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龌龊游戏/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音未落,两个警察从外面闪了进来。

上点岁数的那个警察一张黑脸拉得老长,锐利的目光在每一张脸上睃视了一遍,最后盯着手持相机的那人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张所,我们……我们这不是正在上班嘛。”那人堆出了满脸讨好的笑容,低声回答道。

“你们在这儿上班?上啥班?”

“是在这儿上班啊,做保安呢,这不,他们三个也都是,和尚……大柱子……还有……”说着伸手朝着其他三个人一划拉。

他们称呼那个警察为张所,不对呀,派出所长我认识啊,他姓高,怎么就成姓张了呢?

难道这个山庄的位置不在凤凰镇,而是另一个乡镇的区域了?

那样的话,可就有点儿麻烦了……

蔡富贵满腹狐疑,却又不敢问个究竟。

“得……得……得……用不着介绍了。”那个被称为张所的人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迅速地在每一张脸上扫视了一遍,然后像是自言自语地嘀咕道:“这下倒好了,全都聚到一块了……”

看架势这个张所也像个警察,不是个冒牌的,那些人之所以称呼他为所长,纯粹是在讨好他。

蔡富贵更加复杂起来,警察插手麻烦可就大了,一旦立案,那后果就更加难以设想……

可现在自己憋了满满一身憋屈和斗志,都无法施展,要不然那几个小子根本不是对手,用不了三下两下,准得让他们满地找牙。

可当着警察的面还去动手,那性质就全变了,蔡富贵有些后悔,自己真该早一点清醒,赶在警察到来之前出手,或许就能摆脱眼前的困境了。

怎么办?

怎么办?

蔡富贵大脑快速旋转着,他首先想到应该给陶元宝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帮自己解围。

可手伸进裤兜里,却没了手机的影子。

斜眼一瞥,才看到手机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床的内侧,一定是刚才睡着时顺了出来。

唉,真他妈天意,该着今天要倒霉。

蔡富贵泄气了,连走过去拿手机的勇气都没了,一时间胸闷气短,暴躁难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他忍不住发狠骂起了陶元宝:陶元宝你这个狗杂种,老子饶不了你,就算你不是成心设局,那也脱不了干系,压根儿就不该带自己来这种地方,来就来了吧,还逼着喝了那么多的酒,喝完酒就撤啊,竟然还安排了这样的龌龊游戏……

草泥马!这算啥哥们?还指望老子为你卖命,去你马勒戈壁滴!

“你,给我蹲下!”张所朝着蔡富贵大喝一声。

正在胡思乱想的蔡富贵被吓得浑身一哆嗦,差点小便失禁尿出来,赖笑着说:“张……张所,我是……哦,咱能不能单独谈谈?”

“有话还是到所里去说吧,有你谈的机会。”

蔡富贵急了,乞求道:“张所长,我只跟你说几句话,然后就跟你走,你看好不好?”

“不好!我现在不想听!没时间听你啰嗦。”张所长断然回绝,然后转身对着身边的年轻警察说,“先把女孩带医院去做检查,看样子伤得不轻,可千万别给耽治了。”

“是,张所,那这个人怎么办?”

“拷了,带所里去,慢慢收拾他!”

年轻警察打开手里的黑皮包,拿出了一副寒光闪闪的手铐,向前一步站到了蔡富贵跟前,喝令道:“伸出手来!”

蔡富贵看一眼丁零当啷的手铐,两眼一黑,脑子一片空白。

“住手……住手,你给我住手!”醉醺醺的村长突然从门外闯了进来,惊天动地的大喝一声,把一屋人都镇懵了。

蔡富贵见了亲人一样,百感交集,差点哭出来。

“张龙飞,你这是干嘛呢?谁让你随随便便就抓人的?”村长尤一手一身酒气进了屋,怒气冲冲地质问张所。

“表姐夫,你也在这儿呀?”张所问候一声.

表姐夫!

也就是说,这个张所长是尤一手的表舅子?

我靠,看来村长人脉还真是广,到处都有他家亲戚。

“我来这里喝酒了,怎么着,不行吗?有能耐你把我也抓了!”村长牛逼哄哄地喊着,伸出双臂,并拢在了一起。

“姐夫,我们在执行公务,你别再跟着掺合了,好不好?”张所语气平和,很有耐心。

“公务个屁!”村长瞪一眼张所,又转上了蔡富贵,问道,“你说,为什么要抓他?”

“他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啥人用不着你管,先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姐夫,你大小也算是个国家干部,做事能不能讲点原则。”

“我怎么无原则了?你们乱抓人就有原则了?”

“好好,那我就说给你听听。”张所长倒也有耐心,解释道,“是有人打电话报警了,说是绿野这边发生了强x案,所以就急着赶过来了,这不,正好逮了个现行。”

“谁报的案?”

张所摇摇头,说:“谁报的案我倒不清楚,我是接到110指令后行动的。”

“真的强奸了?又证据吗?”

“这不,事实摆在这儿嘛。至于证据吗?从现场情况看并不怎么复杂,等立案后,技术科会来人配合提取的。”

“我这儿就有现成的证据呢!”站在一侧的小伙子举起了相机,大幅度地摇晃着。

尤一手回头盯一眼,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这边的保安呀。”

“你有啥证据?”

年轻人说:“刚才听到喊声后,我们就冲了进来,看到那个人正光着呢,双手还搂着那个女孩,女孩血头血脸的,挺吓人,所以就拍了下来。”

“拿过来,我看看。”尤一手伸手索要相机。

“不行……不行,这可是我自己的相机。”年轻人退后一步,把相机搂在了怀里。

“谁还稀罕你一个破相机不成,拿来!”张所鄙夷地盯着他,一把夺过了照相机。

他熟练地按下影像开关,一张张翻看着里面的照片,蔡富贵狼狈不堪的模样尽收眼底。

看完后,便把相机递给了尤一手,说:“操,你自己看吧,,我都懒得说,脏了老子的嘴!”

尤一手看了一遍,先望一眼站在一旁羞愧难当的蔡富贵,然后又转身贴在张所长耳朵上,小声说:“你让他们都走吧,别在这儿跟着瞎搀和了,告诉他们都把嘴巴闭紧了,就当啥也没发生过。”

张所长走到年轻人面前,问他们:“你们几个认识他们两个吗?”

“张所,你说的是他们俩吗?”拍照的那个年轻人指了指尤一手,又指了指蔡富贵。

张所长点了点头。

“不认识。”

其他三个人也都跟着摇了摇头。

“那就好,你们回去吧,都给我把嘴巴闭紧了,如果走漏半点风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记住了吗?”张所一脸威严地训诫着。

“张所,那我的相机呢?”小伙子陪着小心问道。

“用完了会还给你的,小家子气!”

“那可是原装进口的,好几千块钱呢……”小伙子边叽叽咕咕,边带头走了出去。

听一帮人走远了,尤一手转身对着张所长说:“让女孩先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吧,需要治疗就住院治疗,费用从村里出,但一定要保密,别给张扬出去了,毕竟这小子还年轻。”

“我说表姐夫,你别难为我好不好?”

“我怎么就难为你了,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嘛。”

“你说的轻巧,110那边都已经备案了,你让我怎么交代?”

“切,你干了那么多年警察了,这还要我教你了?”

“这可不是个小事儿,万一那女孩有个好歹,谁也帮不了他。”

“不就是流了点血嘛,能有啥事?你看那双眼吧,还水灵着呢,没事……保准没事……”

张所望了一眼蔡富贵,问尤一手:“那他呢?怎么处置?”

“啥事都没发生过,你处理个鸟啊!”

“可……可……”

“可上面可,该干啥干啥去。”

张所长贴近尤一手,小声问:“他是谁?是你熟人吗?”

“我说张大所长,你就别问那么多了,尽管按我说的去办就行了。”尤一手一副不耐烦的神情。

“那好吧,我想想办法,关键是110那边不好回复,操,便宜狗日的了!”张所长说着说着就骂了起来。

尤一手皱起眉,小声指责道:“这么点狗屁事就摆不平了?就不会有人谎报军情了,我看你是越来越笨了!”

张所长一脸难堪,无奈地叹息一声,说:“好……好……知道了……知道了……”

说完跟小警察一起,扶起姑娘朝外走去。

尤一手在后面嘱咐道:“一定检查仔细了,全力治疗,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是一般事故,不要多嘴多舌。”

“放心吧,书记大人,你可记好了,又欠我一份人情。”

“没的说,改日让这小子请你吃饭。”

“谁稀罕他一顿饭,关键时刻你多多关照一下老弟就成了,哦,对了,秋后给准备两只羊,我有大用场。”

尤一手爽快地答应:“好来,没问题。”

见张所长走远了,尤一手这才转过身来,收敛了满脸的笑容,用力拍了拍蔡富贵的肩头,说道:“这回知道自己闯祸了吧?瞧你吧,一张小脸都吓黄了,切,至于吗?”

蔡富贵表情复杂,紧绷着嘴唇,重重摇了摇头。

尤一手接着说:“你小子,怎么就喜欢这一口呢?是不是觉得那样做才刺激,才有味道呀?这点我可不像你,我喜欢和风细雨的去做,啥叫润物无声,你懂不懂?”说完嘿嘿干笑了几声。

“叔,你想哪儿去了,我真的没……没怎么着她呀!”蔡富贵哭丧着脸辩解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