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失控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径直奔着迷人的春光去了,恍恍惚惚中,他看到了那神秘的峡谷水涧,那流水潺潺的小溪流水,那清香悠悠的芳草地……

身边的女孩见蔡富贵正双目痴痴,死死地盯着自己,随越发放荡不羁起来,扭腰耸胯,浪声连连。

但蔡富贵最后的防线还没有溃破,他努力兜紧了,克制着,不让邪恶的小兽出来作恶。

他不想让陶元宝当面抓住自己的把柄,咬了咬牙,假装没有看见女人的挑逗,闪到了一边。

女孩气恼地白他一眼,收回了身子,重新坐直了。

蔡富贵心里煎熬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暗暗骂道:陶元宝啊陶元宝,你狗日的真够狠毒的,施了这样的美人计来诱惑自己,无非是想抓住老子的把柄,后半辈子就他妈由你摆布了。

休想,老子才不上这个当呢!

正想着,陶元宝身边那个瘦高个的女孩举杯走了过来,站到了蔡富贵跟前,说:“啊哟,美男子,大帅哥,小妹我真心实意敬你一杯酒,如果你不喝,那大哥就是看不起我了。”

蔡富贵摆摆手,说:“对不起,我真的不胜酒力啊,真的不行,意思一下好不好?”

女孩扭着纤纤蛮腰,嗲声嗲气地说:“不嘛,你这样就是瞧不起人嘛,我要哥哥喝嘛。”

“再喝就醉了,醉了会丢丑的,真的,我酒量太小,一喝就醉。”

“大哥这样可就不够意思了,这不是成心丢我的丑吗?那好吧,大哥不喝也行,但我有个条件。”

“啥条件?”

“不喝酒就亲我一口。”

“不行……不行……这怎么行呢?”蔡富贵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女孩哼一声,不再说话,深埋下头,把脸凑上前,冲着蔡富贵的嘴巴直接亲了上来。

“我喝……我喝就是了。”蔡富贵躲避着,抓起桌上的酒杯,一口气灌了下去。

谁知女孩并不肯罢休,干脆倾身趴了上来,两团软绵严严实实挤在了他的后背上,软软的,暖暖的,弄得他浑身酥软起来,借着酒劲,体内的烈焰再次被引燃。

“大哥呀,你怎么能这样呢?谁让你喝自己杯子里的了,不嘛,要你喝我这杯嘛,不嘛……”女孩不依不饶,用前胸一下一下蹭着蔡富贵。

蔡富贵心里叫苦不迭:麻痹滴,哪一个敢用你的杯喝呀?还是你剩了的半杯残酒,瞧你那外翻的嘴唇吧,吃了带血的生肉似的,千人亲万人舔的,谁又能保证那上面就没沾染了啥毒啊,啥菌了滴。

“不行,就要你喝我这杯嘛,喝嘛……喝嘛……”女孩边说边捏紧了杯子,硬生生往蔡富贵紧闭的双唇间塞。

蔡富贵咿咿呀呀怪叫着,一连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谁知女孩还是不肯罢休,竟然施开了阴招,她起身仰头把酒倒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并不下咽,含住了。

然后再弯下腰来,双手抱住了蔡富贵的脑袋,把蹙成了鸡臀状的嘴巴径直贴上了他的双唇上,往里面一拱,只听见“吱”一声,一股温热的辛辣便直直地喷了进去。

蔡富贵只得被动地接纳着,吐出来是绝对不行的,女孩会当场闹他个大花脸的。

既然不能吐出来,那就只得咽下去,把合着肮脏口水的白酒一并吞进自己肚子里面去。

蔡富贵翻着白眼,用舌根挡住嗓子眼,却还是泛起一阵恶心,差点吐了出来,强忍着把冲到嗓子眼里异物又吞咽了回去,偏偏又被呛着了,低头咳了好大一阵子。

他脸色涨红,连连拍着胸口,龌蹉得要死,暗骂道:死狐狸精,臊狐狸精,你这一招真他妈恶心,跟狗日的强x还有啥两样啊……

陶元宝却引以为乐,笑得前仰后合,张牙舞爪地喊着:“好……好……这招真他妈绝,富贵老弟啊,你觉得被强x的滋味咋样呢?要不要再来一次呢?哈哈……”

偏偏那女孩是个人来疯,经不住夸,越发飙了起来,再次含了满口的白酒,把蔡富贵的脑袋搂过来,照着上次的样子,故伎重演起来。

蔡富贵恶心得咬死,实在抑制不住了,哇一声,竟把方才喝进去的酒又吐了出来。

不偏不倚,正吐在了女孩高耸的前胸。

“啊……啊……”女孩发出一声尖利的长叫声,触了电一般弹跳起来,一步蹿出了老远,低头望了望胸前的秽物,撒泼骂了起来:“操你姥姥个逼滴!你怎么这么没夹性啊?看你把姑奶奶身上给弄得,脏死了……”

突然没了女孩做支点,蔡富贵身体失去了平衡,差一点点就扑倒在地。

好在他还算机灵,一只手早就着了地,勉强支撑住了。

他吃力地坐直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狼狈至极,语无伦次地向女孩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是醉了,真的醉了,没想到就……”

“麻痹滴!”陶元宝脸色陡变,对着女孩怒目圆睁吼了起来:“你作死啊,看把你给狂的,没大没小了是不是?怎么敢这样对待我老弟呢?你再骂一声试试,老子非灭了你不可!”

女孩瞬间换了一副委屈的表情,嘟嘟囔囔地说:“谁让他吐我身上了,你瞧瞧,衣服都给弄脏了,我……我还怎么出门啊?”

“不就是一件破衣服吗?能值几个钱呀?你丫的再弄出那个泼妇模样来试试,老子的面子就不值你一件衣服钱了,是不是?”陶元宝气得脸红脖子粗,边咬牙切齿骂着,边从后裤兜里摸出几张百元大钞,站起来,啪一下拍在了女孩的面前。

“陶老板……陶老板……您消消气……消消气……”旁边那个女孩见事不妙,慌忙打起了圆场。

“这个小破妮子,简直就是白眼狼,以前在我店里可没少给她便宜赚,这刚刚才离开几天啊,就他妈翻脸不认人了。”

陶元宝这么一骂,蔡富贵才知道,原来他们早就认识。

胖女孩转身对着高个女孩说:“这有什么呢?哥吐在你怀里是把你当成亲人了,这都不懂,傻丫头!”

说着话,随手抓起了座椅上的钱,塞进了陶元宝的衣兜里,说,“哥……哥……亲哥哥,你也真是的,小妹妹她还小,不懂事,你咋还跟她一般见识呢?怎么连一点点大哥哥的样子都没有了?担待点……担待点……好不好呀?亲哥哥。”

边说边扭着肥大的翘臀,在陶元宝某处蹭了蹭,然后又回到了高个女孩跟前,扯起她的手去了洗手间。

这下弄得蔡富贵更狼狈了,他满脸歉意地望着陶元宝,期期艾艾着说:“陶总,实在对不起,我酒量真的不行,你看这事给……给闹的,出洋相了不是,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