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越发放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更让蔡富贵难以接受的是这种坐姿,把不该接触的地方被动地接触在了一起,并且女孩还像个患了多动症的孩子,不停地摇摆扭动,那份火烧火燎的滋味儿就可想而知了。

蔡富贵轻吟一声,说不清是痛苦,还是怎么着,他想着抽身离开,却被女孩蛇一般的双臂紧紧环绕着。

见蔡富贵憋红了脸,女孩越发放肆起来,那架势活像是跃马奔腾在辽阔的草原上。

这一招可真狠,估摸着连风干了八辈子的僵尸都能唤醒,更何况蔡富贵还是个不解风情的古板男人。

一来二去,他就管不住自己了,大地开始复苏,种子开始发芽,我的个妈呀,这反应也太强烈了。

可当着陶元宝的面,蔡富贵无论如何也不敢放肆,于是,本能和理性就开始撕咬了,直咬得鲜血淋漓。

女孩就不一样了,活像是打了五百CC鸡血,又像是上满了发条的机器人,疯狂摇摆,还不失时机地在蔡富贵的腮上亲一口。

姥姥,亲姥姥,这不是要人小命吗?

蔡富贵开始动摇了,晕晕乎乎,飘忽不定,眼看着大坝就要决堤了。

他浑身松软,瘫倒在座椅上,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

就在这时,听见陶元宝喊了起来:“好了……好了……兰兰,你别胡闹了,我小弟还是个知识分子呢,你这样可不中,万一传到外面去,人家以后还怎么‘之乎者也’地宣扬仁义道德呢?”

女孩执拗得很,还是不消停,说:“哪个有啥用呀?哪比的上妹子的肉肉香呢,你说是不是呀哥?你说,喜欢不喜欢我?”

蔡富贵装作没听见。

陶元宝接过话题说:“那也得看人家对你有没有感觉呀,这事以后再说,眼下要紧的是吃饭……吃饭……”

女孩停下来,转过身来,瞪大眼睛望着陶元宝,撅起嘴巴,撒娇道:“谁让你看不起我的!还说我连个小孩子都征服不了,你好好看看,看看他是不是拿捏不住了?”

说着说着,又伸出一只手,在蔡富贵身上作起孽来。

直捏得蔡富贵连声惨叫。

陶元宝干笑几声,制止道:“好……好……服了你这小妖精了,赶紧下来,开饭……开饭了。”

女孩这才擦下身来,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转过头,挑一下尖细的眉梢,问蔡富贵:“这位小哥,你真的是知识分子?”

“嗯,是……是……不……不……”蔡富贵抬起头,不敢正视女孩的眼睛,慌乱地支吾道。

“我就觉得不像嘛。”

“怎么就不像了?”

女孩说:“现如今哪有这样的知识分子呀?他们比正常人都厉害呢,老练得很,比那些老江湖都容易上手。看看你吧,就跟个小绵羊似的,不像,半点都不像。”

陶元宝插话问:“现在的知识分子真那么厉害?”

“可不是嘛,一色的馋猫,见了腥味儿就发飙。”胖女孩尖声尖气,泼辣得很。

陶元宝说:“你真以为天下乌鸦一般黑啊,俺家老弟就是个例外,他跟那些阿猫阿狗的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这叫出污泥而不染,你懂吗?”

“懂个屁,装的呗!”女孩哼哧一声,说:“我就不信了,放着这么好的妹子不喜欢,就不动心,就不嘴馋?”

“这也难说,人家对你压根儿没感觉,没想法,肯定就成不了事儿。”

女孩扭动着腰肢,撒起娇来:“陶总你可真坏,坏死了你,你就等着瞧吧你,有你好看的,等落在本姑娘的手里,看我这么收拾你。”

正说着,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陶元宝喊了一声。

进门的是个俊俏的小男生,招呼一声,便把丰盛的酒菜送了进来,然后开瓶倒酒。

见是高度白酒,蔡富贵手捂杯子推脱道:“陶总,我不敢喝酒。”

“为什么?”

“不知道怎么了,这几天一喝酒一犯浑。”

“犯浑就犯浑,今天放开你犯,好不好?”

“不……不……我不想再给你惹麻烦了。”

“瞧你这话说的,啥叫给我添麻烦呀,今天有妹子为你服务呢,用不着麻烦我了。”

蔡富贵摇摇头,说:“我实在是喝不下。”

陶元宝脸上冷了一下,说:“那怎么行?难得出来放松一下,你总不该败了我们的兴吧,再说了,两位美女也不答应啊。”

两个女孩叽叽喳喳附和着。

蔡富贵苦着脸说:“我酒量小,白酒真的喝不来,要不……要不就来点啤的吧。”

陶元宝拉长了脸,说:“蔡富贵,你小子跟我还装逼啊?你啥事能瞒得了我,你说……你说喝过白酒没有?”

“喝是喝过,可也就只是那么一回两回的,还是村长逼着喝的,平常真的不喝啊!”蔡富贵解释道。

陶元宝正经起来,说:“我说富贵,不是我教训你,以后你也算是个混社会的人了,这酒局可是少不了的,你知道不知道,很多好事、大事都是在酒桌上搞定的,要想成大器,喝酒是必需的,所以你要好好历练,来,从现在开始起,本老总就给你补课,好好补补这一课!”说完,从服务生手里接过了酒瓶,亲自为蔡富贵倒起酒来。

蔡富贵刚想伸手阻拦,胖女孩却从暗处下了黑手,在桌下一把拧住了他的大腿,嘴上娇滴滴地说道:“哥呀,你就喝点吧,今天难得一聚呀,可别坏了小妹妹的兴致,吃好喝好,咱们再好好玩一玩,好不好呢?”

之前被女孩撩拨起的火焰一直在体内膨胀着,女孩这么一说,心里又跟着热热辣辣起来。

但他却极力掩饰着,克制着,唯恐被陶元宝窥破了心机。

这样以来,也就没了喝酒的兴致,尽管陶元宝不断地煽情,不断地激将,但蔡富贵只是淡淡地敷衍着,一次次跟着举杯附和,轻抿一口,然后脸上再挤出一丝尴尬的苦笑来。

喝过几杯后,陶元宝也顾不上劝酒了,跟身边的女孩放肆起来,简直是放浪之极。

蔡富贵意识到,他这是在有意做给自己看,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自己跟他学,想着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变成一个为所欲为的“垃圾”。

趁陶元宝跟女孩擦火的机会,蔡富贵瞄了几眼挑逗自己的那个胖女孩,看上去她年龄并不大,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粉嫩的脸蛋儿活像一朵妖冶的大花朵,很艳丽,也很韵味儿。

看着看着,蔡富贵就管不住自己了,思绪就开始慢慢脱缰,一步一步走下去,突然间就彻底失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