出了陶元宝油腔滑调的声音:“请进!”

蔡富贵在迎宾小姐的礼让下进了屋,看到桌子旁除了陶元宝之外,还有两个女生。

不,应该说是女人,一色的浓妆艳抹,妖冶迷人。

一瞬间,蔡富贵竟然产生了幻觉,他看到眼前有无数只彩蝶在飞舞着,盘旋着,扑朔迷离,勾魂摄魄,还散发出了浓烈的香气。

陶元宝斜躺在椅子上,嘴角上翘,目光懒散,活脱脱一副暴发户的牛逼模样,他朝着蔡富贵喊:“你这熊玩意,发啥呆呀?看你那一双小色眼吧,眼珠子都快滚出来了。”

蔡富贵强迫自己回过神来,尴尬一笑,再用力眨巴眨巴眼睛,说:“这屋里的光线太强了,乍进来不适应,眼都给耀花了。”

餐桌边上仅有四个座,只剩了副陪的位置还空着,蔡富贵就势坐了上去。

他看到此时的陶元宝,已非彼时的陶元宝,牛逼拉撒得很,他站起来,有模有样介绍起了两个女人。

一看女人媚骨浪相、珠光宝气的模样,蔡富贵心里有底了,就知道她们是哪一片树林子里的鸟了,也不过多客套,甚至连她们的名字也没往心里记。

其实对她们这些人来说,名字已经毫无意义了,充其量就是个挂在嘴上的符号。

两个女人倒显热情,哥哥长哥哥短的喊开了,喊得腻歪歪,让人觉得像是吞了一只裹满了蜜汁的苍蝇。

蔡富贵外表装得成熟,心里面却非常不自在,话也不多说,目光躲躲闪闪投在陶元宝的脸上。

陶元宝知道蔡富贵的意思,这小子是在埋怨带他来这种地方,可陶元宝故意装糊涂,只管腥一段,荤一段的往外倒,逗得两个女人浪笑不止。

蔡富贵被羞得面红耳赤,又无话可说,只得傻乎乎笑着。

陶元宝对着左边那个胖嘟嘟的女孩使了个眼色,又挑了挑下巴。

女孩会意,站起来,把座椅朝蔡富贵身边挪了挪,一屁股坐下来,软绵绵的身子大幅度倾斜着,紧贴了过来。

蔡富贵先是一阵晕眩,随就像触了电一般,整个人几乎弹跳了起来,身子极力朝外趔趄着,看上去很尴尬,也很狼狈。

女孩见状,哧哧笑着,越发放肆起来,伸出浑圆的双臂把蔡富贵环绕了,紧紧拥着,不安分地扭耸着身子。

“别……别……别这样……不好……不好……”蔡富贵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状,往外挣脱着。

陶元宝不但不制止,反而夸张地哈哈大笑。

笑过之后,他才对着胖女孩说:“好了……好了……别闹了,没看见人家对你不感兴趣嘛,你这丫头,连个小嫩黄瓜都征服不了,还吹吹呼呼能征服小日本呢,看你那个小水牛屁屁吹的吧,都吹到天上去了。”

“陶老板,你在笑话我?”女孩问。

“事实不是摆在哪儿嘛,看看……看看,想跟人家套近乎,人家却不买你的账。”陶元宝斜着眼,依旧笑。

女孩不服气地哼了一声,脸拉得老长,松开双手,起身跷腿,骑马一般跨到了蔡富贵的大腿上。

“别这样……别这样……陶总,咱走吧,我……我……”蔡富贵尴尬至极,却又不好把女孩对女孩动粗。

“想走,没门!”女孩紧紧箍住他,张扬地跃动着,薄薄的裙裾好似一个异形的翅膀,上下翻飞飘舞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