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俏翘兰花指/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嘿呦呵,你小子想造反是不是?”陶元宝也跟着站了起来。

“你凭啥骂我?再骂一次试试?”蔡富贵拳头攥得咯蹦蹦响。

“麻痹滴,骂你又怎么样?不知道香臭的东西!”

操你妈了个逼的!

蔡富贵怒火中烧,真想冲上去揍他个半死,可不等他采取进一步行动,只听见噗通一声,陶元宝一个狗吃屎,扑倒在地。

看上去就像被人狠狠踹了一脚似的,精准又利落。

后面站着的几个小美女实在忍不住了,掩嘴笑了起来。

“小杂种,你敢打老子?”陶元宝咬牙切齿爬起来,气急败坏地朝着蔡富贵扑了过去。

谁知刚刚往前迈了一步,身子一歪,就贴在了墙上。

定格了几秒钟后,才慢慢滑了下来,直接摔成了一滩狗屎。

我勒个去,他这是怎么了?

蔡富贵既觉得奇怪,又有点儿不可思议,还夹杂着淡淡的愧疚。

不行,不能太过分了,万一有个好歹,就于心不忍了,虽然他动机有些猥琐,但毕竟对自己还算不薄。

想到这些,蔡富贵松开了拳头。

陶元宝惨叫一声,吃力地爬了起来,一副狼狈相。

村长也跟着笑了,他对着陶元宝拍了拍桌子,说:“陶元宝你这熊包,是不是喝多了?”

“谁喝多了?清醒着呢。”

“你还清醒?你这不是诬赖人嘛,人家蔡富贵老老实实站在那儿,啥时候打你了?”

陶元宝问村长:“你的意思是我自己摔倒了?”

“可不是嘛,你看看蔡富贵不是还站在原地吗?我看你是酒后滋事,成心找茬,妈巴子的,活该!”村长说着,喝干了杯中的酒。

“不对呀!怎么感觉就想蒙头挨了一拳似的,眼前一黑,就啥都也看不清了呢。”陶元宝看看脚底,再望望蔡富贵,满脸都是问号。

村长摆了摆双手,示意他们都坐下,说:“喝点小酒,只是为了放松放松,乐呵乐呵,可不能胡来。”

陶元宝坐下来,蔫了半截,说:“村长,这可不能怪我,都是蔡富贵那小子不识敬,好好的饭局被他搅合了。”

蔡富贵也软了下来,说:“多亏我也没多喝,要不然……要不然早把你放倒了。”

“吹吧你,小时候你都打不过我,每次打架,你不是甘拜下风,就是被摔成鼻涕。”

蔡富贵冷笑一声,说:“你一定是意识混乱了,把事情想反了。”

陶元宝黑着脸,喊道:“不跟你掰扯那些了,有能耐接着喝,看谁是最后的孬种!”

村长在一边打气说:“喝就喝,谁怕谁呀,蔡富贵,咱就是喝死,也不能被吓死,喝!”

为了掩饰窘态,陶元宝兀自举了酒杯,一口闷了下去。

见蔡富贵为难,村长站了起来,深弯着腰,一双长臂伸过来,两手捧了酒杯,说:“你小子,老子今天倒孝一回,我敬你一杯酒,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不……不用……不用你敬。”蔡富贵不敢接受。

村长接着说:“实话告诉你,我是看重你,看重你的才气,你的胆量,你要是不喝,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蔡富贵只得站了起来,接过酒杯,说:“叔,不是我不给您面子,是我酒量小,再喝就出丑了。”

陶元宝一脸恼怒,又动粗了:“你识相点好不好?村长这么大年龄了,又是我们的长辈,都亲自站起来了,你要是不喝,就他妈给我滚出去!”

“我……我实在是难受,一喝准得吐。”

“吐也得喝!你小子要是不给村长面子,可别怪我不义气,就你以前干的那些破烂事,随便说一件就够你吃半年牢饭的,还敢说自己酒量小,我问你,上次在县城,你跟老鬼喝得还少吗?喝完了,还……还耍人家……”

“打住……打住……”蔡富贵知道他想说什么,无非就是想把自己酒后耍了“癞和尚”女人那事儿给抖落出来罢了。

姥姥,你他妈更损,比强x还强x!

无奈之下,蔡富贵变乖起来,接过酒杯,连声说:“好……好……我喝……我喝就是了。”

说完屏住呼吸,仰头喝了下去。

“这还差不多。”村长紧绷着的脸松弛下来,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也不知道陶元宝今天是怎么了,变了个人似的,喜怒无常,简直跟个神经病差不多。

这时候见蔡富贵喝干了酒杯,脸上随即有了喜色,还主动夹了一条鸡腿,殷勤地放到了蔡富贵面前的碟子里。

吃过一阵菜后,村长说:“酒喝到这份上,咱们就不分年长年幼,官职大小了,一律平起平坐,无宾无主,所以每人至少带一杯酒,然后再自由发挥,你们说怎么样?”

陶元宝拍起了马屁,说:“好……好,这主意好,今天咱们彻底放开来,想咱们玩就咱们玩,只要开心就好。”

“蔡富贵,先从你开始吧,怎么样?”村长的口气很友好。

蔡富贵知道自己没了退路,要是再拒绝的话,那就成他们俩的公敌了。

于是,一番虚伪的客套之后,他又分别跟二位碰了杯,站在那儿,豪爽地喝了下去。

等到再喝过两杯之后,蔡富贵感觉肚子里的酒直往嗓子眼里逆反,心脏突突狂跳,脸也红得像涂了釉彩,央求村长说:“叔啊,不能再这样喝法了,喝下去会出人命的。”

村长眯缝着眼,嘿嘿一笑,说:“怎么样,这下服了吧?”

“这不是服不服的事儿,您老也一大把年纪了,喝那么多酒,身体会吃不消的。”

“啥?”村长收敛了笑容,问蔡富贵,“你小子是看不起我了?”

蔡富贵连连摆手,说:“不……不……叔您可别误会,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我用不着你关心,要了的就是痛快,来……来……喝,继续喝!”

蔡富贵苦着脸说:“叔,那咱就自由喝法吧。”

“也中!”村长说着,抓过身边姑娘手中的酒瓶,摇晃了一番,接着说,“老规矩,瓶中酒,见底方休。”

“不行……不行……肯定不行,这么高的酒度,喝下去就完事了,我……我还开着车呢。”这一回,连陶元宝也缴械投降了。

“喝完酒又不是着急走,咱找个地儿睡一觉,等醒了酒再回去,这样行了吧?”

“村长,你不会连睡觉也请了吧?”陶元宝面朝村长,扮了个鬼脸。

“中!那才几个小钱啊,老子是村长,这点小钱还付得起。”村长明显是在说醉话了。

“好,那就放开来喝!”陶元宝瞬间有了斗志,张牙舞爪招呼道,“蔡富贵,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喝他个小辫朝天!”

可这一次,蔡富贵硬是拧上了,说啥都不喝了。

陶元宝精灵得很,他朝着蔡富贵身后的美女使了使眼色,再挑了挑下巴。

美女心领神会,贴金蔡富贵,说:“这位帅哥,今天我有幸成了您的助手,说啥咱也不能输给别人,来,不就是一瓶酒嘛,咱们俩先互敬一杯。”边说边为自己斟满了酒,举起酒杯,对着蔡富贵眉目传情。

“我真的不能再喝了,要喝你自己喝吧。”蔡富贵爱搭不理,甚至有点儿反感,一个小小服务员,你掺和个逑啊!

但往细处一想,又觉得不能怪女孩,很明显,这是陶元宝施的暗招。

女孩倒也识相,不再劝让,安安静静把自己那杯酒喝了下去,眉头都没皱一下。

放下酒杯后,她又伸出了纤纤玉手,俏翘兰花指,把蔡富贵那杯酒端了起来,柔声说道:“帅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半杯残酒,我也替您喝了吧?好不好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