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血红一片/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在他没有完全丧失理性,努力克制着,从某些迹象看,他隐隐觉得,这个女孩极有可能是陶元宝给自己投下的诱饵。

他不想,也不敢再次落于他的圈套之中。

可反过来想,觉得自己纯属多疑,他凭啥跟自己过不去呢?

难道就是为了牵制住自己,跟他一块创业?

难道就是想留自己在他的洗浴中心工作?

可就那么点屁大的小事儿,值得他这般煞费苦心地折腾吗?值得花那么大的本钱吗?

想来想去,蔡富贵觉得问题还是出在自己身上,准确地说,是自己的心理出了问题。

是啊,也不知道从何时起,自己竟然变得猜疑多虑,神经兮兮了,老爱把事情往糟糕的方面想。

也许这一切,在他们看来都很正常,正常得就跟在家吃饭喝水一样。

管他呢,就算不是陶元宝成心害自己,那也不能在这方面为所欲为,毕竟到目前为止,自己还是个正版纯种小帅哥,怎么好随随便便奉献给一个风尘女子呢?

想到这些,蔡富贵毅然放弃了到嘴的诱惑,躺到了另外一张床上,仰面朝天,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

半睡半醒中,他竟然还做起了春梦。

梦见自己正躺在家乡南坪的草坡上,半眯着双眼,感受着温煦的阳光。迷迷瞪瞪中,他看到曹山妮远远走了过来,黑黑的头发迎风招展,窈窕的身段风情万种……

“曹山妮……曹山妮……我还是挺喜欢你的,要我抱抱你……抱抱你好不好?”蔡富贵大声喊了起来。

“嗯,好的,富贵哥,其实我也喜欢你,一直都想你。”曹山妮走过来,娇羞一笑,紧挨着蔡富贵躺了下来。

“山妮妹子,你想怎么着?”

“我想要……”

不等蔡富贵有所行动,曹山妮早已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轻轻滑上了他的肌肤。

蔡富贵内心的爱恋之火腾一下被点燃了,随着曹山妮的爱抚,大胆地迎合着,直把女人乐得咯咯浪笑……

正当他沉浸在缠绵之中时,突然听见女孩急切地呢喃起来:“哥……哥……好哥哥……俺喜欢你……”

声音太真切,太清晰,蔡富贵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他顿时傻了,原来刚才的一切并非是在梦中,而是怀拥醉美人,正在实实地做着不该做的事情。

蔡富贵哎呀一声惊叫,慌乱地挣扎起来,把那个正迷醉于吐纳间的女孩猝然掀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一声瘆人的尖叫声旋地而起,直接把蔡富贵给震傻了。

等他慢慢回过神来,这才看到,此时的女孩正趴在地上嘤嘤而涕,她的手上满是殷红的鲜血。

蔡富贵魂都被吓掉了一半,他跳下床,单腿跪地,搂过女孩的肩膀,急切地问道:“你怎么了……怎么了……伤到哪儿了……伤到哪儿了……让我看看……”

女孩放声嚎哭起来,边哭边用手抹着眼睛,把一张俏丽的脸蛋抹得血淋淋,通红一片。

“伤到哪儿了?快让我看看……让我看看……”蔡富贵直眼了,扳着女孩的手,想要看个究竟。

女孩紧紧捂着自己的脸,就是不肯松手,泪水和着血水顺着腮边直往下淌,滴落到了粉红的旗袍上,已是殷红一片,触目惊心。

“到底怎么了吗?妹子你可不要吓唬我啊!”

女孩只管捂着血脸哭,就是不说一句话。

蔡富贵头都大了,跪伏在那儿,一时没了主意。

就在这时,房门咣当一声开了,呼啦啦闯进了四个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气势汹汹地把蔡富贵围在了中间。

其中的一个,双手抱个相机,噼噼啪啪拍个不停。

此时的蔡富贵彻底懵了,竟然连自己正裸露着重点部位都忘记了,他瞪大傻乎乎的眼睛,茫然地打量着四张凶神恶煞的脸庞,惊惶地问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其中一个秃头歪着个硕大的脑袋,脸上带着邪恶的冷笑,鼻腔里重重地哼哧一声,反问道:“日你个姥姥滴,你还问我们想干什么?先说说你吧,你他妈都干了些什么?”

一看这阵势,蔡富贵没了主支支吾吾,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浑身战栗不止。

“快说,你究竟对这个女孩做什么了?不说就打死你这个逼养的!”另一个蓄着小胡子的胖子走过来,野蛮威胁道。

“说,快说……”另外三个人齐声附和着,匪气十足,咄咄逼人。

“我……我没做啥呀?是……是她……”蔡富贵把视线转向了仍在哭哭啼啼的女孩。

“你还敢狡辩!没干啥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光溜溜的?还双手搂着人家小姑娘?你先低头看看你那个熊**玩意儿,是个没做坏事的模样吗?”

蔡富贵低头一瞧,这才恍然醒悟,羞愧难当地快速闪身,一手捂了那处,一手抓过了搭在床尾的衣服,慌乱地穿了起来。

光头窜上去,一把扯过了蔡富贵穿了半截的裤管,边往下拽着,边讥骂道:“你小子,麻痹滴臭流氓,你也知道羞臊?猪狗不如的东西……”

“和尚,你放手,让他穿。”拍照的那个人制止道。

胖子仍扯着,回过头嚷道:“就让他光着得了,等一会儿警察们过来,也好让他们看看他这幅臭德行!”

拍照的人高举起相机对着他晃了晃,说:“这不,证据都在这儿了,一个大老爷们家,给他一点面子好了。”

胖子不再说话,极不情愿地撒了把。

蔡富贵感激地朝着举相机的那个人瞥了一眼,然后急三火四地把衣服套在了身上。

“你到底把人家小姑娘怎么了?”拍照的那个人轻声问了一句。

“没怎么,真的没怎么,我喝高了,都已经睡着了,谁知她……她……”蔡富贵脸色赤白,无力辩解着。

“姥姥个逼的,你还嘴硬!你没怎么她,那她脸上的血是哪来的?是不是你对她动粗了?你强x人家了?说!快说!”胖子吼道。

蔡富贵狼狈不堪地苦苦辩解哀告:“大哥呀,我真的是睡着了,真的没动手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她就这样了,你们可不能冤枉好人呢。”

“你他妈还是个好人?真是天大的笑话,我看你猪狗不如!敢做不敢为的东西!你没动手,难道你那个破玩意是自己钻进去的?难道她脸上的血是自己流出来的?”手持相机的那个人像是也被惹急了,脸色陡变,厉声质问道。

“我真的冤枉啊!我对天发誓,如果是我强迫了她,天打五雷轰顶,让我不得好死!不信你问问她。”蔡富贵满脸惨烈的表情,就差跪地给他们磕头了。

“麻痹滴,你再给我嘴硬试试,看老子不揍死你这头死猪!”胖子边说边高高抡起了拳头。

蔡富贵感觉耳际间一阵冷风掠过,他猛地清醒了过来。

这帮狗日的杂碎,一定是想借此敲诈本大爷,去你妈了个逼的!

他热血喷涌,攥紧了拳头,朝着那个死胖子就抡了上去。

“住手!”门外突然大喝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