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奇异梦境/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元宝早已换上了一副嬉皮笑脸的表情,说:“这算啥,瞎闹呗,想吐就吐,想吐她哪儿就吐哪儿,你信不信?等会儿吃饱喝足了,咱找个地方玩个痛快的,尽着你撒野,爱怎么吐就怎么吐,你就是吐她那个啥里头,她也不敢吱一声,她要是撅一下嘴?我就爆他妈的菊花,这些个小表子,见了钱啥都不在乎,你别跟她们玩正经。”

蔡富贵拧巴着脸,苦笑着说:“人家还是小姑娘呢,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

陶元宝不屑地哼一声,压低了声音,说:“还姑娘呢,你可别小看她们,老道着呢,啥活都拿得出手,半老徐娘都比不了,你要是不信,一会儿让你见识见识……”话没说完,两个女孩回到了桌边。

“陶总,又在说我们坏话了吧?”胖女孩见陶元宝咬断了话把,知道是在嚼她们的舌头,飞着媚眼问道。

陶元宝打着哈哈说:“这么漂亮的大美人,夸还来不及呢?哪有啥坏话可说?来……来……继续……继续喝。”

于是乎,各就各位,又开始了新一轮畅饮。

只是有了刚才的那一曲,言语之间就有了一种怪诞的味儿,很生硬,很别扭。

酒喝得自然就没了刚才的疯狂轻松,不管陶元宝如何煽动忽悠,气氛就是活跃不起来。

闷着头喝过几圈后,蔡富贵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头昏眼花,难受得很。

那两个女孩也已经面若桃花,摇头摆尾,浪声秽语不绝于耳,并不时手脚并用挑逗着身边的男人。

蔡富贵竭力克制着,坚守着最后的底线,他不想让自己的丑行暴露在陶元宝面前。

找了个适当的机会,他起身去了洗手间,洗一把脸,清醒了许多,心想无论如何不能再继续喝下去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他趁人不备,蹑手蹑脚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沿着内墙一侧,悄悄溜走了,作贼一般。

出了酒店大门,他撒腿就跑。

沿着来时的路,一路狂奔,直到累得实在支撑不住了,才一屁股坐到了路边的绿化带里。

过了好大一阵子,才慢慢平静下来,仰身躺倒在地。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把半睡半醒中的蔡富贵吓得不轻,他一咕噜爬起来,从裤兜里摸出手机,笨拙地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是陶元宝打过来的,他张嘴就骂:“蔡富贵,你这个不识抬举的小人,怎么会临阵脱逃呢?老子花了那么大的本钱,让你开开荤,过过瘾,你可倒好,正事还没办呢,就夹着尾巴逃跑了,你他妈还算是个男人吗?”

蔡富贵自知理亏,也不好硬顶,只得软塌塌地说:“哎哟哟,陶总啊,我实在是醉得不行了,再喝下去就出人命了。”

“你不喝也就罢了,可总不该丢下女孩不管吧,人家还等着你来爱惜呢,回来……回来……赶紧了,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呢!”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精彩你的留着自己用吧。”

这一次,蔡富贵硬是拧上了,说啥也不回去了。

陶元宝气恼至极,扔下一桌子饭菜和两个“美女”,开车跟了上来。

见蔡富贵真的醉得没了人样,竟然躺在路边的草地上睡着了,火气也就消了大半。

他停下车,跑过去,先把手放到了蔡富贵的鼻子下面。

还好,呼吸正常,狗日的真要是喝死了,那可就麻烦了。

“醒醒……醒醒……你醒醒啊,麻痹滴,这他妈怎么了?你倒是醒醒呀!”陶元宝轻轻摇晃着蔡富贵。

蔡富贵闭着眼,突然悲戚戚地喊了一声元宝哥,就呜呜哭了起来,就像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离别似的。

很快,就有很多人围拢,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陶元宝一看这阵势,使出了浑身力气,把蔡富贵抱了起来,连拖带拉挪到了车前。

好不容易把他塞进了车里,不料他又呼一下钻了出来,蹲在地上就哇哇呕吐起来。

围观的人一看,原来是个醉鬼,就四散而去了。

直到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蔡富贵才感觉稍微清醒了一些,他回到车里,对着陶元宝说了声对不起。

陶元宝说了声你小子酒量真**小,就开车朝前家的方向驶去。

回到家里,柳叶梅站在门口,说了些什么,蔡富贵一句都没听懂,直接去了西屋,上床睡了过去。

柳叶梅知道他喝多了,只喊他起来喝过一次水,见酒劲已经过了,就回东屋睡自己的去了。

这一夜,天气变化无常,急转直下。

上半夜还是风平浪静,云淡星稀。可一到午夜,天气骤变,窗外乌云翻滚,狂风大作,感觉像是世界末日到来了一般。

风也罢,雨也罢,这都算平常,更为怪异的是天幕上竟然划过了一道弧形的电光,刺啦一下,由东至西,亮白如昼。

一开始,蔡富贵被吓得不轻,缩头缩脑钻进了被窝,差一点就尿了。

打雷下雨是自然现象,有啥好怕的?

蔡富贵给自己壮起胆来,他擦身下床,摸摸索索地走到了外屋,想开门看个究竟。

他刚把房门拉开一条缝儿,一阵疾风迎面扑来。

奇怪的是那风不但不冷,还暖煦煦的,一下子就把他包容了,没头没脸,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张血盆大口吞掉了似的。

蔡富贵心头一阵燥热,有点儿晕眩。

他打一个激灵,竟然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儿。

那香味儿馥郁好闻,又略带苦涩,像某种花儿气息,可一时又想不起究竟是哪一种花儿了。

本来想细细嗅一嗅,品一品,可脑袋猛然间胀大了起来,像个吹足了气的大气球。

咦,这是怎么了?

蔡富贵竟然悠悠荡荡飘回到了里屋,一头栽下去,接着沉沉睡了过去。

睡梦中,他看到了一条龙,貌似是传说中的土龙,但相比之下,好像又比传说中的大了许多。

那龙缠绕在了他的身上,勒得很紧,冷硬的鳞片直往他的肉身里刮。

蔡富贵有点儿怕,以为老龙是来取他的小命了,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痛疼,也没有半点不适。

“老龙,你想干啥?”

神龙抖动着银白髯,说:“刚刚得了无根之水,我的功力又恢复了很多,飞着飞着就来你家了。”

“从哪儿得来的无根之水?”蔡富贵问道。

神龙说:“天上飘来的。”

蔡富贵问:“我要那个有啥用?”

神龙说:“凡事讲个缘分,也许有用。”

蔡富贵回过头来,仔细瞅了瞅神龙的脸,果然清晰了许多,眉目间也多出了几分精神气儿。

神龙说“你今日被酒毒所伤,再被邪淫魅惑,元气伤得不轻啊。”

“不就是喝醉酒了嘛,有那么严重?”

“可不是,那些女人身染污浊,见了你后,又真心萌动,再加上酒气蚀心,不伤才怪呢。”

“那……那该怎么办呢?”

“没事,有我呢。”神龙紧紧盘缠着他,不停地搅动着身子,口吐轻雾,缭绕如缕。

蔡富贵浑身酥软,超然舒爽,一丝丝,一缕缕,慢慢就没了意识。

醒来时,他出了一身冷汗,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光溜溜的身子裹满了一层细密的水珠子。

刚才是梦还是现实?

蔡富贵抽身坐起来,这才知道酒劲彻底过了,只感神清气爽,荡气回肠,耳边却突然响起了隔壁方光荣的声音:“范佳爱啊范佳爱,雨已经停了,赶紧上床睡吧。”

“等会儿……等会儿……我洗洗就来。”是范佳爱的声音。

看来光荣哥有想“那个啥”了,蔡富贵脑海中随就浮现出了一白一黑,一柔一刚两个躯体叠合在一起,风生水起的光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