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隔壁嫂子的浪漫/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沉默了一阵子,方光荣又开了腔,说:“说啥也不能傻傻地呆在家里,只图清净怎么行?我觉得吧,趁着现在还年轻,有力气,走出去闯荡一番,也好挣些钱,用处大着呢!这一来是为了咱儿子;这二来嘛,还有家里的老人等着花销照料,当然还有我们自己,等老来老去的,没几个钱咋办呢?”

女人心里明白男人说的是正理,偏偏就不顺着他,反倒嗔怨了起来:“哼,说得好听,还不知道你这个人,满肚子花花肠子,就是不想安安分分呆在家里,是看腻了我这个黄脸婆罢了,大城市里的**人多着呢,白胳膊嫩腿的,那才叫看着过瘾呢。”

男人说:“好看确实是好看,可那玩意儿不能多看,也不敢多看啊,看多了会更难受,火烧火燎的难受,很折磨人。”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女人伸手摸上男人,用力掐捏一把,发着狠地矫情起来:“让你狗东西难受,让你火烧火燎!”

男人撩开女人的手,说:“我还不放心你呢,孩子住校,你一个人呆在家里,可便利着呢,旱极了,荒透了,那个劲儿你肯定受不了,谁知道你能不能收住?人家都说饥不择食,说不定你真就偷着吃了,你说是不是?”

范佳爱故意逗弄道:“这事可真的也难说,你不在家守着我,说不定就真的就出去打野食了,你老婆又不是个神仙。”

“你又是敢那样,我可就不客气了。”

“你能怎么着?”

“我……我把你那个布袋口子给缝起来,让你再贪食,想偷都偷不了。”男人弄出一副威严的腔调说。

男人这么一说,女人就猜不透真假了,语气柔和起来,说:“俺这不是逗你玩嘛,都跟着你过了这么多年了,你老婆是个啥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

见方光荣没接话,又拍着胸口发誓道:“方光荣你放心,俺要是做出那种对不住你的事来,天打五雷轰顶!”

“操,谁让你下那么狠的毒咒了?我还有啥不放心的。”男人埋怨起来。

女人接着说:“说句实在话,这几年村里确实是挺乱的,那些不要脸的狗男狗女们,满街乱窜,弄得庄前村后尽是狗臊味儿。也不知道那些女人是咋想的,脸皮子都不要了。”

“人都是会变的,我们在外面也听说了,村子里很多女人就是靠不住劲儿,跟别人家的男人乱来一气。弄得男人们在外面做事不踏实,整天价恍恍惚惚的,不出事才怪呢。”

女人跟着忿然说道:“现在村上的男人大多都跑到城里去了,留在村里的男人确实也得了便利,逮着了机会,特别是那些本来就好那一口的男人,整天东嗅嗅,西闻闻,一旦有了腥味,就死皮赖脸地黏上去了。”

“麻痹滴,一个个真他妈缺德,让他们祖上八辈子都不得安宁。”男人狠狠地咒骂道。

女人轻笑一声,说:“还咒呢,你们男人还不都一个德性。”

“你怎么知道男人都是一个德性?你挨着个的试过了?”

“滚,这还要试吗?打眼一看就知道,那些个熊男人,一个个的就跟个馋狗差不离,连眼睛都是红的。”

方光荣说:“还是好人多,比如我,比如……比如……对了比如墙那边的小子,看上去不是也很正经嘛。”

“这人呢,可不能只看外表,不是有句老话嘛,不说不啦,心里长牙,说不定那小子也一样花花。”

“看上去不像,挺老实的模样。”

“才怪呢,听说在外面也学着寻花问柳、不干不净的,偷偷摸摸耍女人。”

“怎么个耍法?”

“这样呗,先摸小手手,然后再往这边,往这边……”

范佳爱微眯着眼睛,边拿自己说着事,边拿白嫩的小手在男人身上游走着,摩挲着,看上去投入,很倾情。

“范佳爱,你是不是喜欢他?”

“要说不那是假的,他就是有男人味儿,看上去知书达理的,哪一个女人不喜欢?”

“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会不会过来跟你亲热?”

“亲就亲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你敢!让你亲……让你亲……”方光荣无法平静了,疯狂起来,一个翻身压下去,立马就进入了最佳状态,再次狼吞虎咽起来。

……

第二天醒来,蔡富贵担心陶元宝会来找自己,就早早溜出了家门。

刚刚走到胡同口,就遇见了范佳爱,她正拿着一包洗衣粉,脚步匆匆从迎面走了过来。

蔡富贵脸腾一下红了,他想起了昨天夜里听到的那些动静,表情很不自然,就像自己亲眼目睹了范佳爱跟男人做那事儿一样的身子。

就在两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范佳爱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嫂……嫂子……你干嘛呀这是?”蔡富贵被吓了一跳,心虚得连挣脱的力气都没有了。

范佳爱没有放过他的意思,问他:“你小子,见了嫂子躲啥躲?”

“谁躲了?”

“没躲?没躲怎么贴在墙上了?跟个老鼠似的。”

听到贴在墙上几个字,蔡富贵连虚汗都淌出来了,“谁……谁贴在墙上了?你看到了?”

“你这个熊玩意儿,这不是贴在墙上是贴哪儿?”范佳爱说着,直往墙上推他,她的手很软,却很有劲。

“嫂子,你别这样,让光荣个看见多不好。”

“有啥不好?我愿意推就推,他管得着吗?”

“你放手,我有急事呢!”

“你有个狗屁急事儿,嫂子有话要问你。”

“啥事?”

范佳爱问:“蔡富贵,你拍拍自己的良心,说句实在话,嫂子我平日里对你咋样?”

“咋了嫂子?干嘛这么严肃?”

“你说,咋想的就咋说,别跟嫂子打马虎眼。”

“这还用得着说嘛,我觉得吧,你就是嫂子,亲嫂子。”

范佳爱朝着胡同口望一眼,说:“那好,你跟嫂子说实话,门上的纸条到底是不是你贴的?”

“嫂子,你咋还赖我?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是……是蔡疙瘩干的。”蔡富贵急吼吼地说。

“你还敢说是他干的?”范佳爱红了脸。

“咋不敢?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我是亲眼看到的,虽然只看了个背影,可不会错的,就是他!”

“好了!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昨天夜里,我家门上又被贴纸条了,刚才我去了蔡疙瘩家,里外外外的门全锁着,邻居张庆家说,他外出好几天了,根本不在家。”

“你的意思不是他?”

“这还用得着问了,嫂子今天只要你一句实在话,真要是你干的,也不跟你计较,就当没这回事。”

“嫂子……嫂子……”蔡富贵急得直跺脚,发起了毒誓,“我要是往你家门上贴一张纸条,天打五雷轰,让我不得好死!”

看上去范佳爱信了,她松开手,呆着脸没了话。

“嫂子,你放心,终归有一天,我会帮你捉到那个坏蛋的!”蔡富贵信誓旦旦地说。

范佳爱摇摇头,说:“可没那么容易,要不是你的话,这事可就复杂了,背后一定有个很大的鬼。”

蔡富贵问范佳爱是不是得罪过啥人了。

范佳爱说没有。

蔡富贵说:“这就奇怪了,无缘无故谁会干这种事呢?要不……要不咱就报案吧,让警察帮着查。”

“去哪儿查?查个屁!”

“那……那就找村长去,让他帮着想想法子。”

“你还嫌嫂子臭味儿不足是不是?”范佳爱沉着脸想了想,长嘘一口气,说,“算了……算了,那个狗屁事吧,说起来也没啥,不就是一张小字报嘛,贴不死人!”

蔡富贵安慰几句,拔腿想走。

范佳爱再次扯住了他,问他去哪儿。

蔡富贵说没事,想到外面溜达溜达。

范佳爱想起村长昨天到自己家说的那些话,就问蔡富贵还去不去陶元宝店里干活了。

蔡富贵摇摇头,说不想去了。

范佳爱就把村长想培养他当村干部的事合盘托了出来,还一再叮嘱他,这是个好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

蔡富贵听后,一脸苦笑,说:“发展我当村干部?狗屁,我吃几两干饭,自己能没数?”

“我看你行,谁也不是天生就是当干部的料,好好跟村长学着点,没准以后还能当镇长,当县长呢。”

“嫂子啊,好嫂子,你就别糟践我了。”蔡富贵用力挣脱着,说,“别这样拉拉扯扯的,让光荣哥看到,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我就喜欢跟这样,他能怎么着?”范佳爱说着,还很不要脸地往他身上靠了靠。

就在这时,陶元宝的小轿车停在不远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