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娇艳吐芳/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是说前面那个老头吧?”

“是啊。”

“嗯,他……他……”女孩欲言又止,眼珠一转,随就就撒起娇来,“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嘛……”

“你知道他是谁吗?”

女孩摇摇头,说不知道。

“那个女孩怎么会喊他表爷爷呢?他们真的是亲戚吗?”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她一直那样喊。”

蔡富贵暗暗一笑:这个小破妮子毕竟是嫩了点儿,竟然不打自招了,一句‘一直就喊他姥爷’足够说明一切了,看来他尤一手是这家野店的常客。

进了屋,便是一间十分宽敞的大厅,里面奇花异草娇艳吐芳,珍奇异木葱茏茂盛,更有潺潺的溪流穿堂而过,堪比仙境,别有洞天。

不等驻足欣赏,女孩生怕他溜掉了似的,紧紧拽着他,随在尤一手与陶元宝之后,慢悠悠步入了迷宫一样的通道。

左拐右转,不大一会儿工夫,蔡富贵就觉得有点儿晕头转向了,连起码的方位感都没了。

等到了一间门匾上写着“洞府华帝”的屋子前,女孩才松了手,站在门外一侧,做了一个礼让的姿势。

蔡富贵跟在陶元宝身后进了屋,坐在了靠外的位置上,这样一来,三个人就成了三角之势,中间各空了一个位子,一张偌大的桌子显得空空荡荡。

陶元宝显得很随和,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看上去样样都是熟门熟道。

他伸手按了一下桌面右侧的一个红色按钮,房门随即轻轻移开,三个身着旗袍,婀娜多姿的少女依次进入,分别站到了三位客人的身后。

“哥,可以开始了吗?”站在陶元宝身后的女孩朱唇微启,柔声问道。

“嗯,可以……可以……可以开始了。”陶元宝胡乱应付道。

三个女孩动作一致,轻抬双臂,一双纤纤玉手搭在了客人的双肩上,开始按摩起来。

明明是来吃饭,怎么就按上了呢?这是唱的哪一曲?

蔡富贵肩头一抽,扭头望一眼身后的女孩,有些诧异,但却又不好意思问人家,生怕被他们笑话自己没见识,只得随之任之了。

心里面却无法安静,在暗敲着小鼓:麻痹滴,今天算是开眼界了,自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遭领受这样的服务。

真是难以想象,在这种兔子不拉屎的地界上,竟然还会有如此“超规格”的服务,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都不会相信。

蔡富贵看了一眼村长,再瞄一眼陶元宝,他们一言不发,眯起眼睛,看上去很享受,似乎已经完全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地。

很显然,这不是一家普普通通的饭店,极有可能又是一家“挂羊头卖狗肉”的黑店。

可看看身边的女孩,又不像是做那种“营生”的主儿。

再说了,尤一手是个村长,虽然官不大,但也是一级领导,总不会不顾忌自己的形象,大模大样出入那种地方吧?

想到这些,蔡富贵心里也就坦然了,既来之则安之,根本就用不着去大惊小怪。

女孩先是在两侧的肩头揉捏着,玉指轻柔,手劲适中,一阵舒畅的麻酥感电流一般,瞬间传遍了周身。

接下来又自上而下敲击着后背,随着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感觉五脏六腑都在兴奋地跃动。

随后,女孩蹲了下来,手慢慢下滑,直接奔到了腿根处,双手并用,推拿着厚实的肌肉,随着力度的不断加大,体内热浪翻滚,激情澎湃,大有决堤泄洪之势。

蔡富贵微微睁开眼睛,偷偷瞧了一眼桌子下边,自己的裤子竟然很不要脸地撑起了一个高高的伞包,里面的小兔子蹦蹦跳跳,不停地往外挣脱着。

好在有桌面挡着,不然被村长他们看到,定会嘲笑自己没定性。

更令人忍俊不禁的是女孩的手很软,却尽往硬处蹭,蹭来蹭去,就毫不客气了。

蔡富贵哎哟叫了一声,赶紧探手制止了女孩。

“大哥,觉得手法过重吗?”女孩平静地问一声。

“哦,没事。”蔡富贵应一声,感觉女孩的手放弃了对那个地方的按摩,顺势而下,一直到了小腿上,慢慢揉捏着。

等捏过了脚踝处,女孩才起身站立起来,伏在耳根处,甜丝丝地问一声:“大哥,你觉得这样怎么样?舒服吗?”

蔡富贵用劲睁大了眼睛,这才看到村长跟陶元宝早已做完了按摩,端直了身子坐在那儿,悠然地喝起了茶水。

“村长,感觉这种开胃按摩怎么样?是不是已经有效果了?”陶元宝笑着问村长。

村长点点头,笑着说:“还好……还好……真不赖,小姑娘的手法很不错,很不错。”

小姑娘听了,微微一笑,甜甜道了一声谢。

“富贵,你觉得咋样?”陶元宝扭过头来,问蔡富贵。

蔡富贵脸上一阵不自然,说:“我倒是有点儿害怕。”

“操,小东西,你怕啥?”村长笑着问。

陶元宝抢话道:“操,还给老子装嫩,不会是担心裆里那活儿被小姑娘咬断了吧?”

蔡富贵红了脸,埋下头,说:“我这不是头一次来嘛,不知道这是要干啥了,紧张着呢。”

陶元宝说:“是不是又想歪了?你小子,自己心里面龌龊,老觉得别人也脏,这叫啥人啥心,知道不知道?”

操,你狗日还教训起我来了,你自己的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蔡富贵暗暗骂着,拿起水杯,埋头喝起来。

“啥脏不脏的,你们俩呀,一个半斤,一个八两。”村长挪一下座椅,说:“做了开胃按摩,还真是管事,饿得不行了,开饭……开饭……赶紧开饭。”

“好啦,上饭上饭!”陶元宝边喊,边再次按下了桌面上那个红色按钮。

随着叮咚一声响,几个服务生推门而入,利利索索把酒菜送上了桌。

刚才三位按摩的美女并没有退出房间,而是坐到了三个空着的座位上,人手一瓶本地产的舜王曲酒,为各自的“主人”斟起了酒。

一看这阵势,蔡富贵直眼了,因为有了好几次醉酒的教训,他真的有些后怕了,赶忙捂了酒杯,推脱道:“村长,叔,今天这酒我可不敢再喝了,都醉了好几回了,实在喝不下了,现在闻到酒味就想吐。”

“蔡富贵,别给脸不要脸好不好?村长难得跟咱们出来一趟,好不容易有了表现的好机会,就是醉死,也得陪。”陶元宝先不乐意了。

村长嘴角扯出一丝笑意,说:“你以为今天这顿酒白喝呀,实话告诉你吧,今天带你出来,是有工作要干的。”

“工作?啥工作?”蔡富贵一时摸不着头脑了。

村长接着说:“咱们一行出来,不是为了游玩享乐,而是为了参观一下人家的经营场所,感受一下人家的服务项目,当然了,现在最重要的一关,就是品味一下人家的酒菜。”

“这……这算什么工作呀?”蔡富贵有些不理解了。

村长接着说:“你吃饱喝足后,回去写个报告,对了,那玩意儿应该叫……叫什么来着?”

“应该叫项目考察报告吧。”陶元宝接话道。

“对……对……就叫那么个报告,你好好写,镇上还等着要呢,可不能糊弄了事。”

蔡富贵淡淡应一声,心里却膈应起来:麻痹滴,这算哪一门子考察啊?明明就是借机享乐嘛,反倒鼓捣出些狗日的名堂来,操,就不怕我把实情给写进去,让你丑态百出!

“富贵老弟,村长都把任务下达给你了,赶紧开始行动吧。”陶元宝对着蔡富贵身后的女孩眨了眨眼睛。

女孩倒也麻利,不等蔡富贵反应过来,就把眼前的酒杯给倒满了。

村长说:“你小子,还想糊弄我是不是?老子第一次跟你喝酒,就败在你手上了,这时候硬是捏着**装紧了。”

“叔,你就别谦虚了,那一次我都醉得不省人事了,你还好好的呢。”

“好了……好了……翻过去的一页,咱就不回头看了,老子只在乎眼前的表现,来,喝酒……喝酒……”村长举了酒杯,冲着蔡富贵和陶元宝各示意了一下,仰头喝了个底朝天。

陶元宝也不含糊,跟着一杯下了肚。

由于昨天喝高了,又吐得一塌糊涂,今天一闻到酒味,蔡富贵就觉得反胃,勉强把酒含进了嘴里,却就是难以下咽。

“喝呀,喝呀,喝进肚子里才算数,快点,别惹村长不高兴。”陶元宝边朝蔡富贵使着眼色,边小声规劝着。

蔡富贵屏住呼吸,费了很大的劲才咽下了第一口酒,满脸痛苦的模样像是在喝毒药。

吃了一会儿菜,村长把话题扯到了正事上,他问陶元宝:“你说要是在咱们村开一家这样的酒店,能不能挣到钱?”

陶元宝说:“那要看怎么个经营法了,纯粹吃吃喝喝,肯定不行。”

“你的意思是?”

“最起码,要有特色。”

“啥特色?”

陶元宝色眯眯看着村长身后的美女,说:“譬如女人,这才是一道主打菜,没这个,肯定不行。”

村长摇摇头,说:“那可就不敢办了,在家门口搞那种玩意儿,不惹出乱子来才怪呢。”

“倒也无所谓,都什么年代了,管他黑猫白猫,抓到钱就是好猫。”陶元宝说到这儿,朝着女人挤眼弄鼻。

“你小子,是不是想让我这个当村长的下台?”

“叔,你想哪儿去了?我这不是想着帮你发展村经济嘛,等有了钱,有了大把的钱,说不定就能买个镇长当当呢,你说是不是?”

“操,瞎扯吧你!”尤一手举起杯,说,“你小子,能力是有,可就是胆子太大了。”

三个人又交杯换盏,喝了起来,气氛越来越活跃。

等三杯酒下肚,蔡富贵就感觉有些醉意了,哀告说:“叔,您就饶了我吧,这酒我实在喝不下了。”

陶元宝头一歪,没脸没皮地骂了起来:“妈了个巴子,你不喝试试,老子非把你头掐下来不可!”

“骂谁呢?”蔡富贵呼一下子站了起来,怒气冲天地瞪着陶元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